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观察评论>> 莫让烧秸秆成为年复一年的“拉锯战”

       为扭转当前秸秆禁烧工作被动局面,研究对策和改进措施,进一步推进秋冬季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日前,安徽省生态环境厅副厅长罗宏公开约谈霍邱、濉溪、灵璧、肥东4县党委或政府主要负责人,指出当前秸秆禁烧工作存在的问题,对下一步工作提出了明确要求。

  又到秸秆焚烧季,各地恐怕又要“狼烟四起”。因秸秆禁烧工作不力,安徽四县一把手被省生态环境厅约谈,还对此给予了说明,从秸秆焚烧现象对全省的影响,到问题产生原因及下一步工作要求,尤其是要提高政治站位,落实重点措施,强化问责问效,坚持长效管理,确保全省环境空气质量持续改善。

  事实上,每当秋冬季之时,农民基本都在按照传统方式烧秸秆。各地对禁烧秸秆的规定不断出台,层层签署责任状,基层为禁烧跑断了腿,严密布控、严防死守,甚至烧秸秆的农民被拘留,基层干部因贯彻禁烧不力被停职或免职都屡见不鲜,但烧秸秆仍屡禁不止。如果农民宁可拘留也要烧,问题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

  焚烧秸秆是每年多数农民的“规定动作”,加剧了空气污染,对环保显然不利。从环保角度考虑,烧秸秆必须禁止。不过,也不能总抱怨农民缺乏环保眼光,虽说烧秸秆是一个“老大难”问题,政府也十分重视,但每年治理的效果很不理想。农民说不烧秸秆开春无法种地,回收又不划算。而官方则称不按规定办就处罚。烧与不烧秸秆,多年来就是在这样的“拉锯战”中循环往复。

  农民认为烧秸秆是传统,如果秸秆回收或还田,费时、费力、费财,甚至可能耽误农时。国家的那点补贴,农民根本看不上。烧秸秆成本小,也最划算。要想使秸秆处理迈入可持续利用、依法治理的轨道,应该再多投入一些。烧秸秆屡禁不止,可见问题还是出在了对农民补偿数额过少,远未达到农民的预期。

  秸秆可作各种饲料、燃料、肥料,但生产成本过高。而所谓回收或还田,多停留在纸面上,还是因为成本太高。加上秸秆长期堆积田间可能腐烂,影响播种与出苗率且极易滋生病虫危害,再加上难以集中回收等原因,“付之一炬”就成了简单、快捷、无奈却又有效的最佳选择。看来,管不住“一把火”最终卡在了投入上。只有当收益大于成本时,问题才能解决。如果投入力度仍不大,农民的观念不转变,市场的瓶颈打不通,每年“狼烟四起”就将变成“死结”。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