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拉夏贝尔创始人身陷爆仓深渊:半年亏掉5亿关店2400家

  还有一个多月,拉夏贝尔(5.130, -0.13, -2.47%)(603157.SH)就登陆A股两周年了。但在这个时间段上,公司却迎来了实控人邢加兴“爆仓”的“王炸”。

  从技校学徒到直销女装的“大佬”,邢加兴延续了早期闽派商人的扩张打法,甚至比前辈们更加激进。拉夏贝尔成立几年后,邢加兴毅然摒弃了曾巩固其发家的加盟模式,并在几年间扩张到近万家直营店的经营规模。

  只开直营、多即是好?从几百家到几千家到近万家店,伴随着女装市场的发展和变迁,曾让拉夏贝尔引以为傲的万家直营规模终成了公司最大的拖累。今年上半年,5亿元左右的亏损和2000余家门店关停,眼前的拉夏贝尔不得不重新审视战略并回到加盟的老路上。

  而在拉夏贝尔的膨胀与退缩背后,围绕着它的资本故事亦耐人寻味。十余年间,拉夏贝尔背后的明星资本进进出出,合力将拉夏贝尔缔造成国内第一个“A+H股”女装品牌。

  如今,拉夏贝尔A股上市不满两年,如果不是“意外”爆仓,外界也很难注意到,邢加兴在股价高位已经完成“质押式套现”。而曾长期战略投资拉夏贝尔的君联资本,也早在拉夏贝尔H股上市后套现离场。

  从白手起家到“爆仓”危机

  8月最为燥热,就像为熊熊烈火浇上一桶油,让人的内心更为狂躁不安。手中股权正处于“爆仓”危机中的邢加兴,不知当下心情是否也如熏风中的树叶,焦灼而不安。

  无论是成为企业家的骄傲,还是如今的危机,邢加兴创造拉夏贝尔时恐怕都无法预知。

  1972年,福建市南平市浦城,邢加兴在这里出生。广为流传的创业故事是,21岁那年的邢加兴自作主张,擅自用母亲给的几百元钱去报了一家服装培训班。

  为什么会选择服装?外人无法窥视邢加兴的行为动机,但邢加兴显然跟对了大势。

  距他出生地300多公里外的泉州、石狮,在上世纪80年代成为中国最火热的服装市场。

  邢加兴的服装生意,也是一出闽派服装经济微观史的缩影。上世纪90年代初,邢加兴只做代理服装售卖,但到了1998年,邢加兴有了更远大的目标,一个说法是,他带着东拼西凑的50万元注册资金和两名设计师,创立了如今的拉夏贝尔。

  随之而来的是九死一生的竞争和蒙眼狂奔的扩张。“那时基本就要关门倒闭了,后来通过扩张加盟商拿钱过来,依靠着代理费,公司在2000年左右慢慢就做起来了。”早期跟着邢加兴一起创业的老郑(化名)对记者说。

  从“发不出工资”的困顿中走出来后,拉夏贝尔很快走向辉煌时刻。

  和他的老乡们一样,拉夏贝尔的上市让白手起家的邢加兴财富暴增。上市后的3年时间内无法减持股票,而不断扩张的野心并未改变,此时,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权质押)成为邢加兴的套现方式。

  2017年11月28日,拉夏贝尔在A股上市的第三个月,邢加兴就在海通证券(12.790, 0.03, 0.24%)完成了第一笔股权质押融资。12月初,邢加兴又进行了一笔股权质押。

  在拉夏贝尔上市后不到半年时间,邢加兴的质押股数已过半。2018年下半年开始,邢加兴又进行了4次质押,如此,拉夏贝尔的3年限售期还没过,邢加兴的质押股数已接近100%。

  邢加兴为何如此缺钱?“公司实际控制人股票质押系其个人融资行为,非公司行为,公司不方便代表实控人回复其融资金额和资金用途去向。”拉夏贝尔这么回复道。

  曾有人归纳闽派服装商的特点,其中有一条就是“爱拼敢赢”。邢加兴身上有闽派服装商人的优点,但他的打法却更为激进。

  在福建所有的服饰上市公司之中,只有两家公司控股股东的质押比例接近100%。一家是贵人鸟(4.290, -0.13, -2.94%)(603555.SH),另外一家就是拉夏贝尔。它们的“老大哥”七匹狼(5.950, -0.04, -0.67%)(002029.SZ)和九牧王(11.620, 0.05, 0.43%)(601566.SH),控股股东在股权质押上则尽显谨慎。

  2017年是拉夏贝尔股价的高点。上市不到一个月,拉夏贝尔的股价就翻了超一倍多。

  此时的邢加兴通过质押,获得了多少现金?

