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天广中茂净利锐减 战略股东驰援资金未支付反引内斗

  近日,天广中茂(1.790, 0.03, 1.70%)引入的战略股东所派董事长被罢免,火速引来深交所关注。

  9月5日,天广中茂股东陈秀玉、邱茂国提请召开董事会审议免去高恒远担任的公司董事长职务,而高恒远的董事长职务正是由天广中茂引入的战略股东东方盛来委派。9月7日,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存在控制权争夺。

  高恒远被要求免去董事长职务,或是因战投东方盛来未履行承诺。

  4月27日东方盛来承诺向天广中茂提供不超过2亿元的流动资金借款,但在天广中茂披露2018年巨亏4.52亿元后,东方盛来不仅未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而且也未履行承诺提供资金。

  未等到救援资金,因资金紧张天广中茂的重要全资子公司中茂园林在2018年度部分工程项目陆续停工,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与停工项目有关的存货账面价值达24.53亿元。今年上半年公司的经营情况恶化,营业收入4.58亿元,同比下降72.64%,净利润亏损8634.24万元,同比下降135.33%。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近年来,天广中茂现金流承压,2016-2019年上半年,其经营性现金流分别净流出3.86亿元、5.62亿元、1.6亿元、0.87亿元,合计流出11.95亿元。公司原股东本打算引入股东驰援,却没想到造成公司矛盾不断。

  董事长被罢免被疑存控股权争夺

  9月5日,天广中茂股东陈秀玉、邱茂国提请召开董事会审议免去高恒远担任的公司董事长职务,并改选公司董事长的议案,最终结果是5票同意、2票反对。

  9月7日,深交所火速对天广中茂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存在控制权争夺的事项,是否存在董事会无法正常履职的风险,并且公司公章及部分子公司印章、证照由东方盛来委派人员单独保管,要求公司说明上述行为是否符合公司章程及内部控制管理要求,内部控制是否存在重大缺陷。

  天广中茂股东和董事长高恒远闹到如今剑拔弩张的地步,这一幕均源于去年开始天广中茂向高恒远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东方盛来转让5%股份,引入东方盛来成为上市公司战略股东。而作为回报,东方盛来承诺以其自有资金、外部融资资金或自身其他资源协助天广中茂解决目前面临的12亿元公司债偿付问题。

  2月28日,公司股东邱茂国、邱茂期、陈秀玉还共同承诺将其持有的公司股份的投票权全部授权委托给东方盛来行使,委托期限24个月,不过合作协议特别还规定,在2019年10月前当公司符合可转债等资本运作的条件解决公司债务问题的前提下,公司的公司债问题仍未解决时,委托投票协议自动失效。

  一切似乎都在朝着向好的方向发展,但天广中茂发布2018年年报显示,在业绩变脸后事情进展马上被按下了暂停键。

  4月30日,天广中茂披露2018年净利润亏损4.52亿元,而天广中茂在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业绩快报中披露的净利润与 2018年经审计的净利润差异金额分别为-5.12亿元、-5.59亿元。

  东方盛来称,在股权交割时对天广中茂存在业绩变脸的风险毫不知情,故东方盛来暂未向陈秀玉及陈文团支付余下股份转让款。东方盛来认为,从 2019 年1月23日至今东方盛来仅委派高恒远出任天广中茂第四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其他董监高均为原有大股东推荐或委派。高恒远仅有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头衔,未能实际参与任何经营管理决策。

  而天广中茂则称,1月23日在东方盛来还未实际出资及持有公司股份的情况下,公司对董事会进行了改组,7 名董事中东方盛来委派了2名董事,并由东方盛来法定代表人高恒远出任公司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董事会改组后,东方盛来委派的董事参与了后续全部股东大会、董事会、年度审计沟通会等会议,就公司日常运营、2018 年年报相关事项等参与了决策,故东方盛来不存在对公司业绩变脸的风险毫不知情的情况。

  有意思的是,邱茂国、邱茂期、陈秀玉与东方盛来本来于4月24日签署的《合作协议》,但公司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8月7日天广中茂方才收到东方盛来提供的该协议的扫描件,未收到有协议各方签章的《合作协议》原件。

  上半年净利锐减亏损8634万

  当时天广中茂股东和东方盛来签署的合作协议中还约定,东方盛来向天广中茂提供不超过2亿元的流动资金借款用于解决中茂园林日常运营及工程复工等问题。

  4月27日东方盛来作出不可撤销承诺:于4月30日前向共管账户支付金额累计不低于2000万元,5月31日前向共管账户支付的金额累计不低于1亿元,后期资金根据中茂园林项目的实际进度按需支付。但此后福建证监局分别于6月11日、7月26日对东方盛来采取了责令改正、责令公开说明的行政监管措施,截至目前东方盛来仍未履行上述承诺。

  8月30日,天广中茂公告称,重要全资子公司中茂园林因资金紧张,在2018年度部分工程项目陆续停工,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与停工项目有关的存货账面价值达24.53亿元,占2018年末天广中茂合并资产负债表资产总额的27.45%。

  福建证监局认为高恒远作为东方盛来的执行董事和法定代表人,属于承诺相关方主要决策者,依照相关规定拟决定对高恒远采取如下监管措施:认定高恒远为不适当人选,在本决定作出之日起一年内,不得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人选。

  而且更为糟糕的是天广中茂一直未能盼来东方盛来的救援资金,公司的经营情况急剧恶化。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58亿元,同比下降72.64%,净利润亏损8634.24万元,同比下降135.33%。其中中茂园林实现营业收入1.27亿元,同比下降89.63%;净利润亏损8231.76万元,同比减少143.07%。

  对于业绩锐减,天广中茂称,主要是因为2019年上半年受应收账款回款缓慢、融资渠道开拓不利等影响,公司仍面临流动性短缺困难,园林工程业务方面业务大幅缩减,食用菌业务方面,中茂生物也因资金流动不足,原材料供应较慢,使得产量同比下降。

  2016年-2019年上半年,天广中茂应收票据及账款分别为11.35亿元、16.81亿元、17.28亿元、17.17亿元,同期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分别净流出3.86亿元、5.62亿元、1.6亿元、0.87亿元,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三年半合计流出11.95亿元。

  根据园林行业的特点,随着业务规模的扩大中茂园林的应收账款余额仍可能继续保持在较高水平,一旦出现部分客户无法按期付款或者没有能力支付款项的情况,将对中茂园林的盈利水平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并且一直畸高的应收账款将对天广中茂的现金流产生压力。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