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观察评论>> 把乡村振兴的“C位”留给教育

       任宗毓,河南省平顶山市鲁山县赵村镇堂沟村小学一名乡村教师。身体残疾的他,坚守在国家级贫困县的农村讲坛38年,培养了40余名大学生,代课费从9元钱涨到现在的1000多元钱。日前,任宗毓被告知入围2018马云乡村教师计划提名者名单。(1月9日大河报)

  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在最广阔的中国农村,大概有难以计数的“任老师们”。若非马云乡村教师计划等加持,他们可能一辈子籍籍无名;若非公益基金关注,他们可能仍是独自打拼着。任老师的想法有二:“让孩子们走出大山”,他们才有机会;“让孩子们走出大山”,我就知足了。前者是职业价值之梦,后者是人生理想之暖。

  乡村师范生、乡村教师、乡村校长——构筑起中国乡村教育的恢弘版图。用再多的溢美之词,送给这些乡村教育的奠基者和引路人,恐怕都不为过。比如有数据统计说,中国有20万乡村校长,他们背后是300多万乡村教师和数千万乡村儿童。“在中国的发达城市,一个校长可能就是校长,但是在偏远的农村,一个校长就是一个地方的教育部部长”。同理,一个教完语文还要教英语和体育的乡村教师,可能就是几十个孩子的“大世界”。他们为农村教育殚精竭虑,他们一辈子最大的愿望可能和任老师一样世俗,“退休前能入编制,老有所养”。

  从德国到欧盟,从韩国到日本,乡村建设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经之路。在这条大道之上,人才必然是振兴乡村的“C位”。离开了人,再多财物的投入都只是冰冷的要素:乡村教师教得好、乡村校长留得住、师范生下得去,乡村教育才能成为撬动乡村振兴的支点。这是中国教育的新时代,亦是乡村教育的新时代。仅仅以过去的2018年为例,《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出台,《教师教育振兴行动计划(2018-2022年)》、《教育部直属师范大学师范生公费教育实施办法》、“新时代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等先后实施;在第34个教师节当天,召开了新时代以来第一次全国教育大会……在我们足够关心中国教育与乡村振兴的今天,有必要将更多的关切、更暖的关爱,送达“任老师们”身边。

  贷款办学的校长、给孩子买鞋的老师,不仅影响了一代农村子弟,更展示了乡村教育发展的无限可能。正如业界所言,“一所好的乡村学校,甚至能激活整个乡村。”我们需要的不是感动与感恩,也不是踩着贫苦与疼痛前行,而是像乡村系列计划那样,去改良与改变、去反哺与影响。一个民间的公益计划每年产生20个获奖的校长、100位获奖老师,究竟能多大程度改变乡村教育?这个问题,大概就像我们追问“任老师们”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有影响、在改变,让这种影响与改变生成乡村振兴的力量,每个任老师和公益基金都功不可没。

  把乡村振兴的“C位”留给乡村教育,在公共治理力有不逮的时候,集结社会力量,让每个乡村教师都能发热发光——因为,每个乡村教育者都会是一首诗,带孩子们去到更浩荡的远方。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国土资源部  发改委  卫生部 交通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