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华业资本退市危局:玫瑰系产品辉煌不再 百亿债权难填

  连续12天收盘价低于股票面值,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北京华业资本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600240,以下简称“华业资本”或“*ST华业”)退市已成定局时,8月13日下午,其股价突然翻红重新站上1元,一场华业保卫战正在紧张进行着,据记者独家获悉,目前疑有资本方欲介入。

  8月15日晚间,*ST华业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破产和解的方式,化解公司当前债务。希望通过包括但不限于现金清偿、以股抵债、留债展期、引入战略投资者融资等方式实现与债权人的和解,降低公司资产负债比例。

  “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保住华业不退市,我们会尽一切努力。”华业资本原董事长徐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而华业资本也在积极“自救”,8月14日,华业资本位于深圳市的彩虹新都商场以及彩虹新都裙楼部分物业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进行公开拍卖活动,起拍价2.86亿元。

  8月9日下午,因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处分决定而主动辞去董事长职务的徐红,略带倦容的出现在东四环中路39号楼上,这里正在举行一场小范围的华业资本高层沟通会。当天,新任总经理钟欣和财务总监张曦出席了会议,这也是华业资本高层换血后,新管理层首次公开亮相。

  会上,华业资本总经理钟欣表示:“目前只能在债务重组方面争取尽快出方案,争取与潜在投资人尽快定下来,这是目前来看最有可能支撑股价或者使市场看到信心的方式,未来不排除控制权转让。”

  华业资本曾名为华业地产,曾是一家主营房地产的企业,2015年全面启动多元化战略,将视野扩张到当时最为热门的医疗与金融。2019年9月,一枚“萝卜章”制造的“百亿虚假债权”案,引爆了华业资本潜藏已久的危机。随后,公司神秘实控人周文焕在爆雷前夜出走海外,公司第二大股东失联,董事兼总经理燕飞被刑拘,一夜之间,这个曾靠转型完成华丽转身的企业,却在十五年后的再次转型中惨败,而其耗费十年构建的房地产、医疗、矿业、金融多元化产业王国也瞬间崩塌。

   “玫瑰系”产品辉煌不再

  百亿债权留下巨大资金“黑洞”华业资本将如何填补?根据年报数据显示,华业资本2018年报净利润-64.38亿元。虽然企业业务涉及房地产、矿业、医疗、金融、养老等领域,但目前能够为其带来现金只有商品房销售。据悉,7月4日,华业资本全资子公司君合百年的玫瑰东筑项目正式取得了预售许可证,如果全部售出,预计可为其带来10亿元左右的现金。

  但在记者致电“玫瑰东筑”咨询该楼盘销售情况时,对方回复“玫瑰东筑”目前只有一栋楼在销售,已经销售的仅有30套左右,销售状况并不理想,在记者问及华业资本目前面临的债务问题是否会影响该楼盘正常交付时,对方表示:“目前楼盘已封顶,预计明年6月可以精装交付,资金上没有问题。”根据公开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华业资本房地产项目实现签约金额0.15亿元,同比下降87.27%;实现签约面积0.08万平方米,同比减少79.04%。

  成立于1998年的华业资本,前身为仕奇实业,主营业务是从事中高档西服、精纺面料的加工及精梳羊毛毛条、化纤毛条的生产销售。2004年,由于服装产业利润下滑,仕奇实业“戴帽*ST”,此后,仕奇实业决定转型,并通过收购、资产置换的方式控股了北京高盛华房地产公司,借此进入房地产领域。2005年,仕奇实业正式更名为华业地产,并加快了对其控股的高盛地产旗下项目北京东方玫瑰花园的开发,据悉,该项目开盘当日便实现了3亿多元的预售额,顺利帮助华业地产扭亏为盈,并成功甩掉了“*ST”的帽子。

