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观察评论>> 停车管理员卷款怎能让车主买单

      市民朱先生反映,去年11月以3000元年费价格租下宣武门东大街路旁的一个停车位,没想到月底停车管理员失联,更没想到如今管理员所属的宣联停车公司称,前停车管理员携租金跑路,要求车主重新缴费。停车管理公司负责人宗先生昨日回应,车主需先交两个月租金保留车位,如公司追回损失会及时退钱。(《北京晨报》1月13日)

  从法理上看,停车管理员在卷钱跑路前,仍在履行其职务。车主既然已缴纳租金,租金即为停车公司所有。此次事件理应算公司内部失窃,怎能由车主买单?但凡有一定经营经验的企业,都不会下此决策,停车公司的所作所为可能有其倚仗的霸道理由。

  众人皆知,即便在有理的情况下,走法律程序,还需要一定的时间,这就为停车公司强收车费,制造了有利条件。事实上,据北京市交通委员会,于去年八月份发布的调查数据显示,宣武门东大街为“严重缺位区”。换而言之,倘若车主不肯继续缴费,恐怕在短期内,也无法找到合适的车位。面对停车公司的无理要求,想必有部分车主也不得不屈从停车公司,以求得车位。

  同时,此次事件,对停车公司来说,也绝非坏事。在北京市停车位日趋紧张的情况下,停车管理员失联,也给停车公司调整价格重新收费,制造了一个很好的借口。将过去一年的收费项目,改为按月逐段收费,其整体价格必然会增长。事实上,已有车主向媒体反映,停车公司所收费用已由过去一年3000元改为一月360元,增长幅度约44%。

  退一步看,即便警察找到失联的停车管理员,所能回收的租金,恐怕也没有失去的那么多,且必先归还于停车公司手中。假如停车公司封锁消息,或车主没有及时追究,这笔费用的处理,有很大的风险会“不了了之”。总而言之,只要停车公司能收到车主额外缴纳的费用,它就处于“不败之地”,这对车主来说,不是好事。涉事停车公司作为一家成立了十数年的老牌停车服务企业,如此作为实属不该。

  对此,我们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构,可不能视若无睹。毕竟,就目前来看,车主群体还处于弱势。哪怕数十名车主联合处理,面对维权过程中的复杂问题,也不一定能坚持下去。停车公司的所作所为,是公开欺诈消费者的恶意行径,若针对性的执法监管不到位,难保会有下一次类似的事件的发生。

  失窃租金不是羊毛,广大车主也不是绵羊,停车公司怎能玩起“羊毛出自羊身上”的套路?可能停车公司最大的损失不是些许资金,而是消费者的信任。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