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要闻>> 东莞人口目标千万!大批二线城市2035年欲成超大城市

  野心勃勃。

  2025年,常住人口达到960万人;2030年,常住人口达到1020万人;2035年,常住人口达到1080万人。

  这是东莞在最新发布的《东莞市人口发展规划(2020-2035年)》(征求意见稿)中,对未来人口的规划。

  数据显示,东莞2018年的常住人口为839.22万人。换句话说,在未来17年中,东莞希望常住人口增幅达到240万以上,较目前人口增幅超过28%。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除东莞之外,大批二线城市提出了人口的目标,2035年人口将超过“千万级”,成为超大城市。

  但是,从各方面因素来看,要达到这些目标仍然有不少“拦路虎”。

  二线城市的人口“野望”


  数据来源:本报记者根据公开数据整理

  9月12日,东莞市政府网站上关于征求《东莞市人口发展规划(2020-2035年)》意见的公告(以下简称《发展规划》)。

  《发展规划》明确提出,实施积极的人口调控政策,保持人口增长与经济社会、资源环境相适应,实现有质量的稳步增长。2025年,常住人口达到960万人;2030年,常住人口达到1020万人;2035年,常住人口达到1080万人。

  这一目标并非容易达到。数据显示,2017年,东莞常住人口数量为834.25万人,2018年上升到839.22万人,上涨约5万人。如果按照这一增幅,东莞希望达到目标并不容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和东莞一样,许多二线城市提出了“野心勃勃”的人口计划。

  比如,成都提出,到2035年,常住人口达到2300万人。这一人口数量较2018年增幅超过40%。南京提出,到2035年,常住人口达到1300万人。而2018年南京的常住人口只有843.62万人,要达到目标,人口增幅需达到54.10%。长沙提出,到2035年,常住人口达到1200万人,2018年该市常住人口815.47万人达到这一目标人口需增长47.15%。

  此外,济南提出,2025年人口达到1200万人,2018年该市常住人口883.94万人,达到这一目标人口需增长35.76%。厦门提出,到2030年常住人口控制在550万,2018年厦门常住人口411万,人口需增长33.82%。西安提出,2020年常住人口达到1500万,2018年常住人口1000.37万人,同比增长49.94%。青岛提出,到2020年人口达到1200万,2018年青岛的常住人口为939.48万人,需要增长27.73%。

  这些人口计划,意味着南京、长沙、济南、青岛等城市人口将迈入“千万级”。同时,大批城市需要吸纳至少两成以上的人口,才能达到相应规模。

  为何这些城市提出“野心勃勃”的人口规划?东莞认为,伴随国内各大城市对人才的竞争日益激烈,政策支持力度加大,人才成为城市群与城市间人口竞争的重点。在粤港澳大湾区,东莞既面临湾区中心城市对高端人才的竞争,也面临节点城市对技能人才的竞争。

  事实上,抓住最后的“人口红利”,是很多城市或直接表态,或隐含未说的缘由。

  东莞表示,2010 年以来,流动人口增长速度比前十年出现明显下降,年均增速由12%下降为2%。受农业转移人口日益减少的影响,2015年开始,全国流动人口规模从此前的持续上升转入缓慢下降通道,东莞市外来人口在源头上将受到挤压。流动人口向一二线大城市、大都市圈及部分区域中心城市集聚的趋势仍将持续,而农民工的增量部分则主要流向中西部地区。

  另一个原因是应对老龄化。从人口来看,东莞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城市。2010-2018年,东莞市全社会从业人员由 626.25 万人增至 667.17 万人,年均增长 0.8%,从业人员占常住人口的比例持续保持在 76%以上。

  然而,很多城市并非如此“年轻”。以佛山为例,广东省统计年鉴显示,2016年佛山就业总人口为438.81万人,常住人口为746.27万人,就业人员占常住人口的比例仅为58.8%。

  如果没有足够的人口流入,随着城市老龄化的不断发展,这些城市的老年抚养比将快速上升。

  吸纳人口“拦路虎”

  但是,人口流入容易吗?

  事实上,目标与现实之间,存在着不小的差距。

  以郑州为例,《郑州市城市总体规划修订版》提出,2020年郑州市域总人口1245万人。2017年,郑州常住人口988.07万人,2018年,这一数字快速上升到1013.60万人,25.53万人口的上涨,在各大城市中表现突出。但是这一数字距离目标仍然有超过200万的差距,并不容易达到。而且,需要注意的是,2012年,郑州曾经提出人口1500万的目标,只是后面根据形势而进行下调。

  在这下调的背后,是我国流动人口减少。国家卫健委去年底发布的《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8》显示,中国流动人口数量已经连续三年下降,2017年达2.44亿。2015年,这一数据还是2.47亿人。

  如果二线城市希望大幅增加人口,将面临多只“拦路虎”。

  首先是就业,如果没有足够且合适的就业岗位,人口不会流入。这从部分城市甚至出现人口负增长,即可窥见一斑。

  东莞表示,东莞市经济快速发展带动了大量的外来人口来莞就业生活,外来流动人口由1986年的15.62万人增至2018年的453.45万人,其间的2001-2008年出现跳跃性上升。

  第二个问题是户籍。

  “由于户籍制度,对外来人口在本地长期居住,仍然存在很多制度上的障碍,我国养老保障在地区之间仍然是分割的,公共服务和户籍是挂钩的。”上海交通大学经济学院特聘教授、中国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大国大城》作者陆铭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人口流入地区,外地人在本地缴纳社保,未来需要保证他们享受到相应的权利。”

  东莞提出,以提升人口净流入趋势为根本,以提升存量人口、全力争高端增量人口为抓手,实施产业与人口均衡发展战略,合理稳控人口总规模,稳妥扩大户籍人口规模。2018年东莞户籍人口达231.59万人,仅占常住人口比例27.6%。

  另一个问题是,如何给予足够的公共设施,以应对流入人口。


  数据来源:《东莞市人口发展规划(2020-2035年)》(征求意见稿)

  对此,东莞表示,近年来,按照国家户籍制度改革要求,东莞市不断放宽入户条件,入户渠道扩大至条件准入、企业自评人才入户、稳定居住并且稳定就业五年三种。近两年来快速增长的入户人口有效提升了户籍人口占比,同时也对公共服务资源产生了巨大需求,尤其是随迁入户子女数量的大幅度上升,致使公办学位严重紧缺。东莞面临扩大户籍人口规模和公共服务资源滞后的两难境地。

  未来,东莞将大力提升医疗与教育水平,提出到2025年,千人床位数达到4.8张,千人执业(助理)医师数达到2.8人;2030年,千人床位数达到5.0张,千人执业(助理)医师数达到3.0人;2035年,千人床位数达到5.2张,千人执业(助理)医师数达到3.2人。此外,加快推进学校建设,增加公办学位供给。2025年、2030年、2035年,小学在校生规模分别达到101.6万人、107.8万人、114.3万人,初中在校生规模分别达到38.4万人、40.7万人、43.1万人。

  事实上,人口流入经济发达的二线城市是大势所趋。

  “越是能在制度层面保障工作一代向劳动生产率高的地方流动,中国工作一代创造的财富越大,中国养老压力越能得到缓解。中国需要首先把劳动一代蛋糕做大,经济增长质量提升,然后再次分配,让退休一代从做大蛋糕中得到自己应有的福利。”陆铭表示。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