  2006年,已经完成华丽转型的华业地产,在年报数据中也表现亮眼,根据年报显示,2006年华业地产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12022.55万元,同比增长7447.38%;净利润实现11800.04万元,同比增长938.72%。此时,在房地产领域尝到了甜头的华业地产,快马加鞭先后在深圳和北京开发了深圳东方玫瑰花园、深圳南海玫瑰花园、北京华业玫瑰东方、北京华业国际中心、北京通州东方玫瑰及深圳龙华二期等项目,并且均取得了不错的销售业绩,这是华业地产作为地产开发企业所迎来的高光时刻。

  然而,2008年其地产业务利润出现下滑,华业地产再次动起转型的念头。2011年,华业地产通过收购陕西矿业开发公司,正式涉足矿业开采行业。但这一次转型却并不顺利,根据华业地产2014年年报数据显示,其投资的8家矿业均处于亏损状态,主要原因是探矿权、采矿权尚未达到开采状态,未能形成盈利。

  涉矿失利后,2015年,华业地产再次调整经营架构,将业务重心转向了医疗健康和金融领域,同时将公司更名为华业资本。同年1月13日,华业资本以支付现金2.15亿元收购了捷尔医疗100%股权,交易对手正是李仕林。一年后,李仕林通过实际控制的玖威医疗、满垚医疗、禄垚医疗三家公司以协议转让方式累计增持华业资本15.33%股权,成为华业资本第二大股东。

  根据资料显示,捷尔医疗主要业务包括药品、医疗器械、设备等的销售配送及医疗服务两大业务、主要客户包括重庆西南医院、重庆新桥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及重庆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下称“重医三院”)等。其中,捷尔医疗以15亿元的资产和现金作为投入,占重医三院产权和权益的75%,剩下25%由重庆医科大学享有。值得关注的是,几乎在收购捷尔医疗的同时,华业资本设立了全资子公司西藏华烁投资有限公司(下简称“西藏华烁”),注册资本5000万元,意图发展医疗金融业务。此次转型,让华业资本发现了一个比房地产开发来钱更快的业务——债权投资,但这次转型也为其日后爆雷埋下了隐患。

  百亿债权“黑洞”难填

  新业务无疑为华业资本带来了丰厚利润。根据资料显示,2015年底,西藏华烁收购了三甲医院应收账款债权38.1亿元,对外投资金额30.5亿元,投资当年,西藏华烁对三甲医院应收账款债权的收购实现净利润8.82亿元,同比增长112.86%,其中以转让收购的应收债权,确认的收益就达4.97亿元,占利润总额的39.26%。

  此后,华业资本对债权投资更为疯狂,根据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底,其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余额已分别达到50.2亿元、70.6亿元左右,比上年增长145.11%、40.51%。最高峰的2016年,其营业收入、净利润更是高达52.03亿元、12.18亿元,然而这些带来丰厚利润的债权投资大部分是来自于受让的恒韵医药应收账款,其背后的主导者正是已经成为华业资本二股东的李仕林。

  2018年9月,一笔公司应收账款出现逾期并触发子公司西藏华烁履行差额补足义务,累计金额8.88亿元。在接到上交所问询函后,华业资本随即成立了债务追偿小组,对债务人(陆医军医大学第一、第二、第三附属医院)进行了现场走访。然而却在调查过程中意外发现此前从恒韵医药受让取得的101.89亿元应收账款均不存在,相关文件上公章均系伪造。恒韵医药实控人李仕林也一直处于失联状态。

  “100多亿的债权收购,居然没有发现是假的,收购之前的尽调工作都在干嘛?”一位持有*ST华业股票的投资者对“百亿债权爆雷事件”表示质疑。对此疑问,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联系采访了上海供应链金融平台协会工作人员高磊(化名),他表示:“一般上下游中小企业资信不足,才用应收款等融资,金额不大,高度分散。很多名义上是供应链融资,但其实却做成了流动资金贷款。但这种业务只有在没有审核真实交易背景,流程操作不规范的情况下,才会出现风险状况,也不排除存在内外勾结的可能。比如华业资本的投资债权模式,一般是以一定折扣提前支付供应商对三甲医院销售药品、设备、耗材而产生的应收账款,账款到期时,医院按照应收账款原值归还资金,公司获取差价收益。这种模式常因操作过程不规范,人为道德、信用等因素暗藏风险。”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