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要闻>> 乡镇青年购房实录:冒进的小县城 婚嫁催生的城市化

  沿着灰黄的马路向南驱车百里,就到了赵泽的新家,石家庄平山县的一个楼盘。站在6层房间往南看,眼前是高楼,狭窄的街道并不能尽收眼底。往北望,是层叠的高山,赵泽出生的地方。

  两年前,赵泽买下这间120平方米的房子,以备结婚之需。这座位于河北省边陲的小县城,将是他安家置业、娶妻生子的地方。

  这个“家”来得并不容易。四口之家,50万房款,他们倾尽所有凑齐15万首付。在这之前,他们已为这个26岁男生的婚姻投入一辆车和一座改建的平房。

  从农村到县城,赵泽的生活其实并没有质的变化。小城马路连垃圾桶都未配备,工作机会稀少,文化生活贫乏。但一处房产,让他未来的婚姻不至于风雨飘零。

  实际上,很多年轻人跟赵泽一样,从农村流入县城。被婚姻推着,被婚姻背后的房产推着,实现人生住房的“升级换代”。这改变可称之为幸福,却也隐隐沉重。

  冒进的小县城

  赵泽至今都忘不了当年抢房的场面。直到现在回忆起来,他还说:“太可怕了,一个月一个价。”彼时还是2017年,全国房地产的狂热传到这个小县城时,已有一些时间差。

  那年,县城能买得起房的人,都被一种狂热气息吞没。每个人都在打听哪里有新盘开了,转天就去看。经常是亲朋好友一起出动,以至于之前不是邻居的人,现在都买在同一栋楼。

  赵泽也没能冷静下来。从县城最东边,到西边县城边界;从最便宜的楼盘看起,到接近中心区域价格较贵的楼盘,他把县城能买的房子摸了个遍。价格差很明显,便宜的每平米3000元,贵的每平方米6000到7000元。

  跟一二线,甚至三四线城市相比,这个房价可谓不高。但在小县城,人均月工资才3000~4000元左右。然而,在刚性需求和“买涨不买跌”的心态下,被价格刺激的老百姓(62.890, -1.29, -2.01%)还是纷纷上车,市场一片火热。

  且对于县城而言,居住属性占大多数。不管是在农村自家的房子,还是在县城的老房子,没有人真正缺住的地方。所以,要买就在能力范围内买最好的,没有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在这种心态驱使下,一些当地集团开发的楼盘尤为火热,均价6000到7000元,基本属于县城最贵的楼盘。“但他们房子确实质量好,配套设施、物业都不错,且位于县城中心。”赵泽说。

  实际上,该集团以钢铁为主业,兼营酒店、房地产、贸易,甚至还建有私立学校。在2014年,其全年销售收入567亿元,税金6.5亿元,总资产达225亿元。

  除去支撑整个县城的经济发展,其还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几乎周边所有未离开县城的适龄青年,都在其中找到谋生之地。赵泽也不例外,大学毕业后,他对石家庄月入四五千的工作并不满意。于是转而回到老家,在该集团谋得一职,每月收入6000元左右。

  还没迈过婚姻这道门的赵泽,未来用钱的地方还很多。经济压力下,他选择折中,购买位于县城西边的期房,每平方米4100元左右。贷款办理好以后,将每月月供2000多。

  婚嫁需求

  从居住需求来说,赵泽也算刚需,毕竟没有年轻人想留在农村,老家街道上,目之所及几乎都是老年人。但赵泽这房子却买得“隐隐作痛”。如果不是之前相亲的经历,他不会这么快购入房产。

  在相亲几乎“明码标价”的时代,彼时还没有房子的赵泽,切实体会到了四处无门的感觉。“县城或市里没有房子的话,一切免谈。”他说,自己经历了几次相亲,都因没有房子而被女方直接拒绝。

