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要闻>> 全国GDP排行:粤苏差距再扩大 重庆天津海南失速

  “富可敌国”不再是传说。

  刚刚过去的一年,中国GDP突破90万亿。作为龙头省份的广东、江苏则双双突破9万亿,而广东离10万亿只有一步之遥。

  与此同时,山东浙江四川等7省跻身“4万亿俱乐部”,至于经济总量超过3万亿的省份,更是扩大到13个。而世界上GDP超过3万亿(约为4500亿美元)的国家还不到30个。

  当然,每一份成绩都值得欣喜,但背后的问题同样需要给予正视。

  粤苏领跑,湖南超河北,广西超天津粤苏领跑,湖南超河北,广西超天津

  中国各地经济数据陆续发布,省域格局再度发生明显变化。

  全国GDP十强省份已经尘埃落定:

  广东(9.73万亿)、江苏(9.26万亿)、山东(7.65万亿)、浙江(5.62万亿)、河南(4.8万亿)、四川(4.07万亿)、湖北(3.94万亿)、湖南(3.64万亿)、河北(3.6万亿)、福建(3.58万亿)。

  广东江苏继续领跑,双双进入“9万亿俱乐部”,与其他省份明显拉开差距,成为中国经济体量最大的两个省份。

  作为中国经济第三大省的山东,2018年GDP为7.65万亿,仍未进入8万亿俱乐部,与同为第一阵营的广东江苏的差距拉大。

  在排名上看,今年省份GDP位次出现两大变化:

  一是湖南超越河北,跻身全国GDP第八名,河北则后退到第九名。河北与后一位的福建,GDP差距只有200亿左右。近几年来,河北先后被四川、湖北、湖南反超。

  二是广西赶超天津。近两年,天津增速下滑,GDP纷纷被其他省份和城市赶超。2017年,广西落后于天津数十亿元,2018年,广西拉开天津超过300亿。

  西藏贵州增速最快,辽宁企稳,天津垫底

  与名次之变相比,经济增速在区域之间出现更大分化。

  2018年,全国有10个省市GDP增速没有跑赢全国,分别是山东、辽宁、天津、重庆、内蒙古、黑龙江、吉林、新疆、甘肃、海南。

  经济实际增速最高的省份是西藏,高达10%,也是全国唯一仍能保持两位数增长的省份;紧跟西藏之后的是贵州,增速也高达9.1%,但与往年两位数增速相比,有所回落。

  值得一提的是,过去几年一度负增长的辽宁逆袭,经济增速回升到5.7%,经济有所回暖。

  然而,天津成了全国增速最低的省市,实际增速仅为3.6%,而名义增速更低,仅为1.38%。

  与此同时,各地纷纷调低2019年GDP目标增速。

  浙江、四川和新疆分别从2018年的增长7.1%、8%和6%下调至2019年的6.5%、7.5%和5.5%,而北京选择了弹性的6%-6.5%,辽宁则不再制定直接目标,仅表述为“与全国保持同步”。

  不过,海南、湖北的GDP预期目标则逆势上调。

  其中,海南2019年GDP增速目标由去年的7%上调至7%-7.5%。湖北将2019年GDP增长目标从2018年的7.5%上调至7.5%至8%。

  南北分化:从“东强西弱”到“南高北低”

  中国省域格局的第一大变化是,“东强西弱”正在变成“南高北低”。

  在传统认知中,中国经济“东强西弱”,东部省份经济总量遥遥领先,西部相对落后。但如果论经济增速,则会发现情况完全相反,西部增速明显高过东部。

  从区域来看,西部省份增速明显高过全国平均增速。

  这与经济发展阶段有关,西部省份受惠于后发优势,固定投资带动作用强,经济增速相对较高,而东部省份多已跨越初始发展阶段,经济体量相对庞大,能保持均速增长,实属不易。

  相反,如果将视角从东西转向南北,不难发现,南方经济增速普遍高过北方。

  在南部16个省市区中,仅有重庆与海南增速低于全国增速。而在北部15个省市区中,仅有陕西、河南、青海、宁夏四个省市增速超过全国水平。

  南北分化的趋势,未来还将继续扩大。

  粤苏争霸:差距再扩大

  中国省域格局的第二大变化是,粤苏差距再扩大。

  自从1989年广东GDP首次登顶以来,广东在全国经济第一大省的高位上,一坐就是30年。

  这30年间,唯一具有挑战能力的只有江苏一省。粤苏之间的经济争霸,一直都备受关注。

  2012年,江苏赶超广东的声音不绝于耳,正是从这一年开始,江苏不断缩小与广东的GDP差距,一度从2008年的5800亿,缩小到2015年的2696亿。当时不少人认为,江苏超越广东指日可待。

  然而,从2016年开始,广东与江苏之间的GDP差距逐渐扩大。2016年扩大到3466亿,2017年进一步扩大到3835亿,2018年再上台阶,两省的差距放大为4700亿左右。

  广东与江苏都可谓经济强省,增速双双跑赢全国。江苏GDP与广东差距越来越大,并非江苏经济失速,而是广东率先进行转型,在经济新周期中的韧性更强。

  换言之,粤苏争霸,强者恒强。这背后的原因有两点:

  一是,早在2007年,广东就率先进行经济转型,创新性经济走在全国前列。因此,对于全球产业转移的承受力更强,对于贸易争端之下的外贸新形势的适应力也更强。

  二是,在中心城市和大城市群引领时代,广东的地位得到前所未有提升。广东拥有广州深圳两大超级城市,并且受惠于粤港澳大湾区这一世界级湾区,无论是产业、人才还是资金集聚,都堪称一流。

