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要闻>> 警惕蓝天下的污染:京津冀等地夏季臭氧浓度上升

  臭氧在常温下是一种有特殊臭味的淡蓝色气体,即使蓝天白云,臭氧污染也有可能超标。特别是随着PM2.5浓度降低,臭氧污染的紧迫性进一步显现出来。

  据国家大气污染防治攻关联合中心4月12日公布的数据,近三年,“2+26”城市的臭氧污染浓度最高值发生时间提前了,原先多发生在盛夏,如今最高值多集中于5月和6月;臭氧年评价浓度最高值增幅不大,但最低值却迅速增加。2016、2017年最低值分别比2015年增加41.6%、83.3%。

  北京大学统计科学中心、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环境统计课题组发布《“2+31”城市2013—2017年区域污染状况评估》报告分析,京津冀及周边地区33个城市年均臭氧浓度一致上升且幅度较大;京津冀地区和晋鲁豫20市8小时臭氧浓度整个夏季的平均值基本都超过了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100微克/立方米的标准。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张新民说,在太阳照射下,氮氧化物、挥发性有机物(VOCs)等可发生光化学反应产生臭氧。臭氧污染对人体健康危害较大,特别是对婴幼儿、青少年、老年人、户外工作者和肺病患者影响大。

  张新民分析了“2+26”城市臭氧污染态势,发现城市间臭氧年均浓度差异性减小,趋同性增强,臭氧小时平均浓度最大值集中出现在14:00到18:00之间。其中,淄博市7月份臭氧日均浓度超标率最高,其余27个城市均为6月份臭氧日均浓度超标率最高。天津、唐山等城市2017年臭氧日均浓度超标情况在9月份出现明显反弹。

  其实,臭氧污染并非只是让京津冀挠头。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教授张远航说,珠三角地区的臭氧问题已超过了PM2.5,成为影响珠三角空气质量的主要污染物。

  臭氧浓度为何不降反升?张远航认为,氮氧化物、VOCs减排不协调应是臭氧浓度升高的主因。

  VOCs是一个总称,主要包括烷烃、烯烃、芳香烃及各种含氧烃、甲醛和苯等。工业活动、燃料燃烧和机动车尾气排放是我国人为VOCs污染的三大来源。

  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贺克斌说,我国通过对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工业燃煤治理及民用散煤治理等,硫减排“走的步伐更快”,于是,氮氧化物的百分比贡献进一步凸现出来,这需加大力度减排,而且“VOCs治起来比氮氧化物还要难”。

  《“2+31”城市2013—2017年区域污染状况评估》报告也显示,二氧化氮应主要源于机动车排放,机动车排放控制应成为大气治理的重点。

  “目前,我国已具备开展臭氧污染控制的基本条件,但是仍有许多技术细节需要研究。”张新民说,应尽快研究建立臭氧污染阈值和控制评价方法,加快出台臭氧成因解析指南,指导城市开展臭氧敏感性分析,提高科学治污能力;在重点区域探索制定VOCs总量减排,依据臭氧污染的空间分布格局,划定臭氧污染联防联控区,在自我减排的基础上,强化区域联动。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国土资源部  发改委  卫生部 交通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