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观察评论>> 纠结税负名相,不如和企业“同甘共苦”

  李克强总理超越税费,在更广义的范围,要求切实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切中了企业“降成本”的要害之处,比减税降费更能说到企业家的心坎上。

  “的确,我们主要是各种名目的‘费’太多,以及制度性交易成本太高,确实要进一步加快减轻企业负担。”1月13日,李克强总理在主持召开的座谈会上表示:今年要在降低收费等非税负担方面,让企业有切身感受。这对税负轻重之争的“定调”,引发广泛关注。

  前不久,宗庆后、曹德旺等著名实业家对降低企业负担的论述,将企业税负问题带入公共视野,也引发了税负高低的争议。但争论“税”或“费”意义不是太大,反正对企业而言都是负担。

  现在李克强总理一锤定音——要求政府既减税又要降费,为给企业减税降费腾出空间,并“让企业有切身感受”,这既对之前的“大讨论”做了回应,也反驳了某些“不着调”的论调,还给许多企业家“撸起袖子干”吃了定心丸。

  实际上,税和费只是企业众多制度性成本中的一部分,少数部门个人的寻租、不作为、乱作为,以及对企业及企业产权的保护不力或是侵害,给其他合法经营的企业带来过多的交易成本。因此,李克强总理超越税费,在更广义的范围,要求切实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切中了企业“降成本”的要害之处,比减税降费更能说到企业家的心坎上。

  企业是作为不断“内化”交易费而存在的,交易费用的高低决定了企业的生死存亡。

  这种“存亡”,取决于两个方面:一是企业“内化”市场交易成本的能力大小,如企业较强的创新能力能降低市场交易成本;二是“外部”交易费用的高低。也就是总理所指出的,企业各种名目的“费”太多,制度性交易成本太高。若是超过企业的“内化”能力,企业家也就放弃“交易”。

  企业在一定范围内能够“内化”部分市场型交易费用,而管理型交易费用(税费等)、政治型交易费用(腐败等),则是政府“内化”的职责。这也是总理说政府要真正与企业“同甘共苦”,真正过“紧日子”的缘由所在。

  一国经济并不是土地、技术、劳动力、资金等生产要素的简单叠加。为什么一些国家富裕而一些国家贫困?生产要素并不能完全解释。

  新制度经济学家经过大量的对比研究得出结论,发展中国家的贫穷,相当程度上是因为交易费用或经济运行费用十分高昂,进而导致整个经济体系就不可能获得良好的经济绩效。

  在此意义上讲,我国面临着较大的经济下行压力,一些政府部门与其纠结税负高低的名相之争,还不如拿出和企业“同甘共苦”的精神来。切实减税降费、深化改革等降低企业制度性成本,让政府及公职人员“苦”一点、“累”一点,以政府的“共苦”来为企业减负,从而激活企业并促进经济增长。

  此外,市场制度是一种可以节省交易成本的制度安排。只有强化市场制度,通过完善市场制度来约束政府“闲不住的手”,避免过多介入微观经济运行;通过深化政府“放管服”改革,将更多的精力用于优化市场型交易成本,才能真正进一步加快减轻企业负担。

(作者系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