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观察评论>> 环保督察还需转向机制问责

  近日,中央第六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西藏,至此,中央环保督察对全国各省(区、市)实现全覆盖。

  2015年7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环境保护督察方案(试行)》,明确建立环保督察机制。2016年1月,中央环保督察组率先在河北开展为期一个月的试点。如今,中央环保督察已覆盖全国31个省区市。

  中央环保督察不只动于九天之上,也沉于九地之下。通过大量的文件核查,现场检查,结合公开征集到的数以万计的公众投诉举报,一批长期被掩饰的问题得以通过中央环保督察曝光。

  在全面督察外,环保部还组织专项督察,从全国征调的5600名环监人员,正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开展为期一年的大气污染专项督察。环保部官微每日进行的督察汇总,涉及企业数量之多,违规比例之高,都让各界对污染防治的必要性和挑战性有了新的认识。

  在中央督察所向披靡之际,也有必要看到挑战:中央派员直接大规模督察,毕竟属于非常手段,恐难实现日常化;压力传导中,一些地方平时不作为,面对可能影响乌纱帽的中央督察,却又陷入乱作为、滥作为;曾经在环保约谈中“如芒刺在背”的官员们,也因法不责众而出现了麻木情绪;而大量个案在集中清理过后,也存在反弹担忧。

  凡此种种,显示中央督察和清理的重点,需要从个案问责转向机制问责,完善属地管理。就以近期因污染事件引发关注的湖州市为例,当地民众反复投诉,问题却迟迟没能得到有效跟进处理。这背后反映出的,是管理机制上的巨大漏洞。

  根据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和自然资源保护协会新近发布的120城市污染源信息公开(PITI)指数评价报告,在公众环境投诉举报信息公开项目上,有些城市的得分竟然为零,意味着这些依法应向公众发布的信息,被“深藏闺中”。而文过饰非导致的社会监督缺失,也让环保部门无从借力摆脱地方干预。

  环境管理机制上的问题,绝不限于一时一地。从大气污染治理看,新《环境保护法》要求各地级市公开重点排污单位名录,新《大气污染防治法》则明确规定名录上的涉气企业安装自动监测设备并实时公开,但PITI指数年度报告显示,全国仅有12%的废气重点排污单位依法开展了实时公开,而多地甚至根本未把主要排放源纳入重点企业名单。一些地区在应对督察中出现“打苍蝇而不打老虎”的现象,和上述信息缺失不无关联。

  干将发硎,有作其芒,环保督察携中央权威,破解一批引发各界关注的个案应可以预期;但动用如此宝贵而有限的资源,更应重在问责地方政府长期存在的管理弊端,包括问责某些城市投诉举报机制的缺陷,以及问责各地迟迟不执行《大气法》中对重点企业信息公开做出的规定。唯其如此,才能确保在督察收官之后,建立有效的环保属地管理,实现基于环境法治的长效治理。

  (作者系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国土资源部  发改委  卫生部 交通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