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观察评论>> 破坏能出GDP 建筑岂能不短命

   5月11日《中国青年报》旧话重提,再说中国建筑短命一事,引用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曾经说过的话:我国是世界上每年新建建筑量最大的国家,每年新建面积达20亿平方米,使用了世界上40%的水泥、钢筋,建筑的平均寿命却只能维持25至30年。 对私人财产保护缺力。

      就在这篇报道里,例举了大量建筑短命的事例:投资2.5亿元兴建的沈阳五里河体育场18岁“夭折”,亚洲跨度最大的拱形建筑、只有15岁的沈阳夏宫2秒钟内变成一堆废墟……

  我去年到欧洲一游,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看建筑、识建筑、品建筑、聊建筑,并油然而生叹为观止之感。因为,无论皇宫、古堡或是教堂,都历史悠久,保存完好,既是城市名片,人类杰出的艺术品,又是优秀的旅游资源,尤其是这些古老的建筑将逝去的历史都具化了,再没有比这更好的历史教科书了。普通居民建筑也相当有历史,一般都是数代人居住使用,少说也有五六十年,现在仍然整旧如新,住着后来人。而且他们都非常爱惜这些建筑,一年时间内花一定的时间来打理修饰房屋,成了必修功课。

    过去,我们讲中国的建筑寿命短,不及欧洲的建筑长寿,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建筑材料质量问题,中国建筑多木结构,而欧洲建筑多石头结构,所以欧洲建筑容易保存,而中国建筑多不易长期保存。但也不排除中国有很多石结构、砖结构的建筑仍然无法长久保留下来,是因为保护不力的结果,尤其是对私人财产保护缺力。

  其次,过期作废思想也是建筑短命的原因。根据我国民用建筑设计通则,重要建筑和高层建筑主体结构的耐久年限为100年,一般性建筑为50年至100年。因此,我国商品住房土地使用权只有70年,商业地产使用权更少,只有四五十年,财产权不能长期持有,耐久性年限又太低,每个机构,每个人都将产生一种“过期作废”的思想:建筑开发商不会想着要建“永不倒”的建筑,为了节约成本,还要让规定年限内的建筑质量大打折扣;管理机构也难以“从长计议”去严格要求建筑经久耐用;购买者、居住者也只希望在有效期内质量有效,整个社会都处在一种建筑快餐生产、快餐消费的心理之中,要想造出、保存百年建筑,何其难也! 

  官员GDP出政绩观念根深蒂固,也是导致建筑短命的原因。目前地方官员仍然受着GDP考核指挥捧的指挥,为了快出GDP,快出政绩,就要搞建设,当有些东西、比如房屋已经建设好了怎么办,那就拆掉重复建设。相对于平地起高楼创造一次GDP,拆掉再建则创造了两次GDP,一次是破坏带来的GDP,一次是建设带来的GDP。而且,没有破坏就没有建设,破坏反倒成了创造GDP的突破口,所以有官员理直气壮地说,“拆出一个新中国”,一些不该拆的被拆除,成了短命建筑。

  今年,日本发生千年一遇的大地震,这本是人类的悲剧,但是我发现,国内一些专家首先想到的不是人类、日本遭受了多大的破坏和创伤,而是这种破坏将会给日本建设带来机会,进而会创造惊人的GDP,这样,刚刚超过日本GDP的中国,又有可能因为此次地震,被日本反超。从专业的角度看,这不能说有错,但是,却可以看出,“破坏能出GDP”的思维在某些国人的心里已经到了多么可怕的地步。

  只要能提高GDP,哪怕用破坏的手段也在所不惜,这是一种值得警思的思维。(廖保平)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