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腾邦国际资金链断裂危局:航协“封杀” 票代追债

  8月14日,深圳市福田保税区桃花路9号,一座翠绿色玻璃幕墙的大厦已矗立16年,这是曾经国内的票代巨头——腾邦国际(300178,SZ)的总部。大厦门口的“TEMPUS腾邦”金色大字,风吹日晒多年,逐渐不复昔日光彩。

  就在记者造访的前两天(12日),数十位被腾邦国际的代理商来到公司寻求退款。但记者来的这天,大厦已加强门卫戒备,员工进出一律刷卡。闻讯而来的各地代理商和媒体记者,均被拒之门外。

  从风光无两的票代巨头,到遭国际航协“封杀”、机票代理业务全线瘫痪,再到被票代追款、员工举报拖工资。资金链断裂后,腾邦国际的一系列问题,就像倒塌的多米诺骨牌,迅速引爆一个个早已深埋的雷。

  疯狂并购扩版图

  改革开放后的深圳,开启了“遍地是黄金”的时代。那个时候,票务代理是门好生意,国内航空客运机票主要依靠代理销售,20多家机票代理公司都租住在华联大厦里,闷声发大财。

  1998年,华联大厦楼下有了开往机场的大巴,让楼上买票、楼下坐车去机场成为现实。就在这一年,在宝安当公务员的钟百胜辞职下海,与七八个人一起做起机票代理。从此,华联大厦多了一家深圳市腾邦国际票务有限公司。

  凭借代理北方航空的机票销售,腾邦国际仅用一年的时间,便成为深圳机票代理第一名。经过多年的发展,腾邦国际有了冲击资本市场的念头。不过,公司当时还只有单一的机票代理业务,于是从2007年开始,腾邦国际进行了一系列收购,以此扩展业务版图。

  2007年初,腾邦国际一口气将3家主营业务为机票代理的公司纳入麾下。经过资源整合后,腾邦国际迅速成为华南地区最大的航空客运代理公司。但与此同时,腾邦国际的负债总额也增加了3353多万元,增长率为137.55%。

  2008年后,腾邦国际又先后收购了1家经营国际机票业务的票代公司和1家旅行社。终于通过“买买买”拼凑起了一张足够大的业务版图,在冲刺IPO时,腾邦国际的控股子公司数量已经增至8家。2011年2月,腾邦国际成功上市,登陆创业板。资本市场对这家以票代起家的公司较为看好,让腾邦国际获得了约2.52亿元的超募资金。

  彼时,腾邦国际航空客运销售代理业务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仍超过98%,而且随着互联网的普及,航空公司直销比例日益提升,航空公司不断下调机票代理商的佣金,这些改变则压缩着票代的盈利空间。

  一位2013年就开始做腾邦国际加盟代理商的王小姐(化名)回忆说:“刚开始做机票代理的时候,真的很爽,一张两千多元的机票,能拿到几百块钱的佣金。现在,一张只有25块钱。”据王小姐介绍,2013年之前,机票代理的佣金为“3+X”个百分点,竞争越激烈的航线,X的数值越高,佣金返点也就越高。但2014年之后,航空公司不断下调佣金返点,最后甚至直接取消百分比,按照一张票二三十块的固定佣金给。

  因此,上市后的腾邦国际,为了实现业绩增长,“马不停蹄”地收购了几家在线旅游平台,并以自有资金跨界金融领域。在票代业务和商旅业务的基础上,补上了在线旅游、金融服务业务板块,腾邦国际的商业版图随之日渐庞大。

  到了2016年,腾邦国际旗下已拥有了70余家分公司、子公司。

  到2017年,腾邦国际又继续收购了7家子公司,新设立了20家子公司。仅仅从公开披露的三项收购和增资金额来看,腾邦国际就共计花费逾7亿元,已接近公司2014年~2017年这4年净利润的总和。

  通过外延式并购,腾邦国际2014年~2017年间业绩也持续增长,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1.23亿元、1.46亿元、1.78亿元、2.8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2.7%、17.2%、22.5%和59.1%。

  业绩的增长使得腾邦国际股票那时也备受追捧,2014年和2015年的腾邦国际最是光彩耀人,分别大涨了近80%和143%(前复权)。

  实控人要“金蝉脱壳”?

