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观察评论>> 谭氏祠堂被强拆折射古建筑保护之殇

       近日,一则“谭嗣同位于湖南省浏阳市浦梓港的祖祠谭氏家庙遭遇强拆”的消息流传于网络,迅速引起网友热议。一来,谭嗣同可谓家喻户晓,按常理,如此古建筑应该得到保护。二来,“强拆”一词颇为引人注目,显示拆迁过程似乎并不平静。

       不过,拆迁方也拥有较为充分的理由。6月19日,谭氏祠堂所在地荷花街道发布声明,称浏阳市文物管理局进行了详细考查、论证,证明浦梓港谭氏祠堂并非谭嗣同祖祠。2014年8月,湖南省文物局给出的相关文件就指出,谭氏祠堂不予认定为不可移动文物。

       那么,谭氏祠堂不受保护的原因是什么呢?据当地村民介绍,该建筑内一直有人居住,而且,“谁家建房或是家中缺个什么东西,就直接来祠堂拆。”可见,谭氏祠堂长期未能得到妥善保护,以致房屋结构受损,失去了应有的艺术和历史价值。失去原貌的祠堂,自然不值得保护。

       但这一状况既已存在多年,为何有关部门一直听之任之?直到谭氏祠堂已被毁坏殆尽,文物局以及专家方才介入,进行考察、论证。试问,此时的调查结果还有几分参考价值?据《浏阳县志》《浏阳乡土志》等资料显示,谭氏祠堂始建于明代嘉靖二十三年甲辰孟夏,兴毁多次,现存祠宇为清光绪年间重建。有400年历史的祠堂,即使不与谭嗣同有关,也是珍贵的古建筑,怎么能说拆就拆?

       一旦游离于官方保护名册之外,文物似乎就只能面对任人鱼肉的悲惨命运。不久之前,张养浩故居遗址被规划建住宅,同样引来舆论的广泛关注。和谭氏祠堂一样,在均未得到官方承认的情况下,它们只能由族人自行组织保护。平心而论,集合社会力量解决公共管理资源掣肘、能效不足的问题,确实是个好主意。但政府与民间若不能通力合作,明确保护文物的职责,只会造成某些文物自生自灭的恶果。如果不能尽快攻破这个难题,浏阳甚至其他地方还有多少古建筑可拆?

       令人忧虑的,还有相关部门的工作方法。谭氏祠堂已然残破不堪,竟还要采用“强拆”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怎能使周边群众心安?古建筑多年来未能得到妥善保护,按理说,相关部门应该想方设法抢救遗迹,能救下一些文物是一些。可事与愿违,谭氏祠堂在蛮力作用之下,整体化为废墟。事到如今,再列举出文物局和专家的论证,只是为这出古建筑的悲剧平添几分讽刺罢了。

       谭嗣同是戊戌六君子之一,是近代著名政治家、思想家,维新志士,也是浏阳不可或缺的重要历史人物。历史文物保护不应沦为名人后代与相关部门的相互指责、批评。从现实情况来看,谭氏祠堂属于危房,也就确有改造的需要。但是,改造和强拆有着本质上的区别。面对日渐残破的古建筑和文物,有关部门更应多一点耐心。短期的经济利益与长期的社会效益孰重孰轻,实无需多言。为了尽快完成拆迁工作而出此下策,是缺乏长远眼光的表现。

       文物属于全中国人的宝贵精神财富,事关中国传统文化的普及和传承。据介绍,近三年来浏阳市政府在文物保护投入上逐年增加:2016年6887万元,2017年7860万元,今年因争取上级项目多,预计达2.5亿元。既然如此,何不为谭氏祠堂争取一个更好的结局?无论在不在官方保护名册,文物都值得被温柔以待。简单粗暴的处理方式、非此即彼的思维模式,可能会使更多处于灰色地带的谭氏祠堂毁于一旦。到那时,后辈只能在废墟前哀叹今人的不作为。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