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2014专题内容>>茶话>> 邵念强:古城必须具备三个条件

  邵念强:我们今天茶话的主题是城镇化与古镇。我们担心快速城镇化可能会对仅存不多的古镇产生不利的影响,所以才关注这个话题。我觉得这个话题应该包含两个层面的意思,一方面我们要处理好城镇化与古镇之间的关系,尽可能减少在城镇化过程中对古城镇的损害;另一方面,我们恰恰处于前所未有的造城时代,在规划建设新城、新区时,应该有历史观点和人文情怀,五百年以后、一千年以后,能被我们的后人认为有价值,把它保护下来,成为古城、古镇。而不是很快就把它拆掉。这两方面都值得我们去深思。
  我认为真正的古城镇至少应该满足三个条件。第一,它保留了城市历史风貌、空间结构和城市肌理,它的建筑、街道是从三百年、五百年甚至是一千年前延续下来的;第二,古城独特的历史文化得到了传承。无论是文学艺术,还是餐饮服饰,亦或是婚丧嫁娶、人物事件,能够展示这个城市特有的精神风貌,反映这个城市悠久的人文情怀;第三就是大家都提到的,这个城市的原住民仍然保持或传承了古城原有的生活情境。尽管生产和生活方式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变化着,但仍然可以看到人们在传统的街巷和建筑中从事着现代的劳作和生活,延续着古城烟火。
  对这三个条件再做深入的解读。第一,我们讲要完整地保留古城的历史风貌、街道和建筑,就不允许改造或新建了吗?不是的。随着时代的发展,在古城中往往可以看到不同时代的建筑,甚至包括当代建筑,而且它们和谐地相处在一个空间里,我们能够看到这个城市时间序列的空间的连续变化,这说明古城仍在其生命周期中。第二,我们讲历史文化传承,也就是这个城市要有故事。一个古城光有空间、建筑,没有故事是不可能的,人物也好,事件也好,伴随着这个城市的成长。现代人造的古城,建筑、街道可以做的惟妙惟肖,但是不会有历史故事。第三,要能够展示原汁原味的本土生活情境。三百前、一百年前和现在的人,生产和生活方式肯定不一样,虽然会有一些传统手工工艺技术祖祖辈辈传下来,就像我们在白沙镇遇到的最后的铜匠。但大部分人肯定从事的是现代工业和服务业。这也没有关系,只要有原住民在这里生活就行。如果古城内没有人居住生活,仅供外来人参观游览,那这就是个博物馆;如果古城内都是外来经商的人,那么,充其量这是一个有历史文化背景的旅游商业街而已。
  好,拿这三个标准评判一下我们熟知的古城,譬如,西安号称是千年古城,但它还是古城吗?我们只能在历史文献了解到它宏伟、精彩的历史。现在保留下来的历史建筑已经很少了,能看见的大多是遗址。可以说,西安是一个有悠久历史的现代城市。它已经不是一个古城了。再譬如,最近炒得很火的一个古城——台儿庄古城,台儿庄古城修旧如旧,恢复了古城原有的街道、建筑和城市肌理,建得很漂亮,但台儿庄也不能称作古城,为什么呢?它把大门一封收门票,原住民全部迁出去了,也就是说古城内原住民的生活情境没有了,看不到原住民的生活场景,这是一个古城博物馆。
  这几天在丽江及其周边考察,我的感触很深。可以归纳出以下三点:第一就是丽江的自然资源优势并不突出,包括玉龙雪山景区。她的独特魅力应该还是纳西文化和古城镇;二是丽江市毫无特色,缺乏云贵高原的特质,与古城的文化和建筑结合的也不好;三是丽江古城也就是大研古镇已经不能称之为古城了,现代文明对它的冲击太大了,原住民的生活情景已经很难看到,我们所感受到的是一个热闹非凡的旅游商业中心。但这已经不是我梦中的丽江古城了。换句话说,丽江古城在世界扬名之后,丽江在延展或者发展新城的时候,没有很好地处理古城与新城的关系,两者之间缺乏联系和对话。实际上,丽江的发展应该从古城向外延伸出去,与新城有很好的联系,新城依然能够很好地反映高原城市特质,反映少数民族文化精神。但是我们看不到这种关系,完全是两个独立的版本。
  尽管如此,在大研古城冒雨走了一遭,还是觉得非常震撼。平遥古城、阳朔西街均望其项背。相比而言,束河古镇的古城味道更浓郁更纯粹一些,街道、建筑、院落、不同文化的交融、本土文化的传承以及原住民的生活情景历历在目,显得生动、平和、有趣,令人流连忘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