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要闻>> 三四线城市人口真相调查:资源枯竭型城市走向收缩

  三四线城市的人口真的都在减少吗?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人口加速向一二线大都市、都市圈集聚,三四线城市人口外流成为备受关注的话题。

  据第一财经记者对河南、安徽、福建等省份的三四线城市梳理后发现,相当多的三四线城市人口仍然增长,只是增幅明显慢于一二线城市。

  人口在增长但增速较慢

  目前关于城市人口的标准有三个维度,即全域人口、市辖区人口和城区人口。

  其中,城区人口是指城市建成区内的人口,是最准确的城市人口的概念。通常一座城市规模的大小,即看中心城市建成区上的人口规模。中心城区人口规模越大,这座城市集聚资源要素和辐射周边的能力往往也越大。

  住建部每年出版的《中国城市建设统计年鉴》有对各大城市城区人口的准确统计。第一财经记者通过对2012年和2017年的统计年鉴进行梳理对比,发现这5年间大多数的三四线城市城区人口均实现了增长。需要说明的是,这里所提到的城区人口统计包括了城区人口和城区暂住人口。此外,由于各地统计口径可能存在差异,部分城市的数据也存在一定的误差。

  作为户籍人口第一大省和农业大省的河南,其15个普通地级市(除洛阳)的城区人口除商丘微降之外均实现了增长。濮阳、三门峡、开封、周口、信阳和南阳5年来的城区人口增量都超过了10万人。

  中部的另一个农业大省、人口大省安徽,其15个普通地级市中,除了资源型城市淮北外,其余14个地级市的城区人口均实现了增长。其中,安徽第二大城市芜湖增长较快,5年来城区人口增加了32.16万人。

  东部沿海省份福建的7个普通地级市中,除了三明微降外,其余6个地级市的城区人口均实现了增长,其中泉州增长了21.1万人,莆田增长了18.3万人。

  也就是说,无论是在东部沿海地区还是在中西部地区,大多数的三四线城市城区人口规模都在增长,增长的因素也有很多。比如不少地级市为了做大做强主城区,将辖下的县市撤县设区,这样一来,城区人口也会增加。

  中原地产首席市场分析师张大伟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乡村教育的空心化导致了很多乡镇人口到县城、地级市去买房,加上近年来三四线城市的棚户区改造等因素,这些城市城区规模也在不断扩大。但三四线城市人口流动有进也有出,即有一部人流向了所在地市的城区,但这些城区也有一部分人口流向了一二线城市。因此,相比一二线城市较大的人口净流入量,三四线城市城区的人口增长速度和增量远远落后。

  张大伟分析,如果说一二线城市一两年就增长了一波住房需求,那么三四线城市要积攒好多年才能增加一波需求。而且很多三四线城市的土地规划、土地供应增加的速度,远远超过了城区人口增长的速度。

  也就是说,很多三四线城市土地的城镇化远远快于人口的城镇化,城区面积规模的扩张大于城区人口的增长,因此城区人口的密度也随之下降。

  实体产业发展才是根本

  对很多三四线城市来说,往往市域人口规模非常庞大,但中心城区人口规模比较小,是名副其实的中小城市。比如,山东临沂、河北保定的市域总人口数量都超过了1000万大关,但2017年这两市的城区人口分别仅为215.67万人和165.38万人。

  这些地方人口之所以多,主要是因为在市管县体制之下,这些地级市下辖了大量的县和县级市,而且这些县市以农业为主,相比之下,中心城区所占的比重并不大。

  对这些地方来说,由于中心城区偏弱、产业发展不发达、工业化和城镇化水平较低,因此下面的县市人口很多流向了沿海发达地区和一二线大城市。从这个层面上看,通常所说的三四线城市人口外流,主要是指这些地级市的市域人口在外流。但市县、农村人口也有一部分流向了所在地级市的城区,只不过流入比流出的人口要少了很多。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些地方城镇化率比较低,未来要鼓励一部分人流向大城市,并留在城市,这样当地的土地资源将更为集中,也可以提高农业的比较收益。