  相比而言,江苏缺乏主中心城市,南京苏州两大城市引领作用均不足。且在长三角的规划层级里,上海处于主导地位,江苏相对较弱,这自然影响到城市群的辐射效应和整合力度。

  不过,相比于广东省内珠三角与粤东西北发展的不对称,江苏相对更加均衡。

  一个突出表现是,在全国百强县排名中,江苏独占23席,而广东仅有2席。这背后固然有广东撤县设区、强镇经济的因素,但也说明在珠三角之外,广东的县域经济并不发达。

  重庆天津失速

  广东江苏有粤苏争霸之说,重庆天津广州深圳则有第三城之争。

  如今,广东与江苏之争告一段落,第三城之争同样告一段落:深圳胜出,广州随后,重庆天津越行越远。

  重庆天津经济增速,一度均领跑于全国。但最近两年,两地经济增速双双下滑,差距,被广深越拉越大。

  先说重庆,2018年重庆GDP首度突破2万亿,达到2.03万亿,与2017年相比,实际增速为6%,跑输6.6%的全国增速,且与2017年的9.3%相比,大幅下滑3.3个百分点。

  天津也是如此。2018年天津GDP为1.88万亿,仍未突破2亿,而实际增速仅为3.6%,与2017年持平,相比于2016年9.1%的经济增速,则大幅下滑6.1个百分点。

  这还是除去价格因素的实际增速,如果单独看名义增量,问题更加夸张。

  重庆2018年名义增量为938亿元,名义增速仅为4.61%,而天津2018年名义增量仅为260亿元,名义增速仅为1.38%。

  这两地的经济失速,有两个共同原因:一个是两地都开始挤水分,另一个是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两地的工业经济均受到影响。

  先看重庆,第二产业增加值的增速从2017年的9.5%降至2018年的3.0%,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从2017年的9.6%降至2018年的0.5%,而作为支柱产业的汽车行业更是从2017年的6%变成2018年的-17.3%。

  当然,汽车产业下滑,是整个行业面临的共同问题。相比而言,重庆的高新产业仍旧保持较高增速,2018年重庆市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3.7%,战略性新兴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3.1%,成为经济发展的亮点之一。

  再看天津,工业仍旧保持低速,而消费也开始面临降速。

  2018年,天津第二产业增速仅为1.0%,其中,工业增速为2.6%,相比于2016年的8.3%的增速,可谓大幅下滑。而在消费方面,2018年天津社消增速仅为1.7%,而2016年这一数字还是7.2%。

  当然,与2017年相比,天津经济正在企稳。

  2018年的经济增速、工业增速等相比2017年均有小幅回升,而全社会用电量则同比增长7%,这是积极向好的信号。

  海南:全域限购的威力

  楼市调控到底有没有用?海南提供了一个现实案例。

  2018年4月,海南实施全域限购,史上最严的楼市调控落地未久,楼市就应声而落。

  2018年,海南GDP为4832.05亿元,同比增长5.8%,相比于2017年7.0%的经济增速,下滑1.2个百分点。

  这其中,房地产成为最大拖累。

  2018年,海南固定资产投资下降12.5%。其中,房地产开发投资下降16.5%,非房地产开发投资下降8.4%。

  全省房屋销售面积1432.25万平方米,同比下降37.5%;房屋销售额2083.29亿元,同比下降23.2%。

  接近四成的销售降幅,在全国排在前列,全域限购可谓见血封喉。海南对房地产投资的依赖度一度高达40%以上,楼市销售和房地产投资双双下滑,势必对经济发展形成拖累。

  要知道,2018年海南可谓利好不断,自贸港、自贸区、国际旅游岛、赛马等政策不断落地,为海南长远发展形成有效支撑。

  正是在此背景下,海南将2019年的增长目标提高到7%-7.5%。

  不过,长远利好需要时间落地,房地产下滑可谓立竿见影。能否摆脱房地产依赖,决定海南未来的发展前景。

  哪些省份能够跃级?

  中国省域经济有四个梯队。

  从1990年代开始,广东江苏山东就位居经济第一梯队。这三大省份,一直位居全国经济前列,并与其它省份明显拉开差距,经济总量高过7万亿。

  浙江、河南、四川、湖北、河北、湖南、福建则属于中国经济的第二梯队,经济总量在3-5万亿之间。

  不难看出,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基本都是中东部省份。

  相比而言,西部省份和东北省份经济总量普遍不高。陕西、广西、云南、贵州、陕西以及黑龙江、吉林,构成中国经济的第三梯队,经济总量规模在1.5万亿-2.5万亿之间。

  第四梯队,多为边缘省份,GDP不到1万亿,一省体量尚不如宁波无锡等二线城市,这些省份包括甘肃、宁夏、青海、西藏、海南。

  未来,有哪个省份能够跨跃经济层级?

  其一,可以预料的是,广东江苏的领先优势还会继续保持。不过,随着全球贸易形势的转换,沿海省份与中部省份的差距正在逐渐缩小,湖北、湖南、河南等中部省份在未来或将迎来更大的发展。

  其二,辽宁、黑龙江、吉林等东北省份则不得不接受“老大哥”不再的现实。重工业为王的时代,东北可谓出尽风头。如今动能转换和产业升级,如果不能在高新制造上寻得突破,城市地位或许会进一步滑落。

  其三,海南,外界可谓寄予厚望,马云抛出了海南超越香港的论断。虽然这种脑洞过大了点,但论政策优势,除了北京上海之外,没有其他省份能像海南一般,获得如此之多的加持,未来前景同样可期。

  其四,有强大城市群支撑的省份,经济将获得较大助力。粤港澳、长三角、京津冀是国内最大的三个城市群,成渝、长江中游、中原城市群、关中平原城市群的融合与辐射效应也将越来越突出,与此相关的省市有望从中获益。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国土资源部  发改委  卫生部 交通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