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观察评论>> 花重金“移石造景”,是得了形象工程“富贵病”

        奇石“迎宾”、园林绿地动辄巨石“压镇”……近年来,部分地方在城乡建设中热衷花重金“移石造景”引发关注。(8月12日《北京青年报》)

        从媒体报道来看,“移石造景”已不是一城一地的个别现象,而是在不少城市甚至乡村竞相上马。“移石造景”的主谋多为地方政府,他们把这一建设项目,要么号称“生态工程”“景观工程”“民生工程”,要么与 “弘扬传统文化”“发展园艺艺术”联系起来。于是高速公路两侧、城市绿化带内、广场、公园、景区等所谓的“窗口”区域,成为“移石造景”的集中场所。

        需要指出的是,鉴于“移石造景”会导致市场另一方去河道无序取石、山中乱采滥挖,会上演“山下造山、石旁置石”,并且动用的是财政资金,这就注定它不可能是“生态工程”“景观工程”“民生工程”。同时“移石造景”多为决策者拍脑袋的产物,究竟有多少文化内涵也不好说。最后对上号的,就只有形象工程了。

        一谈到形象工程,大家都不陌生, 大多的用意无非就是拿钱遮丑或装门面,制造一种虚假之“美”,并且所动用的资金也都有限。然而“移石造景”就不同了,从报道来看,中部某县2019年8月“高速连接线生态廊道景观石采购”项目,一块景观石就花费了150.6万元。另外,西安市长安区打造的“松石园”景观,建设面积只有6.3万平方米,花费资金却高达3100余万元。由此可见,如此烧钱的“移石造景”,无疑是得了形象工程“富贵病”。此病一发作,为了政绩为了面子的决策层是过瘾了,最终遭殃的却是地方财政,这无异于是另一种劳民伤财。

        最后强调的是,基于石头市场“水”很深,价格标准不透明,也很难说这政府采购背后是否有利益输送、腐败现象,毕竟这样的例子并不鲜见。因此,在笔者看来,除公园、景区可少量以景观石作为点缀,城市其它建设项目都不宜大量“移石造景”。为了遏制形象工程向“移石造景”方面转移,避免滋生新的腐败现象,国家也有必要出面发声,并通过出台相关措施,来治一治这一“富贵病”,从而刹住花重金“买石造景”之风。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