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观察评论>> 解决第一代农民工养老问题影响深远

  据媒体报道,中国第一代进城务工的农民为了中国的现代化建设走出了农村。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没有能力融入所务工的城市,也无法从不断扩大的社会保障网络中受益。现在,他们面临着在人生暮年仍要继续工作的前景。

  这个问题早在若干年前就已经暴露,其中建筑业是这代农民工最主要的职业,也是最艰苦、最危险、最缺乏保障的职业。相当一部分农民工在建筑业结束了他们的“农民工”生涯后,又回去当种地的农民了。尽管从收入来看,当农民工比当农民有所增加,但是,不断攀升的物价,也让他们的收入并没有形成有效的购买力。相反,没有社会保障留下的“后遗症”,则是这些收入根本无法弥补的。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只能顶着已经花白的头发和已经难以站直的腰板,继续依靠种地维持生活。这就是第一代农民工的基本现状。

  在第一代农民工当中,也有一些通过转型,如从事买卖、经营等留在了城市,甚至有少数人因为当上了包工头而变得富有,但是,能够实现这种“转型”的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农民工在达到一定年龄以后,都回到了原籍去种地。

  不知从何时起,出现了民二代、民三代不愿再从事建筑业等繁重劳动的,且对收入要求明显高于父辈的现象。这些年轻人在文化、技能、见识等方面不同于他们的父辈,他们已经有能力可以对过于繁重的劳动与不高的收入说“不”。

  对劳动条件和收入标准说“不”,不是民二代、民三代没有他们父辈们的吃苦精神,而是他们更加注重自身权利的维护,更加注重他们也是平等的劳动者。要想让他们继续从事他们父辈曾经从事过的工作,就必须改善劳动条件和提高收入标准。否则,很多工种可能就真的找不到人了。

  城市的房价涨了那么多,开发商等从以建筑业为基础的房地产开发中获得了那么多的收益,对从事建筑业等的农民工提高收入标准并改善劳动条件,尤其是为他们建立社会保障制度,应当是政府与企业的自觉行动。相关法律已经对农村居民和城市居民的“身价”进行了重新界定,“同命同价”等也已经形成共识。

  民二代、民三代当然也有权利向他们追求和向往的生活、劳动、收入等转型,也有权利伸张自己的权利。在这样的情况下,解决问题的钥匙也自然而然地应当在政府及其职能部门、企业手中去找。而第一代农民工回到农村后的生活没保障、没着落,也从一个侧面加深了民二代、民三代对自身权益维护的理解和选择。如果不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解决第一代农民工的社会保障问题,不让民二代、民三代从他们父辈的晚年生活中看到希望,他们的选择,可能会更加“挑剔”、更加让城市人难以接受。

  挑战无处不在,民二代、民三代的挑战,是对执政者思维和认识的再考验。虽然从2009年起,各级政府也推出了一个农村养老金计划,向60岁以上的老人每个月发放养老金。同时,还推出了农村医疗保险办法。但是,从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等的水平和标准来看,显然是无法满足广大农民的基本生活和医疗需要的,更多的只是一种道义和方向。要让民二代、民三代有足够的信心,则需要进一步提高广大农民、尤其是民一代的社会保障水平。

  面对第一代农民工遇到的问题,以及民二代、民三代不愿再无私奉献和无条件接受城市人安排的生活,只有认真地去解决问题,而不是指责。指责,只会让民二代、民三代提出更高的要求。到时候,劳动力成本会上升更快。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