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观察评论>> 特大恶性案件本不该受时效限制

       1995年11月29日凌晨,湖州市织里镇闵记旅馆内,老板夫妇及孙子三人,以及一名山东籍旅客被发现死于房间内。持续追凶22年后,2017年8月,湖州警方先后将嫌疑人汪维明、刘永彪逮捕。被捕前,因超过刑事追诉期限,最高法于2017年12月29日核准追诉该案。(6月9日《新京报》)

  一边是罪大恶极的杀人犯,直到22年后案情才真相大白,一边是此案已超过20年的刑事追诉期限,意味着罪犯具备了“豁免”的资格。

  两名杀人犯被抓时并不紧张,因为他俩深知,法律追诉都有时效,换言之只要超出了规定的年限,就可以逍遥法外。现在杀人犯的如意算盘被彻底打翻了,当地警方报经最高法核准,保留追诉该案的权利,这个打破常规的举动深得人心,令人拍手称快。

  虽然此案已过去了22年,但是该案的恶劣影响至今犹存,一次就有4人被杀,回想起来仍然令人胆战心惊、不寒而栗。如果不予追究,显然难平民愤,也有悖于法律的公平与公正。

  笔者以为,法律是刚性的,相关规定必须受到尊重与无条件执行,可是刑事时效期限的设置,却在某些方面“保护”了罪犯,这显然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结果。有人为此感到困惑与不解,既然法律有追诉期限,为何又予以推翻,其实很多人对“追诉时效”并不了解,法律规定,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经过20年。如果20年以后认为必须追诉的,须报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可见,此案再审,是有法律依据的。

  在我看来,对于超过刑事追诉期的重特大案件,不该受到时效的限制,也无须报经最高法的核准,阻断了罪犯的幻想,不再有任何侥幸心理,对预防犯罪、震慑罪犯无疑产生深远的影响。建议某些法律条文予以修正,尽快立法明确,将追诉权直接交给地方法院,对于此类恶性案件,不管过了多少年,依然适用从重从快处理,如此才是对法律的敬畏。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国土资源部  发改委  卫生部 交通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