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曲江文旅经营现金流降189%:门票还是缺乏文旅创新心?

  亟待打破收门票。

  9月4日,西安曲江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简称 曲江文旅)回复上交所关于公司2019年半年度报告问询函。文中披露,应收账款中的个人债务人曹鹏,系公司大唐芙蓉园景区管理分公司原出纳曹鹏个人2014年从大唐芙蓉园分公司银行账户非法盗取资金。当年公司年报便显示,曹鹏的应收账款为935.5万元,计提68%的坏账准备。曹鹏个人给公司造成损失达639.50万元。

  坏账不止这些。2019年半年报公司总应收账款6.32亿元,同比增长 24.2%,占流动资产比重近 63%。其中,前三大欠款方的期末余额分别为2.51亿元、2.07亿元以及5127万元,欠款性质为管理酬金,对应坏账准备期末余额分别为737万元、207万元以及939万元。

  公司应收账款已连年增长,而业绩却表现一般,2019年上半年,曲江文旅实现营业收入6.5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3.63%;实现营业利润7399.43万元,同比减少11.62%;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6502.97万元,同比减少8.91%。

  曲江文旅2012年通过ST长信借壳上市,成为国内首创“轻资产”运营模式的综合旅游上市企业,主营业务为景区运营管理业务、酒店餐饮管理业务、旅行社业务、演出演艺业务等。目前拥有国家5A级大唐芙蓉园、大雁塔景区、国家4A级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西安城墙景区等运营管理权。

  截至9月5日收盘,公司总市值20.16亿元,股价9.36元/股,离最高值33.9元/股已下挫7成,即便是离2017年的高点23.52元/股也下降了60%。

  某知名地产分析人士对时间财经表示,类似业绩增长乏力,或说明传统文旅项目中,部分需求已经透支。公司急需向外进行复制拓展,但是文化资源旅游的复制本身难度较大,曲江文艺主打西安的唐朝文化有很大的特殊性。

  时间财经以投资者身份致电曲江文艺董秘办公事,对方回应称,营收账款以公告为准,并否认公司在西安的业务受到外来企业宋城演艺(26.790, 0.20, 0.75%)和华夏文旅等竞争影响。

  常年改造?

  近期古装剧《长安十二时辰》热播,展现了古都西安的深厚唐文化。西安市旅游发展委相关数据显示: 2018年1-12月西安市接待海内外游客24738.75万人次,同比增长36.7%,旅游业总收入2554.81亿元,同比增长56.42%。

  但在西安运维大雁塔、游曲江池、骑行古城墙、逛大唐芙蓉园的曲江文旅,2019年却给不出一个漂亮的半年报。除了营收增加 3.63%,公司营业利润同比减少 11.62%,归母净利润同比减少8.91%。

  对于利润的减少,曲江文旅“三费”提高是原因之一。报告期内销售费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分别达2989万元、7601万元和1150万元,同比增长15.78%、15.64和14.14%。此外,主要原因为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下属西安曲江楼观道文化景区管理有限公司等)业绩较去年同期减少所致。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楼观管理公司总资产8026万元,净资产 656.87万元。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3,483.47万元,净利润-214.73万元。

  此外,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995万元,同比下降-189.13%。对此,公司称主要是本期销售回款减少所致。

  曲江文旅也有过增长靓丽的时期。借壳ST长安上市之际,面对三年业绩承诺,曲江文旅不但实现业绩连续增长,而且每年都超额完成承诺。公司2012、2013年归属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分别为7075.95万元、8575.11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数据分别为6488.96万元、7593.41万元。到2014年后公司业绩迅速变脸,扣非净利润下降70%,直到2018年,公司业绩仍未恢复到2013年的水平。

  近3年,公司景区业务毛利率约为46%、39%和37%,呈现逐年下降趋势,且低于中青旅(12.870, 0.03, 0.23%)、宋城演艺和桂林旅游(5.570, 0.05, 0.91%)等同类型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在营收保持稳定,净利艰难爬坡的背后,或还存在一些调节手段。

  7月,发布了自2012年借壳登陆资本市场以来的首份定增预案,拟募资4.8亿元,用于大唐芙蓉园夜游系列水舞灯光秀、《梦回大唐》演艺、御宴宫的改造提升。

  有意思的是,御宴宫的改造升级似乎没有停。早在2014年,公司便计划总投入320万元对御宴宫进行提升,至2017年,年报显示该项目期初余额仍为229万元,2018年年报中未披露相关信息。

  与御宴宫类似的还有唐华宾馆改扩建项目、海洋极地公园二次提升改造。据公告,唐华宾馆在2015年7月1日起停业进行装修,预计至少要花五年时间才能完成。海洋极地公园二次提升改造项目2016年便披露了预算投资额,到2019年还在计划进行投入。

  据此前《中国经营报》报道,业内人士质疑,持续数年的改造使得曲江文旅可将固定资产记为在建工程科目,由此减少年度折旧金额,影响当期利润。对此,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公司要吸引客户,项目改造升级便是必须的。同时从财务上看,确实存在调节利润的空间。

  异地扩张难

  曲江文旅的业绩主要依赖陕西省内,具体而言又要是靠其拳头产品大唐芙蓉园景区。公司多次在解释营业利润和归母净利润上升时提到下属大唐芙蓉园景区管理分公司等业绩的增加。

  公司对大唐芙蓉园景区的运营模式为,公司受西安曲江新区社会事业管理服务中心委托,代为运营管理大唐芙蓉园景区。管理酬金来源于大唐芙蓉园的门票收益,分为基本酬金和分成酬金两部分。

  据陕西当地媒体报道,大唐芙蓉园已由曲江新区管委会负责在2018年年底前完成“拆墙透绿”,并将在三年内免费对外开放。届时,没有门票收入的曲江文旅或将仅拥有基本酬金,要实现利润增长将更难。

  更何况,曲江做起来唐朝文化旅游项目后,其他企业也过来分一杯羹。曲江文旅旗下的西安老牌演艺项目《梦回大唐》在2005年同大唐芙蓉园开园一同开演,轰动一时,甚至前往新加坡、德国、俄罗斯等国家巡演。目前,西安还有的《长恨歌》、《仿唐乐舞》、《秦俑情》等60余个演艺产品都在争夺《梦回大唐》的眼球。2016年10月,华夏文旅宣布在西安开发旅游综合体。2018年3月,国内“演艺第一股”宋城演艺宣布投资6亿元于西安建设中华千古情项目。

  早前,《梦回大唐》宣布4月8日起停演,原因是《梦回大唐》的设施设备较为老化、科技含量不高、演艺方式较为陈旧,为此进行演出剧场提升改造。

  曲江文旅也早有意布局省外,但是一直未有显著突破。曲江文旅近三年陕西省内业务收入占比均超过96.9%,外省业务占比最高的属四川省,收入最高为1768.34万元,占比也仅有1.31%。

  值得期待的是,今年3月,是文旅产业整合服务提供商西安曲江智造文化旅游产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 曲江智造)正式挂牌新三板。是文旅产业整合服务提供商。曲江文旅持有曲江智造45%股权,为控股股东。

  2019年上半年曲江智造实现营业收入1133.20万元,同比增长5.90%。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6万元,同比增长1661.86%。虽体量较小,但增长前景或可期。或许,这是曲江文旅“走出去”的一个契机。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