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观察评论>> 读懂“蹭网农民工”的情感需要

       上海某工地上,河南人葛远征被称作“老葛”,几乎没人知道他的全名。前段时间,劳累了一天的老葛照常去地铁站蹭免费Wi-Fi跟家里人视频通话,被人拍下视频传上网络。据1月15日《新京报》报道,在葛远征所在的工地上,像他这样去地铁站“蹭网”的农民工还有不少。

  农民工也有精神诉求与情感需要,“蹭网农民工”不过是以一种更显性的方式将这种需求呈现出来。许多人被其打动,就在于他触动了人们内心深处关于家庭和亲情的柔软地带。

  “蹭网农民工”其实是这个群体生存状态的一个缩影。尽管农民工在市场中的收入、待遇逐渐提高,“建筑工月薪超白领”并不新鲜,农民工却依然想方设法压缩自己的生活开支。农民工也有和家人亲情互动的诉求,颇具“时代感”的视频聊天为他们提供了一种低成本、高效率的渠道。蹭小区的Wi-Fi也好,蹭地铁的免费Wi-Fi也罢,看上去不那么体面、光鲜的方式,饱含着农民工对合家团圆的向往与渴望。

  曾有调查显示,53.7%的农民工缺乏业余文化生活,60.9%的务工企业没有文化娱乐设施。一方面,农民工脱离了原有的社会关系网络,社交圈子、生活圈子相对封闭;另一方面,随着市场化和商品化进程,许多精神文化活动都需要花钱。对不愿意、不舍得消费的农民工来说,文化生活难免单调。

  农民工身上,投射着社会流动的集成影像。有社会学学者指出,农民工进城之前生活的圈子是他们的“乡土世界”,进城之前所想象的城市生活是他们的“想象世界”,进城后生活于其中的客观现实世界是他们的“城市世界”,对真实生活的不断适应是他们的“实践世界”。

  许多已经不再年轻的农民工,往往承载着一个家庭的希望。他们上有老下有小,甚至有的已经有了孙辈。支付孩子的教育费用、赚钱盖房子、帮助儿女成家或者为自己储备一些养老钱,他们为了多挣钱不辞辛苦,自己的生活却很节俭甚至吝啬。旁观者可能觉得“蹭网农民工”艰辛和悲情,他们自己可能认为比以前好多了。

  小小的手机屏幕,犹如一根纽带,一头连着城市,一头连着乡村。农民工的精神家园除了需要亲情互动,还需要更丰富的业余活动,以及被尊重、被认同。这是诸多人努力的方向。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