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观察评论>> 高铁隧道上现违建,谁在养痈成患?

       高铁隧道上,有5万平方米的违建,其中建有驾校练车场、鱼塘、垃圾处理站……日前,新京报的一则报道,将京广高铁武广客运专线的金沙洲隧道北侧一线上的违建曝光了出来。

       据报道,5万平方米违建约有三分之二的违法土地,位于铁路红线及保护安全区内。有关项目工作人员透露,违建对高铁形成了严重的安全隐患。安全隐患之中,大量违建在层层转租之下产生可观利益,保守估计1年总租金可达千万以上,而其管理方为广州铁路保安服务公司。

       法律明确规定,铁路红线及安全保护区内,不得建造建筑物、构筑物。可金沙洲隧道上,违建却多达5万平方米。这些违建的内部人员行为和储藏物品都处于不可控状态,若开挖施工、储藏危险物品,后果将不可设想。

       事实上,在此之前,金沙洲隧道两侧就曾多次发生大面积塌陷、沉降等问题。在此背景下,拆除这些违建,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利于对隧道周边更为科学、合理地开发建设,也是消除风险的必要动作。

       可在对拆除违建的现在进行时审视背后,连着“违建是如何建成”的过去时诘问和“违建何时彻底拆掉”的将来时忧虑。

       拿这些违建来说,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这5万平方米违建也是如此。从2009年至今,金沙洲隧道北侧的违建群日益扩大,这也是养痈成患的结果。

       翻看这5万平方米违建的形成过程,有关方面难辞其咎。从报道中可知,武广高铁通车早期,铁路方未将这处土地完全围挡,导致有人倾倒垃圾、淤泥,夜晚还常有不法分子隐藏在荒地草丛对路人抢劫。这给地方政府造成治安、环保压力。此后不断有社会人员至荒地搭盖违建,日渐形成规模,违建板房逐渐被层层出租。

       从初期的规划欠妥,到中期的作为不力,再到有关方面尝到甜头后,逐渐演化为对违建问题的视而不见,个中暴露的问题显然需要反思:因为无力解决此地的治安和环保问题,有关方面竟将违建视作解决问题的方式,这无异于试图用一种错误的办法来掩盖另一种错误,也是懒政。

       “未病时易防,已病时难治”。10年的默许纵容之下,最终形成的5万平方米建筑,拆除无疑需要付出不菲的人力财力成本,更重要的是,这会牵涉个中商户权益问题,还有隐性的社会公信力流失成本。

       正如有些业主说的,“建的时候没人说不行,现在说拆就拆”,这对有关方面来说,是鞭策,也该是彻查违建、严厉追责的动力。

       如今,地方政府已经介入,要求省、市相关部门与广铁集团对相关问题研究处理。违建被早日拆除,或许已无悬念。而谁该为乱象担责,这类问题也该有解。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