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观察评论>> 酒后挪车不入刑是一种精细治理

       据报道,近日,浙江省公检法机关联合发布《关于办理“醉驾”案件若干问题的会议纪要》,其中明确,醉酒后接替代驾进小区不属“道路醉驾”,引发网友争议。

  这是浙江省司法机关对于醉驾的细化规定,事实上,近年来,上海、江苏、湖南、湖北等地都纷纷出台了类似的规定。这还得从醉驾入刑的本义以及执行8年的社会效果来解读。

  2010年前后,几个全国著名飙车、醉驾案造成的后果极其惨烈。《刑法》里的交通肇事罪只能惩罚已酿成的惨祸,而对那些醉驾、飙车者,其行为虽然已严重威胁到公共安全,却只能作为一般行政违法进行处罚,如此就不足以威慑这些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所以在舆论的推动之下,醉驾正式入刑危险驾驶罪。

  2011年实施的《刑法修正案(八)》明确规定:“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醉驾不需要有“情节恶劣”的附加条件,即只要是醉酒驾驶就构成犯罪。当年,公安部甚至还下发相关指导意见规定,对达到醉驾标准的一律以涉嫌危险驾驶罪立案侦查。危险驾驶罪本身是一种危险犯、行为犯,而不是一个结果犯,并不需要造成人员伤亡、财产损失的危害结果。

  这些雷厉风行、铁腕治理醉驾的手段,起到了很好的震慑作用,再没有人把醉驾不当一回事儿了,再没有人敢在酒桌上撺掇司机醉驾,“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的观念深入人心。

  醉驾入刑以来,社会意义显著,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有一些问题浮出水面并引发讨论。

  一者,醉驾的入刑门槛相当低,的确占用了大量的司法资源。以江苏省来说,醉驾案件在所有刑事案件中占比最高,涉案人员占所有刑事案件的20%。

  二者,当初“醉驾一律入刑”起到重典震慑的作用,但是也有必要体现罪罚相当、宽严相济的原则,不能将血液酒精浓度作为“一刀切”的入罪指标,还是应结合具体行为的主观恶性、社会危害结果来做出全面的司法判断。

  对于那些明显溢出了《刑法》危险驾驶罪所涵盖的行为,不能够简单地“一刀切”,机械地一律从严,应该结合犯罪行为严重危害社会的本质做出考量。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称,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这次浙江的相关刑事政策也体现了宽严相济的原则。

  也有网民担心,今后醉酒在公共停车场挪车、醉酒驾驶进入居民小区,不按危险驾驶罪追究,如果出了事,是不是会有法律空白?其实不必担心。依据《刑法》和相关司法解释,小区、公共停车场里本来就不属于“道路”的范畴,之前出了交通事故也不是按交通肇事罪处理,而是按过失致人死亡罪等罪名来处理的,如果在小区里酒驾挪车真的造成严重后果,一样可以定罪量刑。

  因为危险驾驶罪本身是一个行为犯,不需要产生危害结果,且如果用血液酒精浓度作为单一的入罪指标,很容易把那些主观恶意不强、社会危害不大的行为,比如小区挪车纳入刑事犯罪的范围,有违于实质公正原则,所以才需要做出这一番“微调”。应该说,治理醉驾正从之前简单的“约法三章”,走向更精细的治理,这其实是一种进步。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