  截至2017年12月7日,邢加兴累计质押股数为7500万股。彼时,拉夏贝尔股价已经跌至16元/股左右。

  “一般次新股的折扣率都比较低,大致在三四折。”一不愿具名的上市公司董秘和券商人士都告诉记者。即便按照三折来算,邢加兴通过股权质押获得的资金也超过3亿元。

  而这之后不到一年时间,危机就来了。2018年的8月,拉夏贝尔股价打破了长达近一年的均衡价格,跌破15元/股左右的“箱底”,且至今再未回头。

  若满足不了维持最低资产价值的需要,股票质押方就面临强平风险。今年8月6日,拉夏贝尔一度创造了上市来的最低价4.96元/股,远远跌破了发行价格。

  上市公司股东发生“平仓”危机,某些情况下被业内人士视作“质押式减持”。当然,“如果以质押为名减持,最后拍拍屁股走人,这就是耍无赖。”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教授评价道。

  当然,邢加兴很可能不是这么计划的。董登新强调,很难区分质押人是否主观上想通过质押实施减持。

  拉夏贝尔有关人士也明确表示:邢加兴质押的股份均为公司有限售条件股份,不涉及通过质押完成减持的行为,“目前邢加兴正在积极寻求化解股份质押违约风险的措施,计划通过补充担保物、追加保证金或提前赎回质押股份等措施解决质押违约问题”。

  从对标“ZARA”到撤店转型

  在邢加兴的“爆仓”危机之外,是拉夏贝尔直营女装帝国的动摇。

  如果说拉夏贝尔多年前制定的多品牌并举、全直营模式,是扩张企业的商业策略,那么如今疯狂关店并重整渠道,则更像是一场被迫的自救。

  张丽是北京某核心商圈一家拉夏贝尔的导购员,她所在的这家销售网点,正是拉夏贝尔旗下典型的品牌集合店:超200平方米的经营面积、七八个子品牌、十余位着装一致的年轻导购员,这样一间门店曾让拉夏贝尔在该商场的女装区格外引人注目。

  邢加兴此前曾公开表达过开设这种大集合店的用意,“我们会把店面当成是一个广告招牌,我们把店装得更漂亮、更吸引人,开更多的店。”

  但这与张丽当下的感受却并不相符。自她2018年初入职以来,便明显感受到门店经营情况一天不如一天。张丽回忆道,起初,店里的顾客来来往往,也称得上络绎不绝。但从今年初开始,明显感觉到生意一天天变差,不仅是她负责的子品牌,整个门店的月销售额都在快速走低。

  张丽以为是整个女装市场都不景气,但时间长了,她却未见其他品牌也如拉夏贝尔这般迅速关店。

  2017年末,拉夏贝尔全国门店数量曾达到9448家的峰值。而在次年的2018年,公司门店数量收缩为9269家。也同样是在2018年,拉夏贝尔的净利润在连续3年下滑后出现首次亏损,亏损金额接近2亿元(此外,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6亿元)。

  进入2019年,拉夏贝尔的经营颓势并没有逆转的迹象,反而愈演愈烈。据拉夏贝尔发布的上半年业绩预告,公司2019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4亿元~-4.4亿元,公司扣非净利润则预计为-5.9亿元至-4.9亿元,较2018年上半年下降约418.5%~364.5%。截至2019年6月底,公司境内线下经营网点较2018年底净减少2400余个。

  关店已不可避免地成为了张丽和她同事们闲暇之余交流的主要话题:下一个关谁?大家都很紧张。

  就这样,邢加兴曾经“店越多越好管理”的论调,逐渐被“店越多效益越差”的质疑所覆盖。拉夏贝尔不得不重新思考自己的经营策略,转型迫在眉睫。

  在不久前拉夏贝尔的年度股东大会上,公司曾表示,在严峻的形势面前,公司加快转型调整步伐,积极应对内外部环境的变化。

  邢加兴似乎开始放下全面直营的思路。近日,拉夏贝尔方面回复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称:“多品牌、直营为主”的业务模式给公司带来越来越大的挑战,公司面临人工、租金等运营成本日益增加的巨大压力。所以公司正在加快渠道转型调整进程,调整渠道结构布局。

  但对于这一转型策略,一些业内人士却并未能给出乐观的预期。

  服装行业独立分析师、上海良栖品牌总经理程伟雄直言,直营都做不好,怎么能让投资者放心参与联营和加盟呢,这是伪命题。

  在程伟雄看来,盘活拉夏贝尔关键还是需要解决单店是否都能盈利的问题。不能盈利,则关停并转就是常态。不能带来现金流的品牌留在那里没有任何意义,还不如聚焦做好能带来现金流量的品牌。

  一个月前,张丽所在门店中的男装品牌匆匆结束营业。张丽虽不了解这背后的转型策略,但她清楚的是,自己所负责的品牌并未见什么起色。

  守着门可罗雀的巨大店面,张丽日常的工作之一只是整理服装库存。

  资本加持下的扩张隐患

  与张丽不同的是,老郑曾见证了拉夏贝尔的辉煌历史,而最让他印象深刻的事,或许一是公司的高速扩张,二则是随后那场轰轰烈烈的渠道变革。

  2013年,老郑正式告别打拼了十余载的拉夏贝尔。“代理不让弄了,我这个负责搞加盟的人也就不干了。”老郑这样说道。

  虽依靠加盟模式起家,但早期的邢加兴对这种经营模式却不置可否。经销商代理制虽然扩张得很快,但厂家利润薄。少女装市场竞争激烈,经销商的日子亦不好过。受到ZARA快时尚模式的启发,成立几年后,拉夏贝尔便逐渐弱化了经销商加盟。

