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观察评论>> 张天蔚:权力正在把“茅台”酿成一杯苦酒

“茅台”又出新闻了。不过和中石化“天价茅台”不同,这次出事的不是茅台酒,而是出产茅台酒的茅台镇。

据央视《焦点访谈》栏目报道,为了打造“中国第一酒镇”的品牌,茅台镇政府决定把古镇繁华的商业街环茅南路建成“白酒品牌展示一条街”,街上所有商铺都必须卖当地产的白酒,不卖酒的商铺则要立即搬走。

为了实现这一宏伟目标,茅台镇政府雷厉风行, 5月1日贴出通知,要求商户于5月3日前便必须完成搬迁。对于那些猝不及防而来不及按时搬迁的商户,镇政府言出必果,派出“执法”人员,干扰经营、打砸门店、没收货品。以其态度之蛮横、出手之狠辣,如果不是身穿制服,很少有人会相信他们是政府工作人员。

而且,对强制拆迁所及的商户,茅台镇政府既无异地安置计划,也无补偿承诺。这也就意味着,无论被拆迁商户受到多大损失,都得不到政府任何补偿而只能独自承担。这一切绝非商户或媒体的主观猜测,而是有现场指挥强拆的茅台镇副镇长袁仁涛亲口证实。

实际上,这位副镇长在央视镜头前的第一个亮相就足够震撼:“打乱老子的规划,拖延我们好长的时间了……再来影响,涉及犯法的马上带走。”

此后面对央视记者的采访,这位副镇长虽然没有再以“老子”自居,但其将茅台镇视其为“治下”,将其治下百姓视为“子民”的“牧民”观念,仍然难以遮掩。在他的表述中,镇政府的决定,当然代表了茅台镇大多数百姓的利益,少数商户的利益,却是在所不计;如若违背镇政府意志而拒绝搬迁,则便视同“违法”。在这样的思维逻辑中,所谓“依法行政”就蜕变成了“依政府意志行政”,而对在强行推进政府意志过程中受到损失的商户不安置、不赔偿,也就变得顺理成章且有“法”可依。

对这样的官员再讲一次什么叫以民为本,什么叫依法行政,什么叫权力的边界,什么叫尊重公民的生存权、财产权,无异于对牛弹琴,也有辱改革开放30多年来,党和政府在建设现代政治文明方面所做的努力。但是,即使冒着智力和精力都再次受辱的危险,舆论仍然不得不对那位副镇长的蛮横逻辑予以谴责,因为必须谴责的不仅是一位名叫袁仁涛的副镇长,更是他的言语和行为体现出的一种权力思维,一种打着为民做主的旗号而强行推进权力意志的危险逻辑。这种逻辑,已经在“茅台”身上高度凝聚,以致形成了经典的标本。

近年来,一边是茅台酒价格的不断飙升,“茅台”日益与官商两界的奢靡之风建立起密不可分的联系,中石化的“天价茅台”,不过作为极端的案例,让公众的不满找到了宣泄的出口。另一方面则是茅台集团在当地政府的大力“扶持”下,在茅台镇及其所属的怀仁市要地得地、要水得水。在当地媒体的报道中,茅台集团的扩张过程被描写的充满诗意:“茅台美酒诞生之地,理应是风格优美、布局精致的东方酒镇。当地人更愿意向来访者描述他们心目中茅台镇应有的模样——整洁、有序,充满东方酒文化的神韵……关于她的未来,人们愿意用更美好的词汇去描绘。”、“今天,站在茅台总部大厦顶层的天台上放眼望去,以前杂乱无章的居民住宅消失了一大片,而在一片片瓦砾堆上,一座更加现代化的茅台酒厂厂区正在孕育。”但遗憾的是,强行推进“白酒品牌展示一条街”的暴戾过程,却让人看不到一丝当地媒体笔下的诗意;有着袁副镇长和他手下的“执法”人员,谁也无法再相信当地媒体“务实阳光历史性工程,茅台镇搬迁安置好无上访”的浪漫描写。

茅台酒是茅台镇乃至怀仁市的一座金矿,当地政府对其着力扶持、深入开发,本在情理之中,但这种生产、消费两端都与权力高度缠绕、相互勾兑的格局,却可能在茅台酒香日益远播的同时,却把“茅台”这个积淀了复杂历史和情感的文化概念,酿成百姓情感中的一杯“苦酒”。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