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观察评论>> 超级中学战略制造了“零一本”的县中

  广西凤山县是国家贫困县,去年,凤山县唯一的高中、凤山县高级中学创造了“零一本”的历史——没有一名考生达到重点大学投档线。今年1133名考生中,达到一本线的只有两名,占比不到0.2%。

  这是我国贫困地区县中的极端现象,但折射出基础教育的现实困境:各地在省会城市或地级市举办超级中学的战略,对各县的教育资源产生“虹吸效应”,令县中办学陷入困境,贫困地区的县中处境尤为艰难。虽然不能简单以升学率评价学校办学,但在农村家庭把考大学作为接受高中教育的重要目标时,必须重视这一问题。

  县中凋敝,是当前很多省市基础教育的共同现象。对于这种现象,有一些超级中学校长认为,这符合市场竞争规律:优秀老师和学生都要向“高处走”,而且,超级中学面向全省招生,兼顾对贫困地区的教育“扶贫”。

  从县中的现实处境看,这似乎有道理。像凤山县中,学校办学条件艰苦:十几位教师合用一台电脑;学校每年都有十几位教师离开,年长的教师以专科、函授本科学历为主,年轻教师基本毕业于三本院校。这样的条件怎么能留住优质生源?据报道,近几年,凤山每年中考后有大约70名“A+”和200名“A”等级的考生、“一本的苗子”流向外地。

  按照这所县中的办学条件,不让优秀学生到更好的学校读书,家长不答应,社会舆论也不答应。但是,很多人没有思考形成这一局面的原因,反而对超级中学招走优质生源表示“感激”,认为这为贫困地区学生提供了考进名校的机会。

  其实,毁掉县中的正是超级中学办学战略。不调整超级中学办学战略,基础教育生态会被严重破坏。县中凋敝,会产生十分严重的后果。

  当省城中的重点中学,或全省范围内的名牌高中,可以通过各种手段面向全省招生时,本来办学资源就有限的县中,是难以“招架”的,而优质生源从县中流失,汇聚到超级高中,会迅速拉开办学差距。超级中学从各地挖来最优质的生源,以耀眼的升学率,尤其是名校率,受到学生和家长追捧,而县中升学率,尤其是名校率快速下跌,办学就此陷入恶性循环。

  各县的政府官员与教育人士都会为县中的凋敝感到心痛,耐人寻味的是,他们很少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比如对教育的投入不够,教师待遇太低,基础教育整体办学质量不高,而会把原因归于生源流失,即超级中学在全省抢生源。也就是说,超级中学的存在,给一些地方政府不重视教育投入提供新的理由:以前,各县都特别重视县中建设,现在,“再怎么办也办不过超级中学”,“好苗子”都走了,大家对办好县中的愿望也没有那么强烈了。

  除部分尖子生可到外地读书外,大部分学生还得在本地学习,更多人接受的高中教育其实更差。有的学生认为自己无望考进全省好高中,只能在当地高中读书,读完后考不进好大学,那还不如不读高中。所谓超级中学给农村生进名校的机会,完全是假象,能去超级中学上学的农村生只是少数,而且他们要付出比在县中求学更大的成本,有的需要从小就到城里读书以便中考能考上超级中学。

  对于一省所有学生来说,超级中学除了重新分配高考利益的蛋糕,并没有做大高考蛋糕,拯救我国贫困地区的县级中学教育,必须调整超级中学办学战略,让县中走出恶性循环。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国土资源部  发改委  卫生部 交通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