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要闻>> 3100万剩男“注孤生”?80后90后请往后稍稍,00后才是最慌的

  1月21日,2018年人口数据出炉。在人们纷纷感叹“年轻人不爱生孩子”的同时,另一项数据却让广大男同胞如坐针毡。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截至2018年年末,从性别结构看,男性人口71351万人,女性人口68187万人,总人口性别比为104.64(以女性为100)。

  按照总人口数量来计算,中国大陆男性比女性多出3164万人。这3000多万的“剩男”群体,未来社会该如何消化?而更“扎心”的消息是,虽然我国总人口中男女比例逐年回归平衡,但在00后群体当中,每100位女性要对应大约118位男性,适龄男女配对将会“压力山大”。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翟振武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出生性别比持续偏高的状态下,男性可能会下探到更低的年龄段去寻找配偶,这又会对下个年龄段的男性形成挤压。除非出现大规模的移民,否则这种长期累积所形成的3000多万剩男短期内是无法缓解的。”

  男女比例失衡状况逐年缓解

  “多了3000多万男性,我为何依然还是单身?”2018年人口数据公布之后,微博上出现了很多类似的调侃。不过,要深刻理解人口数据,其实还需要更深入的研究。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后发现,我国男性人口数量多于女性的现象在上个世纪50年代以后就已经出现。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我国60-64岁性别比为100.03,该年龄段是我国男女性别比例最为平衡的阶段。60岁以下的群体中,就已经明显出现男性人数高于女性的现象。

  在专家看来,男性人数高于女性属正常现象,但需要控制在一定范围当中。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副教授宋月萍表示,我国人口中男性占比相对偏高,整体性别结构处于略微失衡的状态。我们一般以出生人口性别比数据来判断男女比例是否失衡。如果每100个女性对应出生103到107个男性,这是正常的一个人口性别比。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自2006年以来,中国男女比例失衡状况逐年缓解,男女比例已连续12年下跌。

  数据显示,2011-2017年,男女数量差从2011年的3401万人,减少到2017年的3266万人。而到了2018年末,中国男性只比女性多出3164万。

  宋月萍认为,这并不意味着3000多万男性就都找不到伴侣。择偶的行为有一些讲究,男性和女性的适婚年龄是不一样的。26岁的女性对应的结婚对象并不一定是26岁的男性。“对于那些在贫困地区、教育程度相对比较低、收入相对比较低的底层男性,婚姻确实会有更大的问题。”

  00后男性每年多出百万人

  从总人口的比例来看,“男多女少”的态势有所缓解。但按年龄阶段来划分,男女比例失衡在24周岁以下的人群中尤为显著。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7年各年龄段男女性别比数据显示,在1994年以后出生的人群中,我国男女性别比已经突破110。其中,20-24岁性别比为110.98;15-19岁性别比为117.7;10-14岁性别比为118.46;5-9岁的性别比为118.55;0-4岁的性别比为114.52。

  也就是说,在90后年龄段,性别比已经突破110,这意味着,100位女性对应着111位男性。而到了00后则更加夸张,性别比最高达到118.55。即100位女性对应118位男性,约18%的男生无法配对到同年龄阶段的女生。

  翟振武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刚好是我国出生性别比不断升高的阶段。当时,全国的男女出生性别比达到120左右,部分省份的出生性别比甚至超过130。“我国出生性别比从1985年开始升高,到了2000年左右达到一个高峰。所以,这种性别比的偏差会在90后还有00后身上具体表现出来。”

  此外,根据国家统计局2010年的人口普查,00后的人口总数约为1.46亿,其中,男生比女生多将近1300万。每个年龄的男孩大约比女孩多130万左右。2000年后出生的第一批00后,现在已满18周岁,他们也即将进入结婚年龄。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00年出生的男女比例约为118.23,男孩783万人,女孩662万人,男孩比女孩多121万人。

  而在接下来的几年当中,我国男女比例一直保持在117-121之间。2001年出生的男女比例为118.45,男生773万,女生652万,男生比女生多120万;2002年出生的男女比例为118.9。而到了2009年,出生人口男女比例达到121.06,男生为858万,比女生多150万。

  专家:不排除人工干预因素

  00后男女比例严重失衡,这当中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翟振武认为,胎儿性别鉴别和选择性的人工流产是造成性别比失衡的原因之一。“在国际上,许多国家出生性别比介于106左右,这是正常的自然现象。而一旦超过110,甚至120,肯定存在人为干预的因素。”

  翟振武还透露,在上世纪90年代,农村中存在生女孩瞒报现象,客观上会对统计产生一定误差。“比如一胎为女孩,就想着生二胎,二胎如果仍然是女孩,家里通常会瞒报,甚至想着生第三胎。农村中存在的瞒报现象,客观上也会对人口性别统计工作带来一定的影响。”

  北京大学教授陆杰华则认为,男性人口多于女性,结婚率下降将更加严峻,出现很多难以找到结婚对象的男性。加上女性受教育程度逐步提高等因素,均会影响未来社会及婚姻状况。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准爸爸王杰(化名)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尽管现在正规医院不允许通过B超来提前鉴定胎儿性别,但仍然有其他途径。“我们在过安检的时候,通过朋友看了下胎儿性别,据说这种方法的准确率超过80%。”

  此外,翟振武还介绍,在采取“一孩半”政策(第一胎是女儿即可在间隔几年后生第二胎)的地区,二胎男女性别比例失衡非常严重。男婴与女婴比例高达150:100,甚至达到180:100。“这里存在通过非医学需要的胎儿鉴定,还有非医学需要的选择性人工流产,来达到生男孩的目的。”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