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观察评论>> 离开城市化建设新农村是舍本逐末

短腿的城市化水平,吸纳不了农村多余的劳动力,制约了农业现代化,农民分享不到工业化的好处,又提高不了种地的效益,收入增长慢,消费自然上不去。投资乏力,消费不旺,哪有不过剩的道理。所以,与其说是农业落后,拖了工业的后腿,不如说城市化滞后,影响了农业,连累了工业。

政府关注新农村建设,其重视程度前所未见,是幸事。笔者刚从意大利回国,看了人家的农村,心中不胜感慨。表面看,中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似乎在农村,但往深处想,根源还是在城市。可以说,没有城市的繁荣,绝不会有农村的富庶。

哪怕粗通社会发展史的人,都知道这样一组对应关系:在狩猎和采集食物的时代,我们的祖先过着流浪的生活;农耕时代,人类开始在广袤的原野上定居下来;而伴随着工商业的发展,是城市的崛起和城市文明的传播。时至今日,一国的城市化水平,已成为经济发达与否的标志。

其实,早在农耕时代,城市就出现了。但那时,它的作用主要是军事防御和举行祭祀仪式,并不具有生产功能,只是个消费中心。城市的规模很小,因为周围的农村提供的余粮不多。每个城市和它控制的农村,构成一个小单位,相对封闭,自给自足。很多学者认为,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是工商业发展的产物。如13世纪的地中海岸,米兰、威尼斯、巴黎等,都是重要的商业和贸易中心;其中威尼斯在繁盛时期,人口超过20万。

工业革命之后,世界城市化进程大大加快了,由于大工厂打败了手工作坊,那些破了产的手工业者、丧失了土地的农民,不断涌向新的工业中心,城市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英、美、德等西方国家,绝大多数人口,都已生活在城市里。这不仅是富足的标志,而且是文明的象征。

勾勒出城市的起源,道理只讲了一半。它的另一半是,城市象个“加油站”,可以为工商业的发展不断注入新的动力。法国经济学家朗索瓦·配鲁克斯把城市比作“发展极”,它能象磁场一样,把生产要素聚集起来,在扩大生产规模的同时,酝酿创新的冲动,造就新的需求。回想英国的工业革命,当曼彻斯特的棉纺机取代了手摇纺车时,资本家迫切需要新型的动力,这最终促成詹姆斯·瓦特改进了蒸汽机;制造棉纺机和蒸汽机,需要更多的钢、铁和煤,因此带动了采矿和冶金业的发展;为了运送煤和矿石,人们又疏通河道,改进筑路技术,发明了汽船和火车。便捷的交通扩大了市场范围,反过来又支持了更大规模的工业生产。

在这一系列改变世界的变革中,城市的作用是中枢性的,和手工作坊相比,它把变革的要求更集中地呈现在人们面前,并展示了广阔的商业前景;没有它的整合效应,创新就不会持续不断的发生,生产力就不会实现“自驱动的起飞”。其实,在曼彻斯特成为欧洲著名的工业中心之前,埃及人就懂得了蒸汽机的原理,并学会了运用它。不过,不是用来纺棉花,而是用来驱动寺庙沉重的大门。

工业化和城市化应该是同步推进的。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一个工业国家,未能迈过城市化的门槛;也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够绕过城市化,走上工业化的道路。而恰恰在这方面,我们是吃过大亏的。远的不必说,光是建国后,就走过不少弯路。不仅用户籍制度“卡脖子”,人为地制造城乡分割,“三年困难”时期,还搞职工下放,“文革”期间上山下乡。原指望通过这种方式,用农业来补贴工业,能赶英超美,更快地实现工业化,可历史开了大玩笑,不仅没赶上人家,反而被拉得更远了。贻误了工业,耽搁了农业,留下一个很大的遗憾。

直到现在,中国仍然是个城市短缺的国家,城市化比率(城镇人口在总人口中的比重)只有30%多,不仅落后于45%的世界平均水平,即使和我们自己的工业化水平相比,也落后20个百分点。这是个畸形的结构,好比一个人,一条腿长,一条腿短,走起路来,必然一跛一拐,气喘吁吁。现在我们不是已经感受到了吗,人均GDP不过1000多美元,就遇上了生产过剩。究其原因,城乡结构失衡难辞其咎。控制城市的发展,阻碍了生产要素的聚集,无形中扼杀了许多商业机会,自然会造成对投资的压抑;短腿的城市化水平,吸纳不了农村多余的劳动力,制约了农业现代化,农民分享不到工业化的好处,又提高不了种地的效益,收入增长慢,消费自然上不去。投资乏力,消费不旺,哪有不过剩的道理。所以,与其说是农业落后,拖了工业的后腿,不如说城市化滞后,影响了农业,连累了工业。

乡镇企业是中国人的一大发明,短短二十多年间,曾创造过1/3的GDP,安置下1亿多劳动力,可谓是异军突起,成就辉煌。我们从中受到鼓舞,并一度认为,离开城市,在农村照样可以实现工业化。现在来看,这条路恐怕还是走不通。实践证明,没有城市作依托,乡镇企业要上新台阶,实在是困难多多:交通不便,信息不灵,人文环境、员工素质都跟不上,别说升级换代,就是维持生存,都不大容易。

摆明的事实是,当一些企业做大后,不少都琢磨着要往城里迁。象杉衫、雅戈尔,原本是浙江的牌子,现在都搬到了上海。我有个朋友,搞校办工厂起家,前两年不惜拆巨资迁到北京。一开始,我还笑话他好大喜功,后来他跟我解释说,企业做到他这份上,小地方根本容不下。单说资金,在北京,只要符合贷款条件,哪怕找一家信用社,贷款三、五千万,根本不成问题;可在当地,即使五百万,都告贷无门,因为银行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其实,他说的还是城市的资源聚集优势。

现在大家都抱怨农业市场化程度低,农产品的商品化比率只有30%,担心这种状况,没法与外人竞争。其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三个农民,养活一个城里人,商品化比率能高到哪里去?即使农民愿意卖,有多少人愿意买?要是反过来,让一个农民养活三个城里人,情况肯定会大不一样。一来是吃商品粮的人多了,二来是农民的数量少了,土地就可以相对集中,发展规模经营,农业的市场化程度,自然会提高。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城镇化就是市场化,激活一个点,能辐射一大片。就象电话局,虽然只是通讯网上的一个结点,但却能覆盖千家万户。要不是通过它,我们能如此方便地与外界沟通吗?城市化正是这个道理,而且西方国家也是沿着这条轨迹兴起的,中国要融入世界,创造新的富足和繁荣,城镇化恐怕是个不二法门。

行文至此,陡然想起年初在云南临沧调研时李国伟书记的话,他说临沧建设新农村,重点是做好三篇文章:落后地区的文章到发达地区做;农业的文章到工业做,农村的文章到城市做。是的,就农村论农村,头痛医头,不可能找到解决中国农村问题的灵丹妙药。出路只一条,加快推进城镇化进程。否则,离开城镇化建设农村,只能是舍本逐末,事倍功半。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