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观察评论>> 能“导”能“撬”,才叫政府产业基金

       核心观点: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毛同辉认为,把政府产业基金真正盘活、用好,需要把握“两个原则”,即市场化原则和法治化原则;实现“两个功能”,即“导”和“撬”。

  政府产业基金现在许多地方都在搞,规模不一,名目不一,但是在一些地方却陷入了“盲目跟风”的误区,具体表现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用不上”。基金设立了,但是钱花不出去,企业用不上。很多资金甚至一年两年睡在账户里,市场可望而不可即。二是“用不好”。一些地方政府缺乏专业人才,管理能力不足,又不肯委托第三方专业机构管理,造成基金运行低效,发挥不了应有作用。有些地方甚至把基金当成政府的补贴资金和政策奖励来用。三是“用不长”。资金来源渠道单一,又没有利润生成能力,基金没有有效的补给机制,缺乏可持续性,时间一长,“资金池”成了“死水一潭”。

  政府产业基金本身应是一个资金杠杆,目的是把闲散的或沉积于落后产能的社会资金导向新兴产业、创新产业、中高端产业,形成集群优势、规模效应。但是,为什么在一些地方,基金却或者有名无实,或者用非其所,或者难以为继?

  笔者以为,究其原因,首先反映出的是营商环境的问题。政府产业基金成了“玻璃门”“天花板”,不是因为市场没需求,而是缘于信息不对称,或者程序烦琐。其次,反映出的是相关地方政府思想还不够解放的问题。一些政府人员对基金使用的投向、安全等总是有过多的顾虑,把得过严、管得过死、干预过多,自身能力不足,又不放心委托第三方机构管理,结果把基金搞成了“四不像”。

  要把政府产业基金真正盘活、用好,笔者以为最重要的,是要把握“两个原则”,实现“两个功能”。

  “两个原则”,一是市场化原则。不同于政策奖补资金,政府产业基金是政府的一种股权性投入,是以少量的财政资金来带动大量的社会资本投资。如果以行政思维来运行基金,而不是市场化原则,不是让市场来决定资源的配置,那社会资本怎么会有积极性,又怎么会有安全感?

  二是法治化原则。从外部环境来说,法治是最好的营商环境,要通过法定原则、法定程序、清单式服务,降低社会上市场主体与基金合作的成本,促进信息对称,实现机会均等。从基金的内部运作来说,既要合理确定各方的权利义务,又要提前确定好可行的参与机制、监督机制、退出机制。就此而言,政府过分干预、把控,不是防范国有资产流失风险的有效手段,法治才是真正可靠、坚固的“防火墙”。

  “两个功能”,一个是“导”,一个是“撬”,这也是政府产业基金最核心的功能和诉求,是这类基金的“立金之基”。不能“导”不能“撬”的话,那就是“自废武功”,有名无实,还怎么能称其为产业基金呢?

  “导”就是引导。资金是经济运行的血液,要通过政府资金的投入,让社会资金实现从产业链低端向高端流动,从落后动能向先进动能流动,从夕阳产业向朝阳产业流动,从而促进新旧动能转换、产业转型升级、经济结构优化调整。

  “撬”就是撬动。政府产业基金最突出的性质是杠杆性,无论是吸引社会资本聚集,还是提高产业产出。其目的是通过一定量的财政资金投入,少花钱多办事办大事,产生倍数效应,倍数越大,基金的杠杆性能越好、效用越好。然后通过这种“放大”,来促进和催化产业的发育、壮大,提升层次能级,做强产业优势。

  其实总结起来,对于政府产业基金,不过就是三句话:一是“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这是指运营;二是“好钢用在刀刃上”,这是指投向;三是“四两拨千金”,这是指其杠杆性和绩效。做到这三点,政府产业基金就会活起来,动起来,“燃”起来,发掘出市场的潜力,激发出产业的活力,加大经济向上向好的动力。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