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要闻>> 吴晓求贾康就房地产税同台PK

  “2019博鳌新浪财经之夜·如是夜话”3月27日在博鳌举行,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出席并演讲。吴晓求演讲过后,就房地产税的话题和贾康进行了同台PK。

  吴晓求表示,贾康已经对自己的观点进行了批驳,现在自己要批驳贾康。

  贾康“喊冤”,他认为自己和许善达观点相左多年,不明白自己最近和吴晓求在观点上有什么冲突。

  吴晓求称:“舆论上说你在怼我。”贾康回答:“我怎么会怼吴校长。”

  吴晓求笑称,自己对房地产实在没有研究,谈的都是金融。有一个记者一问房价怎么样,贾康表示不知道,他差点说“你问贾康去”。

  以下为对话实录:

  主持人:吴校长请留步,您跟贾老师最近在微博上就房产税这个问题,两个人一直是热搜的状态。既然今天两位主角都到了现场,要不您给我们现场的各位来宾们分享一下,怎么样?

  吴晓求:让贾康先讲,他已经批驳了我的观点,他先讲我再批驳他。

  贾康:大家好,我真不知道最近有什么我跟吴校长的观点冲突之处。

  吴晓求:房地产税。

  贾康:我真不知道,我知道我跟许善达局长的观点在这个问题上相佐多年了。

  吴晓求:舆论上说你在怼我。

  贾康:我怎么会怼吴校长。

  吴晓求:我跟贾康关系非常好,谦谦君子。

  贾康:有人可能故意挑事,互怼好看。观点可能有不一致之处,这也正常,个人自己的认识不能说强加于别人。

  吴晓求:我把背景说一下,我昨天刚来,秘书处给我组织了一个媒体见面会,也给你组织了一个,一个小时左右。我这个人对房地产实在没有研究,我谈的都是金融。但是有一个记者一问房价怎么样,我说我不知道,我差点说“你问贾康去”。

  贾康:我也不知道。

  吴晓求:第二个问题说房地产税怎么看,我说根据我的研究,我说我还真的得不出来在中国开房地产税的逻辑和理由。我就说了这句话。后来我说因为地是国家的,上面的房子倒是我的,我说涨钱是因为那个地值钱了,我那个房子还是那几块砖头,还是那几块玻璃,也没什么变化。我说如果我把那个房子卖掉了,增值部分那是肯定要缴税,我还住在那个地方,再让我缴税,我就要思考是地涨了。我说了这些,后来网上统统都在说。

  刚好借这个机会,昨天下午和今天上午,著名的财政和税务专家贾康教授来了,记者又把他拉住,他没说我,说有这么一个观点,贾康就说没有任何的障碍,这就构成了他们所说的争论。我们俩都是被带进去的。

  贾康:我知道了,观点不一致,把我们俩凑在一起,因为真的碰到一起,要唱唱对台戏。观点还是要直抒胸臆,自己的观点不必隐瞒。吴校长说的观点是中国社会很流行的,而且流行了多年,很多人心里听了有舒服的观点。包括我接触到的一些高层领导。

  吴晓求:舒服的观点不是挺好的观点吗?

  贾康:是,但是从我自己坚持的观点来说,确实跟吴校长的想法不太一样。今天清友让我参加他的一个专栏节目,他也问过这个问题,我再简单说一说。

  我的看法是,确实咱们中国的有房产的这些主体拿的是房产证,房子下面的地皮是谁的?法律规定得清清楚楚,凡是建成区都是国有土地,这是中国非常清晰的一个法律规定。怎么会把房和地皮合在一起开征这个房地产税?大家都觉得不顺。

  吴晓求:就这个环节、逻辑上挺难弄清楚。

  贾康:最简单的做法,人家国外之所以能够开征房地产税,人家的土地是私有的。你没有土地私有制,你在中国开征房地产税是有硬障碍,是过不去的,吴校长是不是赞成这个观点?

  吴晓求:这是你想的?

  贾康:不是,是我解释的,你刚才不是说想不通是这个地方吗?我们的研究是这样的,从国际的实践来看,它不存在说所有的土地都是私有的,大家觉得好像是这么一回事的情况。比如最典型的工业革命发祥地,老牌资本主义经济体——英国,那个地皮的最终所有权有国有的、有公共团体所有的、有地方所有的、有私人所有的,都有。但是它的最终所有权分成两大类,一类叫做国家的,如果是国家的一个什么机构持有这个房产底下的地皮,也叫freehold,房子和地是统一在一起的。如果是一个私人的,房也是我的,地皮也是我的,那也是freehold。另外一种类型是房跟地皮最终所有权不一致,是leasehold,lease英文里说的就是协议、契约。

