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观察评论>> 捐给吴花燕的善款去哪了

       24岁的吴花燕是贵州省铜仁市松桃县沙坝河乡茅坪村人,是贵州盛华职业学院一名大三学生。吴花燕4岁时母亲去世,18岁时父亲去世,只剩她和弟弟吴江龙相依为命。吴花燕从小缺钙,身高只有1米35,最重的时候体重仅有50多斤。2019年10月,吴花燕在医院检查时发现患有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等多种疾病,体重也仅剩43斤。1月13日,吴花燕去世。

  随之而来的,是围绕她生前慈善捐助的诸多质疑。一个名为“9958”的慈善机构进行了三次募捐,总额为100万余元,其中在2019年11月14日为患者转款2万元,剩余款项将与家属沟通后再决定如何处理。100万捐款最终只拨付2万,据媒体报道,其中有40万捐款发起时吴花燕并不知情,其中蹊跷,颇令人费解。

  9588平台对此回应:“余下款项希望预留至手术和康复治疗再使用(经核实,吴花燕病情有反复,尚未达到手术条件),因此余下善款未能拨付至医院。”这个说法可靠与否尚未得到证实。网络爆料该平台有诸多项目都募捐了金额不菲的善款,最终交付给医院一小部分,甚至发生过为已经逝去的孩子继续募捐的情况。这些都有必要借着吴花燕善款疑云的契机,做一次复盘式清查。

  除了9958平台外,一个名为“XX听新闻”的抖音账号,在吴花燕不知情的情况下,以“护燕行动”之名,在抖音平台上用二维码收款的方式,为吴花燕筹款,并发布视频,称45万余元爱心款“已亲自交至吴花燕。”但吴花燕及亲属表示,没有收过这笔钱。

  同时,还存在着媒体及慈善平台对其经历进行夸张表述的情况。有媒体报道她“每月只有300元低保、早餐不吃、中餐晚餐吃馒头,或者糟辣椒拌饭持续5年、几乎每天花2元”,以及9958紧急救助中心在筹款平台上发布的“吴花燕4岁后父母相继去世,2017年奶奶去世”,这些描述,并非完全准确和真实,也未经吴花燕核实。

  种种疑团,令人眼花缭乱。在一些机构眼中,吴花燕似乎不再是命运不幸的个体,而是可供利用的“资源”。网络募捐自然有其必要性,这为众多无从接触慈善资源的个体提供了渠道。但显然地,不规范的慈善机制,短期后果是欺骗捐赠者、机构人员自肥等,长远来看就是消解社会信任。

  这种社会信任难以量化衡量,但确实会带来可见的社会成本提升。而这种社会信任现在侵蚀到何种程度,或许每个人心中都自有估量。举例来说,大街小巷中遇到的行乞之人,还能被寄与多少信赖?对行乞之人的信任感下滑,可不就是在信息不对称、一次次被骗之后的后续反应?网络慈善如若缺乏规范,真像吴花燕事件中爆料的那样,有机构擅自筹款、拨款不到位、去世后依旧募捐等,久而久之,人们看待网络慈善,会否也变成“不是个骗子吧”?看似先进的技术解决方案,也可能被消解成一种“骗术”套路,届时,穷困者无力、有力者无奈,人心会是个什么样的状态?

  捐给吴花燕的大量善款,映证了善良并不匮乏。但人心,必须靠机制维系,没有人性善可以经受坏机制的磨损。规范网络慈善,巩固社会信任,就该从个案开始,就该把捐给吴燕花的善款讲清楚、找出来、还回去。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