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獐子岛溢价490%卖海将赚7100万 内部人士问为何贱卖

  近年饱受争议的獐子岛(002069,SZ)依旧在变卖资产、“瘦身”自救。这一次,靠海吃饭的獐子岛决定变卖位于广鹿岛的4宗海域使用租赁权,以及价值不菲的海底存货。这笔1.005亿元的交易预计将为獐子岛增加净利约7100万元。

  此举不仅引发监管层两次发函关注,公司内部也不断传出质疑之声。除了董事罗伟新公开反对,一位接近獐子岛决策层的内部人士也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其看来,这次交易的海域和存货在公司内部尚属优质资产,獐子岛卖资产并非卖得贵了,而是“贱卖”。“公司要瘦身,为什么不卖不挣钱的地方,却挑着挣钱的去甩卖?”提起此事,其难掩气愤。

  对于交易引发的争议,记者也多次致电獐子岛董秘办,但始终无人接听。

  首付款已到账,但交易方公司尚未实缴注册资本

  在连续三次大规模扇贝灾害之后,素有“黄海明珠”之称的獐子岛不得不开启“卖海瘦身”的计划,除了广鹿岛的4宗海域、累计1175公顷的海域承租权,獐子岛亦拟转让其中数10万公斤的底播海参存货。

  根据公司1月3日晚披露的信息,本次资产转让价款合计为1.005亿元,价格系以评估值为参考并经过交易双方的谈判协商。而交易目的则是为了獐子岛加快推行“瘦身”计划,降低资产负债率,进一步控制养殖风险。

  这份简短的转让海域公告不仅引发交易所关注,公司内部对于本次交易的质疑声也与日俱增。  争议之一在于本次獐子岛“卖海”交易对手的身份。记者注意到,在这笔交易对价上亿元的大生意中,獐子岛对买方的选择显得大胆且仓促。

  按照獐子岛公告和其对交易所的回复,本次交易的4家买方公司均成立于2019年12月23日之后,创建时间不足半月,与公司董监高不存在关联关系。虽然交易首付款已到位,但截至2020年1月9日,上述公司尚未实缴注册资本,且交易首付款系各公司实控人及关联人等垫付。

  记者注意到,本次交易为买方公司垫付首付款的自然人高达12位之多,其中除了买方公司的实控人,亦有其“朋友”和未表明关联关系的多位自然人。

  投下反对票提出公开质疑的獐子岛董事罗伟新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獐子岛在这个时间点卖资产,买方又是一系列刚“突击”成立的公司,外界的质疑和他本人的疑虑也是一致的,即这个交易很像是“精心设计”的。

  另一个争议点在于,转让标的评估价值是否合理。公告显示,4宗海域使用的租赁权暨海底存货评估值合计1.04亿元,较账面价值增值490.85%。其中,产品预计销售收入减账面价值及预计捕捞、运输费后的毛利率约为77%,远高于近3年广鹿分公司底播海参毛利的水平。此外,本次评估海参平均单价为268.69元/公斤,远高于广鹿分公司最近3个年度173.10元/公斤的平均价格。

  对此,獐子岛解释称,本次评估的海参既包括成品参,也包括还没有长成的海参苗,因此评估值要考虑苗种海参未来成长所带来的毛利率提升。另一方面,本次评估范围内部分海参尚未长成成品参,后续还将发生成本支出,因此其账面成本低于广鹿分公司最近3年平均账面成本。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海参的评估基准日为2019年12月25日,恰处于冬季海参销售旺季,市场价亦为全年中较高水平。而獐子岛对此给出的评估师意见则为,评估基准日海参的市场价格取决于市场环境,不同基准日资产交易受当时市场状况影响可能存在价格差异。本次评估根据基准日时点市场价格定价,不需要考虑已过时的经营数据。

  内部人士:买方两月前已着手资产交接

  对于獐子岛本次的“卖海求生”,除了交易所持续关注,公司内部也议论纷纷。而不同于深交所质疑产品评估值毛利过高,一位接近獐子岛决策层的内部人士反而直言,广鹿分公司“不该卖”“卖亏了”。

  他对记者表示,对比近年来多次遭灾的扇贝业务,公司的底播海参始终稳定经营,风险是基本可控的。而广鹿分公司目前是獐子岛底播海参业务的主要经营主体。近几年,广鹿分公司一直能为獐子岛带来不菲的利润。

  “公司把厂房、海底存货都卖了,表面看着盈利,其实是很亏的。”该内部人士透露,去年3月后,獐子岛便有经营层开始着手转卖公司位于广鹿岛的相关资产。其还和既定买家承诺,2019年夏季过后不再采捕海参,獐子岛将原封不动地把海域使用权和存货转让给对方。而买方的工作人员早在两个月前便入驻了广鹿分公司并着手资产交接事项。

  据该内部人士测算,眼下广鹿岛相关海域中,存货量是非常可观的。正常经营的前提下,买家接管了这片海域和存货,不出几年便可回本。

  此外,记者梳理发现,此次獐子岛执意转让资产,背后理由的确显得有些单薄。公告中多次提及,转让广鹿岛相关资产是为了配合其瘦身计划,降低资产负债率,并将广鹿岛的经营业务由“底播海参增养殖”模式调整为“整合养殖资源”的“养殖业户+公司”的轻资产运营模式,进一步优化资产结构,提升运营质量。

  但查看獐子岛过去的年度报告不难发现,在公司一众子公司和股权投资项目中,对公司业绩造成拖累的不胜枚举。仅在2018年,对獐子岛净利润影响达10%以上的参股公司中,亏损的便有6家。

  “若要进行轻资产运作,为何不处理一些其他‘重包袱’?在近几次獐子岛的董事会、年会和半年总结中,我都提出建议,要剥离一些‘不必要’的资产。”罗伟新表示,公司着急回笼资金,但很多亏损的公司至今都没有处理。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8月,獐子岛曾披露了一项重组计划,拟以2.35亿元出售子公司大连新中海产食品有限公司和新中日本株式会社的相关股权。但不到一个月时间,这项重组计划便宣告失败。

  对此,獐子岛曾表示,公司仍处在调查预处罚待听证期间,由于会计师及独立财务顾问对公司“最近三年的业绩真实性和会计处理合规性,是否存在虚假交易”等情形没有发表明确意见,因此交易双方同意终止资产出售事项。

  而在重组告吹的情况下,獐子岛似乎已在“卖海瘦身”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多位接近獐子岛决策层的人士对记者表示,除转让广鹿分公司资产之外,獐子岛眼下还在谋划对庄河分公司和乌蟒岛分公司海域等资产的转让。

  记者注意到,尽管2019年A股整体出现了较大幅度反弹,但经营不断“爆雷”的獐子岛,其股价却不断走低。2019年11月18日,公司股价创出上市以来的新低2.36元/股,随后有所反弹。截至1月13日,獐子岛股价收报2.77元/股,公司市值不足20亿元。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