  对于县城年轻人来说,26岁没结婚,家人就会开启催促模式。婚嫁压力下,他不得不“快速上车”,用房产给未来的婚姻加一道安全阀。他身边的朋友也大多如此,赵泽并非个例。

  买房后,赵泽会时不时到新小区看一下。北方冬天依然萧瑟,灰蒙蒙的小区中,只有蓝色施工围栏鲜艳得刺眼。跟他买在同一小区的,还有在北京工作的朋友,以及年近五十的亲戚。

  实际上,从农村到县城的住房消费升级,并不全然是赵泽这种情况。被婚姻推动之外,有实实在在的刚需,也有大城市房价高压下的无奈。赵泽年近五十的亲戚,买房便纯粹是为养老自住。

  而那位在北京工作的朋友,似乎更加无奈。纵然有机构数据统计,与去年相比,2019年有返乡置业意愿的人群占比略有降低,从58.7%降至52.7%。但真实故事永远比数字有血有肉。

  在北京工作三年后,李帆(化名)彻底打消了在大城市买房的念头。在高消费的一线城市,纵然他月入过万,但想要靠自己的工资在北京安家置业,几乎是天方夜谭。

  几番斟酌后,李帆还是选择在县城安家。与北京动辄几百万的价格相比,县城几十万的房子,让他肩上的担子瞬间减轻很多。实际上,返乡置业的案例依然不少,李帆周围,过半的人选择这条路。

  据58同城、安居客发布的《2019返乡置业调查报告》,李帆这种90后已成为返乡置业人群中坚力量,90后、95后合计占比62.1%,而他们返乡置业多出于个人原因,即为了结婚而购房。其次是80后,占比20.0%。

  风险暗涌

  从2017年到现在,赵泽的房子已经涨到每平方米5800元。但县城楼市并非全是这种表面利好。住房消费升级背后,部分居民因买房购买力被透支、住房相关产业并未被拉动,一些项目甚至因手续不全而停工。

  曾有业内人士指出,要高度重视三四线城市的库存和杠杆风险。在棚改货币化补贴的刺激之下,三四线城市的杠杆水平也在快速上升。据兴业证券(7.100, 0.04, 0.57%)测算,2016年三四线城市新房交易杠杆率高达66%,2017年交易杠杆率快速上升到74%。

  此外,要高度关注低收入购房群体的债务压力。贝壳研究院购房者调查数据显示,2018年低收入购房者平均月供收入比为43%,高于中高收入者。三四线城市购房者平均月供收入比42.4%,显著高于其他高能级城市。

  而在楼市曾疯狂冒进的小县城,此类问题或许尤为突出。赵泽的感受尤为强烈,且不说长期月供,短期内交房、车位等一系列花销,又是一笔沉重的负担。“等到真正装修入住,也许还要好几年。”他说。

  购买力透支的情况下,住宅相关的上下游产业并未被明显拉动。一位装修城工作人员表示,房价上涨的这两年,并未感觉到生意有质的变化。“只是略有变好,起色不大。”

  值得注意的是,赵泽对记者透露,目前县城新盘由于手续不全和环保问题,只有两家在建,其余全部停工。“在建楼盘也不让任何人进去看房,只能看个大概。”

  实际上,县城此类问题只是石家庄房地产乱象的缩影。河北省住建厅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5年,石家庄违法房地产项目比例高达93.8%,一些楼盘五证不全依然出售。种种压力下,近几年石家庄房地产进入“补证”阶段,即将已占用土地通过招拍挂,重新回到开发商手中。

  对赵泽来说,幸运的是自己所在楼盘并没有这些问题。但交房过程依然漫长,2017年买房至今,还未交付钥匙、办理贷款。但他已不急于一时,“我宁愿慢点,这样短期负担没那么大。”

  在这座小城,无数年轻人离开,无数年轻人又回来。想居有定所,本再正常不过。但房价高企,对安全感的需求变成一种负担。赵泽这样的男生,在县城比比皆是。他们带着希冀走向婚姻,未来可期,但生活沉重。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