  吴晓求:我会用一个交易税来替代。我的交易税太低了,溢价所得税,高额的。比如当年房子只是5000一平米,现在涨到10万块钱,现在涨了20倍。涨了20倍,现在住在那个房子里,它的功能没任何变化,也就是它的溢价只有把房子卖掉之后溢价才能实现。我想说明的是,为了抑制它,我根据这个溢价累计所得税,不是20%。当年买的第二年就卖,可能80%的溢价都交给政府。这样没人买房的,没有人抢房,你抢房最终是要卖的。因为很多人当年是在低价买的,现在房子倒是涨了,地涨了,突然要缴那么高的房地产的税,但是他的收入也没有相应的提高,会有困难。我经常问房地产税的目的是什么?这个非常重要。如果说我是要稳定地方财政收入,不要土地财政,可以解释。还有一个,征税一方面需要逻辑,告诉他是干什么的,我才干这个事。还有一个当然是国家权力,税本身也体现了国家权力。如果我们强调了国家权力,就必须征这个税,那没有问题。

  贾康:吴晓求校长说的这个有他一定的道理,可以考虑在交易方面加大税收负担,限制他的炒作行为。但是要注意到,现在您的这个问题房地产保有环节征税,是什么?不能是一个目的,是多目标的。

  吴晓求:有一个主要目标。

  贾康:它要为分税分级财政体制,配合市场经济,形成地方税体系里边的一个重要的税种。这个功能是不可缺少的。国际经验表明,地方层面适合掌握这个住房保有环节的税收,因为它的信息对称性比较弱,自己的辖区之内也没有什么外溢性,地方政府如果能够知道这种税收是我每年都有的收入来源,会更尽心尽力优化本地投资环境,提高公共服务水平,这就是达到了它要履行应该履行的政府公共职能和它建设的内恰。中央政府特别强调要推进地方税体系建设,里面就包括着房地产税。

  不同的目标,它的收入再分配的功能不可缺少,是一种典型的直接税。收入再分配在中国现在就是要解决怎么样推进共同富裕,防止两极分化。这个功能在很多人看来非常重要,不可缺少,而实际生活中却又非常缺少,现在需要补这个短板。

  这个税收会在基层,从社区开始,在地方开始,实际上倒逼公共参与。公共参与是什么意思?美好生活里边物质文明、精神文明上面的政治文明,就是社会公平正义需要法治化、民主化,公众参与是法治化、民主化一个必须的机制。在中国过去专制主义传统如此顽强的国度里,怎么样催生公共参与呢?在实际生活中就会意识到,一旦在地方社区基层开始征这个税,这些纳税家庭自然就得追问我这个钱交给地方政府以后,你怎么去履行公共职能的?知情权要过来,知情权到了老百姓(59.750, -0.85, -1.40%)这儿,一定会派生出来知情权、建议权、监督权,公共参与实际上推进的是法治框架下的民主化过程,这个意义对中国社会的进步、对于中国社会的现代化怎么估计都不够高。

  这几个目标放在一起,哪个都不能少。晓求校长说哪个最重要,听听您的排序?

  吴晓求:好像最重要还是维护社会公平。我听出来了,董明珠董事长是不是有很多房不知道,管清友肯定是有的。你是要对那些房子太多的人,你们占那么多房,必须把你们逼出来,有这个功能吗?

  贾康:有降低住房空置率的功能。你愿意拥有多套房,这些房子没有违法乱纪,都是我通过自己理财的贡献来的,这时候我想继续持有是可以的,但是很多人从经济考虑要把这个房子租出去,不让它空置,对社会资源配置又是很好的提升资源配置的机制,减少空置率,对社会的利益大家都知道。

  吴晓求:的确跟上面的瓦瓦片片没关系,的确跟地有关系。他还在那里住,他住的功能没有因为他过去买的是100万,现在变成1000万他的住房功能有改善,房子还老旧了。他最后就是要掏钱,我是说这个道理我想不通。况且我今天专门做了一个补充,怕有人误解。我说我不是研究房地产税的专家,到时候贾康他们是专家都回来,他们研究透就可以,我想不透,怎么办?想不透就想不透。我刚才发表的那篇言论,基本上是无知者无畏,大家也别那么在意,认真听听贾康老师的讲解。我的主持人作用就结束了。

  贾康:晓求校长实际上点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个房子实际上是在不断折旧的,但是大的趋势是房子和地皮合在一起,使用权加上房子的产权是不断升值,这就是中国的成长过程中中心区域的地段因素的体现,叫做“不动产的溢价升值是符合城镇化推进的一般规律的。”这时候它的住房的主体,虽然土地最终所有权不是自己的,但是在我名下的时候,加上自己住房的产权,它的物质利益就体现在在市场的溢价上面不断地升高。这种物质利益需不需要得到调节?这就是房地产税里边的核心内容。我们认为这种物质利益是可以通过立法做出必要的一定的调节的,这个调节对于社会和谐,对于大家在促进这个税收带来的目的,综合性方面是体现社会的进步,是值得肯定的。这就是我对地段因素强调之后,认为需要调节的一个通盘的看法。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