  2002年,上海港汇广场,拉夏贝尔在这里开设了一家超过200平方米的大店。“直营+快时尚”的大店模式,在邢加兴的脑海中初现模样。

  5年后,拉夏贝尔首次迎来了两家外部股东——无锡市新宝联投资有限公司、南京金露服装有限公司。初尝资本助力甜头的拉夏贝尔,在这一阶段的扩张还显得有些保守。

  不过,开店这件事情,在2010年发生了戏剧化的转变。这一年,君联资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君联资本,曾用名“北京联想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旗下管理的四期基金成立子公司GOOD FACTOR,以近亿元的资金注入拉夏贝尔,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5%。

  对于渠道的改革也在这一阶段完成。2013年,老郑离职前夕,拉夏贝尔也已砍掉了全国几乎所有的加盟商,全面转变为直营模式。

  但邢加兴想不到的是,后来公司那成百上千的网点,却成为了日后一些人指责拉夏贝尔激进扩张的伏笔。

  在拉夏贝尔风头正盛的2015年,程伟雄曾质疑:“拉夏贝尔女装理应好好梳理几千家店铺,是不是都符合品牌定位的需要?渠道的扩张策略是否需要反思?产品开发能否满足渠道需要?”

  仅仅时隔一年,这一观点某种程度上便得到了印证。

  2016年开始,公司陷入了增店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局面。直到今年,邢加兴的爆仓危机和关店风波爆发,业内也开始了对拉夏贝尔模式的反思。

  程伟雄对此表示,全直营+多品牌的商业模式最终使得拉夏贝尔包袱加大,店多、品牌多、库存多、打折多等四大问题导致经营业绩频频下滑。

  股价起伏中的资本套现

  投资机构的助推一度让拉夏贝尔在早期发展中如虎添翼,也让拉夏贝尔更加熟稔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

  邢加兴曾在君联资本注资后对外透露称,融资以后投资人对公司也有要求,一是实现良性增长,二是去公开资本市场融资。

  而全面直营模式的变革,或许一定程度上也是拉夏贝尔在为冲击资本市场做准备。

  老郑对记者表示:“公司当年把加盟代理的业务砍了,也是为了做规模、包装上市。机构也来投钱,很容易就做起来了。”

  然而,拉夏贝尔的上市路不仅几经波折,还见证了拉夏贝尔的由盛转衰。

  2012年,拉夏贝尔首次冲击A股,却不料当年A股IPO闸门关闭。仅时隔一年多,拉夏贝尔便在上市难度偏小、流程简单的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2014年10月,拉夏贝尔在港交所挂牌上市。

  在登陆港股之前,拉夏贝尔仍然对资本有着极强的吸引力。2013年5月,公司曾获得了来自高盛集团旗下宽街博华【曾用名北京高盛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一笔3亿元的投资。至今为止,这笔投资仍是高盛对中国服装企业为数不多的几次投入之一。

  不过,自登陆港股以来,拉夏贝尔的股价表现却一直不佳,尤其从2016年开始便长期处于破发状态。

  在这种背景下,拉夏贝尔重新燃起冲击A股市场的野心。2015年,拉夏贝尔发起第二次冲A,但却不了了之。直到两年后的2017年,拉夏贝尔才成功。

  6年间,3次冲击A股终于如愿。但拉夏贝尔的业绩却已在2016年开始走向下滑轨道。此时,曾在拉夏贝尔扩张中扮演重角色的君联资本也已减持撤离。

  自2016年5月,君联资本旗下的GOOD FACTOR陆续将所持的拉夏贝尔流通H股股票对外进行出售。这一时期,拉夏贝尔的港股股价已经进入下滑轨道,至2017年4月末,GOOD FACTOR将其持有的公司H股全部对外出售。

  和以往的高调不同,对于君联资本的退出原因,双方并未有过公开回应。君联资本和拉夏贝尔长达7年之久的情缘也就此终结。

  君联资本之后,今年1月,拉夏贝尔港股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上海融高创业投资有限公司、鲲行投资分别对拉夏贝尔减持481.41万股和70.60万股。

  现在看来,君联资本的退出似乎是一次正确的选择,正是在其空仓拉夏贝尔后,公司的业绩颓势开始一发不可收拾。

  A股方面,自去年6月以来,拉夏贝尔的股价便进入了下行轨道。

  截至8月16日收盘,拉夏贝尔的股价仅为5.13元/股,不足2017年10月股价高位的四分之一。

  与君联资本不同,由于尚在限售期,宽街博华持有的拉夏贝尔1800余万A股股份,目前还和拉夏贝尔的命运纠缠在一起。

  面对业绩下滑、股价下跌、爆仓危机,邢加兴如今过得如何?

  不久前,老郑从朋友那里听闻,邢加兴近来的日子不太好过,也有人告诉老郑,拉夏贝尔开始重新拓展加盟渠道。老郑叹息道:“希望他们能度过这次难关吧。”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