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观察评论>> 读懂“村医集体辞职信”反映的真问题

       近日,河南省通许县朱砂镇36名村医的集体辞职信引发热议。村医在辞职信里说:“我们工作压力越来越大,上级拨款越来越多,到村医手里的钱越来越少,工资发放不到位,上级层层克扣,现在我们村医已经生活不能自理。”

  7月8日,通许县官方发布调查情况通报称:村医的主要诉求是负担过重、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补助资金和基本药物补助资金拨付迟延。村医反映的“报新农合要扣30%的报账款,5%的保证金”“基本药物价格成倍加价”等问题,均不存在。

  村医们反映的一系列问题,官方认为并不存在。但公众再听一听他们的声音,也很重要。事件或许画上了句号,但村医“集体辞职”引发的社会讨论不宜就此结束。

  村医们若真的都辞职了,农民去哪儿看病?村医、村卫生室,和城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职能相似,承担着居民感冒发烧、头疼脑热、慢性病日常诊疗以及跌打损伤应急等最初级的医疗服务。村卫生室若关门,农民大病小病全都去医院,患者不方便,医院也承受不了。

  在城市居民习惯到大医院看病的当下,村医对于满足农村医疗需求的重要性,恐怕只有农民最清楚;村医承担的公共医疗任务之繁重、工作的辛苦与报酬的不对等,也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通许县官方通报称,村医们反映的“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工作年年加码,村医工作不堪重负”的问题不存在。即便不是“年年加码”,现有的负担是否足够沉重?这依旧值得关注。

  网上曾有村医吐槽说,村医承担了太多的行政任务,比如村民慢性病随访、村民医疗信息档案与档案更新、预防宣传……繁重的基层公共卫生任务,与村委会、社区门前都挂着几十个职能牌子的情形如出一辙。

  2018年11月,人民网地方留言板上,某地一位村医给省委书记留言说:自己在这个岗位8年了。我们每个月500元的工资,在现在的社会真的无法生活!也没有什么养老保险,我们以后怎么保障?以后出路何在?官方回复称,将千方百计增加乡村医生收入——这种官方表态,非常重要。事实上,村医流失。村卫生室荒废的现象,恐怕不是个别现象。

  如何稳定村医队伍,满足村医群体的合理诉求,显然应该成为地方政府和相关部门的一项课题。36名村医反映的问题即便不实,也不妨碍进一步讨论他们的某些诉求——在提高村医待遇方面,有关各方多作一些务实的努力。村医待遇与农村医疗卫生事业发展在同一概念中,二者应得到同等重视。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