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观察评论>> “企业山寨自己”其实是一种无奈

       为了保护自己的品牌,避免被恶意抢注商标,不少企业注册大量自己品牌的“山寨”商标。小米公司注册了“大米”“红米”“蓝米”“黑米”“紫米”“橙米”等;阿里巴巴注册了“阿里妈妈”“阿里叔叔”“阿里爷爷”“阿里奶奶”等;老干妈注册了“老干爹”“老干娘”“老干爸”“干儿子”“干女儿”“老姨妈”;五粮液注册了“六粮液”“七粮液”“八粮液”等商标。

       以上所述的商标,业内称之为“防御性”商标。虽然看起来很“山寨”,但是作用是非常大的。一方面尽管企业目前还没有在其他领域开展业务,但不排除未来有可能进军相关领域,一旦进入,到时可以采用这些已注册的商标;另一方面除了直接注册核心品牌商标外,还注册一些具有一定近似性的商标。可以防止其他人注册有近似性的商标,导致与企业原有商标混淆或不易辨别。

       企业之所以这么做,与现在商标“恶意申请”乱象有关。如今随着商标注册程序优化、注册周期缩短、注册成本降低、注册资源减少,以傍名牌为目的的商标“恶意申请”行为时有发生。如:“王老吉”被恶意注册为“王小吉”“土老吉”等。一些知名商标频频遭遇“山寨”,严重扰乱了市场经济秩序和商标管理秩序,破坏营商环境,不仅打击了企业积极性、损害了市场秩序,更阻碍了中国自主品牌的发展之路。

       令人遗憾的是,虽然这些“山寨”商标对企业伤害很大,但是企业对其却没有什么办法。例如,滨河集团曾以傍“五粮液”这一名牌获利,甚至对五粮液酒的销售产生了冲击。但是当五粮液集团拿起法律武器进行维权时,过程却并不顺利。一、二审法院都判定滨河集团生产、销售“九粮液”“九粮春”没有侵害“五粮液”“五粮春”商标权。五粮液集团向最高法申请再审后,最高法作出认定“九粮液”“九粮春”侵权的再审判决。因此,许多企业与其在打官司上花费精力和财力,还不如自己“山寨”自己,进行防御性保护。

       不过,防御性商标注册并非一劳永逸。毕竟注册自己山寨自己的商标个数有限,不可能一点空子也没有。再说,一些申请注册的商标如果长期不使用,也有可能被撤销。根据相关规定,连续三年不使用的闲置商标,在其他人提出申请的情况下,则该注册有可能被撤销。而如果使用,可能会影响企业自己的声誉。因此,企业除了注册一些防御性商标外,更应该进行日常品牌监测,包括对竞争对手与品牌相关的市场监测、竞品商标动态的跟踪等,一旦发现被仿冒的可能风险,及时通过法律手段进行阻止和维权。

       “企业山寨自己”是无奈的选择,提醒有关部门必须完善商标法律制度,规范商标申请注册行为,形成遏制非正常申请商标注册行为的长效机制。不久前出台的《关于规范商标申请注册行为的若干规定》明确了非正常申请商标注册的行为。如摹仿为相关公众所熟知的商标申请商标注册,攀附他人商誉;抢先申请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不当攫取他人商誉;明知或应知存在其他在先权利,但仍抢先申请注册与其相同、相近似的商标等等。只要商标注册审批机构严格把关,就最大限度地防止恶意注册商标现象的发生。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