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观察评论>> 传承优良文化还可以更走心

       手抄10万字的繁体字课本,这样的大学作业到底是为了磨炼内功,还是在做无用功?这是日前一名扬州大学学生微信朋友圈照片引发的争议。照片中,这位历史专业的大一学生,坐在密密麻麻数十页白纸黑字的作业中间,展示完成结果。对此,任课老师表示,自己在清华大学博士求学期间,抄书也占了学习的很大比重;作为老师布置这份作业的目的,是因为“抄写的过程,也是自身知识积累的过程,能加深我们的记忆和理解”。

  正如相关报道所列举,类似的“繁体字抄书”作业,此前也有高校老师布置过。比如,2007年复旦大学一位老师在教授《国学经典老子》课程时要求,106名选修学生必须用繁体字抄一遍《道德经》,否则就拿不到课程学分;2015年浙师大人文学院一位老师在《中国古代文学》第一节课就布置作业:所有人任选一部古书,用竖排繁体抄写并附上注释,明确这将占到期末考核成绩的40%,且字迹工整、注释正确、抄写完整、内容较多会得到高分。很多中小学生都曾被老师教导:“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这突出了抄写在强化学习记忆方面的重要作用。所以,如果说“繁体字抄书”作业一点用都没有,显然太过偏激了,然而,是不是也如另一些人强调的那么重要,特别是能够“成为一个人的文化积累”“跟传统文化相关的专业都应该如此”,同样值得细加审视。

  支持这种作业者,一个主要观点是“潜移默化说”,即学生抄写时认识并熟悉了更多繁体字,加深了对内容的理解,有助于今后学习以及理解传统文化。稍加思考一下人的学习过程和大学学习特点,不难发现这有点想当然。通常,学习上的“潜移默化”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不是抄一本书就能得到实质性提升的。何况一旦是选修课,有人出于兴趣爱好,也有人是为了“混学分”,抄起书来“有笔无心”就更谈不上“潜移默化”。特别是,抄一本书就能得到40%课程成绩,比起写一篇过得去的论文来说,简直太“省脑”了。报道提到,上述几门课程全部学生都完成了这份作业,但并不能成为这种作业形式必要性以及具有“潜移默化”效果的真实反馈,因为只要强度适中,估计学生们十有八九都不会反对。至于有人提出键盘敲多了导致“手生”、抄书可以练字,就更无法成为“繁体字抄书”必要性的充足理由了。

  抄书固然是一种学习方法,但将其作为一项学习成果来展示、夸大其重要性,甚至推而广之,则难逃避重就轻、投机取巧之嫌。繁体字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但传统文化的基因更多体现在学生们所学课程的字里行间,而不止于承载和传达意义的文字形式。与其把时间精力浪费在抄一本书上,倒不如督促学生精研课程内容,哪怕读懂读透一个篇章、一个段落。在这个过程中如果遇到繁体字不认识,学生自然会主动去学习;如果从文字中参悟了义理,倒更能激发学习兴趣。大学人文教育不是小学生识字,理应更重义理的研读发现,从中获取心得感悟、形成观点方法。动辄把抄书当作一个郑重其事的学习过程,恐怕是任课教师的一己之愿而已。

  激活和传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是国家软实力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当下的一个时代课题。近年流行的讲国学、读经典,乃至电视上的诗词大会、如果国宝会说话等,都是沟通传统与现代的喜闻乐见形式。但有些似乎是把教育者的一己之愿推而广之的做法,就很有形式主义的味道。比如,有高校面向全体学生举行“汉服”毕业礼,乍看起来挺重视传统文化,但如果仔细想想“汉服”是不是传统文化核心内容,以汉文化代表中华民族文化是不是理解上过于狭窄,传承传统文化的重点是形式上的“复古”还是推动精神血脉的现代延伸,难免让人看得莫名其妙了。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