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观察评论>> 乔志峰:保姆虐婴真的只能“道德谴责”?

  近日,一段保姆虐待女婴的视频在网上疯传,视频显示,保姆梁某将10个月大的孩子高高抛起,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线,重重地摔在床上。律师谭德明称在保姆虐待儿童方面存在法律空白:《刑法》里关于虐待的,只说明了是家庭成员,保姆这样情况,不在这个范围内。而且即使是虐待,也要造成一定后果,否则法律也是处理不了的。如果这位孩子家长与保姆签订了合同,且合同中有条款约定不许打孩子,那么可以按违约要求保姆赔偿。如果上述条件不具备,那么确实,对于这种行为,只能从道德层面上给予谴责了。(6月29日《沈阳晚报》)

  保姆梁某居然多次对只有10个月大的婴儿施虐,说她“泯灭人性”恐怕也不为过。对梁某的所作所为,道德谴责是必须的;但是否真如某些律师所言,遇到此类事情孩子的父母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全社会除了“道德谴责”就别无他法了呢?我对此有不同意见。《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3条明确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并处五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罚款:1,结伙殴打、伤害他人的;2,殴打、伤害残疾人、孕妇、不满十四周岁的人或者六十周岁以上的人的;3,多次殴打、伤害他人或者一次殴打、伤害多人的。窃以为保姆梁某的劣行已经涉嫌违背上述第2条和第3条之规定,婴儿父母可立即报案并提供视频等有力证据,力争使无良保姆及早受到应有惩处。

  近年来,保姆虐婴、虐待老人的新闻频频见诸报端。随着社会工作生活节奏的加快,请保姆的家庭会越来越多,类似不良现象如果不能引起全社会的重视,很可能愈演愈烈。保姆行业问题频发,里边当然有某些保姆自身的原因——有的保姆素质低下,有的甚至还可能存在这样那样的心理问题。但更令人不解的是,如此素质低下的恶人,又是如何混进保姆队伍的呢?其所在中介公司恐怕难辞其咎,一方面在招收保姆时未曾严格把关,以至于泥沙俱下、鱼龙混杂;另一方面,更是缺乏对保姆的职业培训和监管,导致某些保姆为所欲为。以此次虐婴事件为例,事隔一周后,婴儿家长高女士再次将保姆找来要说法,不想保姆梁某反而责怪高女士让她再也找不到工作了。更让高女士想不到的是,在两人交谈时,中介依然在给梁某打来电话介绍工作。保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中介公司居然跟没事人似的,还在为其介绍工作,这不是害人吗?也难怪梁某会如此嚣张了!真不敢想象这家中介平时是如何运作和管理的。

  虐婴事件令人发指,必须有个说法。当事保姆必须受到处罚,为自己的劣行付出代价。同时,全社会尤其是政府管理部门也要对保姆这种特殊服务行业加强监管,以维护良好的行风,保护雇主的权益。我建议,对保姆行业应实行“终身禁入”制度,从业者一旦出现虐婴等严重问题则终身不得从事保姆职业。另外,对中介公司更要加强监督,严管重罚,绝不能任其沦为“狼外婆”的“输出基地”。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