  与此同时,三四线城市人口除了有一部分流向沿海和省会城市外,还是有相当一部分需要在当地实现就地城镇化。因此,这些地级市需要大力改善当地的营商环境和公共服务,利用当地的劳动力、土地资源优势,以及高铁建设带来的契机,吸引对劳动力依赖较大的产业,加快当地的发展、促进人口就近就业和就近城镇化,做大做强中心城区的规模和影响力。

  产业的集聚才能带动人口的集聚和城镇化。因此,凡是区域经济、城市经济发展较好的地区,中心城区的人口规模发展也比较快。

  安徽省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林斐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人口的集中要与产业的集中相匹配。以安徽为例,目前安徽的经济、产业集中在皖江城市群,这边的水资源丰富,产业和人口承载力更高。而皖北的人口密度更高,但皖北水资源不足,产业承载力较弱。

  另外,近年来,随着北上深等一线城市的产业加速外溢,周边地区承接了大量产业落户,人口也快速增长。数据显示,2012~2017年,保定、惠州、嘉兴等三四线城市的人口增长较快。

  因此,对三四线城市而言,实体产业是决定未来城市发展的关键,如果仅仅靠土地财政,城市发展也无法走远。

  没有永远盛开的繁花

  尽管大多数的三四线城市城区人口规模在增长,但很多城市增量很小。不少地级市5年内城区人口增长仅为一两万人,平均到每年只增加了几千人,相比城市扩张的步伐,这个增量微不足道。再考虑到部分城市撤县设区等因素,很多城市城区人口并没有增长。

  张大伟说,考虑到这一轮三四线城市的房价涨幅较大,加上一二线城市尤其是省会城市在加快发展,人口向一二线城市转移,未来很多三四线城市城区人口的增幅可能会进一步放缓甚至负增长。

  事实上,一些以能源重化产业为主的地区,近年来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城区人口已出现明显的负增长,城市规模在收缩。

  例如,辽宁的12个普通地级市中,除了辽阳、丹东、盘锦和葫芦岛这5年的城区人口出现增长外,其他城市都是下降趋势,其中鞍山、营口减少量超过10万人,本溪也减少了8.95万人。

  这反映了能源依赖型城市的发展轨迹。这些城市大多属于资源枯竭型城市,再加上体制机制的不灵活,在市场化的冲击下,城市转型十分艰难。

  丁长发说,在计划经济时代,这些传统重工业城市获得了大量的要素资源,所以发展得很好,但在改革开放时代,大量的要素资源包括资金和人才等都转向市场经济比较活跃、比较有弹性的区域,原来的重化工业城市由于体制机制的固化,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就面临了一轮较大冲击。

  近年来,随着能源经济的下行,这些城市又受到一波较大的冲击。而且由于工业化和城镇化较早,人口出生率比较低,加上近年来经济下行,人口外流比较明显,很多城市人口的收缩十分明显。

  从空间布局上看,收缩型的城市主要位于三北地区,也就是东北、华北和西北。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吴康副教授的一项研究显示,2007~2016年间,中国有84座城市出现了“收缩”。这些城市都经历了连续3年或者3年以上的常住人口减少。

  丁长发说,城市发展跟人、动植物一样,都有一个生命周期,没有永远盛开的繁花。中国有很多资源枯竭型城市,这些城市有一些可以转型,但不可能所有城市都能转型,有相当一部分必须要收缩,甚至合并。

  “有发展起来的城市,必然会有衰落的城市。”丁长发认为,很多三四线人口外流到了一二线城市,那么无论是财政指标还是用地等指标,都要实现“跟人走”,转移给人口流入多的大城市。关键是对于崛起的城市,财政支出、公共服务、用地指标都要跟上,收缩型的城市,相应指标都要压缩。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