  频繁的收购和设立新公司,虽在短时间对业绩有提振作用,但给腾邦国际带来的资金压力也越来越大。

  自2017年5月起,腾邦国际实控人及董事长钟百胜、控股股东腾邦集团就开始频繁进行股份质押,以换取现金。

  2018年9月这一情况迎来第一个小高峰。

  9月1日,腾邦国际副董事长段乃琦质押了她持有的全部公司股份(1378.79万股);

  9月13日的又一次质押后,腾邦国际实控人钟百胜已累计质押1426.89万股,是他持有的全部股份;

  同样是9月13日,公司控股股东腾邦集团已累计质押1.38亿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77.88%。而且,在2018年这一年,腾邦集团还不止一次出现质押回购延期购回的情况。

  公司股东质押比例居高不下,若股价遭遇大幅下跌,被质押的股票便可能面临被强制平仓的风险。

  怕啥来啥。2018年5月底开始,腾邦国际股价冲高后开始大幅杀跌,由最高位的18.14元/股一路下跌,之后再难超过10元/股。

  股价连续下跌,又未能在规定的时间内筹集足额的追加资金,2018年底,钟百胜的部分信托计划持股和腾邦国际员工持股计划的900多万股,双双被强制平仓。

  在此背景下,钟百胜和腾邦集团却似乎开始着手“退场”。

  2018年底,腾邦集团拟以9.2元/股的价格,转让3900万股给腾邦国际子公司腾邦旅游总经理史进。

  今年5月15日晚,腾邦国际先是披露,钟百胜及腾邦集团拟将合计持有的所有上市公司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史进行使,公司实控人或变更。

  彼时,腾邦国际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近一年来,腾邦集团的一些债务问题波及上市公司,对上市公司品牌影响较大,如今拟将表决权全部委托给史进,是集团“壮士断臂”的决策,旨在保全上市公司。

  但是,这一系列操作也被一些人看做是腾邦集团在“变相卖壳”,实控人打算“金蝉脱壳”。

  2015年,腾邦国际曾拟作价超过8亿元收购喜游国旅的控股权,而这家公司的创始人便是史进,且喜游国旅当时的营收规模是腾邦国际的近5倍。但是,因为种种问题,直到2018年上半年,腾邦国际才算是彻底完成喜游国旅的置入。

  但不寻常的是,腾邦国际在收购喜游国旅时,有列明业绩承诺,但没有相应的补偿方案。

  相应的,完成收购的第一年(2018年),喜游国旅仅实现了839万元的净利润,业绩承诺完成率仅17%。

  BSP业务遭“封杀”

  5月15日的表决权委托框架协议之后,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并且成为了近段时间腾邦国际频频爆雷的导火索。

  2019年6月10日,腾邦集团被曝债券违约。当日,腾邦集团公告称,因短期内资金周转困难,公司未能按时足额支付“17腾邦01”2019年度利息至指定账户,涉及利息资金约1.13亿元。一下舆论哗然,有媒体报道时用了这种说法:手握300亿元资产的腾邦集团,竟然付不起1亿元的利息。

  之后,国际航空运输协会(以下简称国际航协)发布的一则公告,直接“封杀”了腾邦国际的机票分销业务。国际航协称,截至2019年6月10日11时,腾邦国际销售未结算的金额已达到其担保额度的90%,根据相关规定,将通知各GDS(全国分销系统)暂停腾邦国际BSP(开张与结算计划)现金销售权限(即暂停CA指令,不涉及航空公司授权)。

  对于以机票代理起家的腾邦国际来说,这无疑是“釜底抽薪”的打击。但是,这一重大变故,腾邦国际在当天并未发布相关公告。

  此后的6月11日晚,公司宣布的,倒是钟百胜和腾邦集团将所有股份的表决权,正式转让给了史进刚设立的大晋投资,史进成为腾邦国际实控人。

  当然,不管上市公司说不说国际航协的事儿,6月10日,腾邦国际旗下的票务代理商出现了无法出票的现象。

  一位代理商向记者展示了向腾邦国际支付工具“腾付通”充值预付款的记录,6月9日之前均可正常充值,10日后提交的充值交易一直不通过,“当时联系了对接的公司结算员要求退预付款和押金,公司说7月能解决,后来拖到8月,到现在都没有解决”。

  票代追债

  直到8月8日晚(周五),腾邦国际才终于发布《BSP票款到期未能清偿》的公告。

  公告中称,公司及部分子公司因发生国际航协的BSP票款欠款行为,欠款总金额合计约2.17亿元,致使国际航协终止了与其5家子公司的客运销售代理协议。

  8月12日是周一,这天上午便有遭遇欠款的小代理商前往腾邦国际总部,追讨欠款。

  记者了解到,当天腾邦国际退了几位欠款金额不大的票代钱,另外向部分代理商提供了解决方案,公司给出的《账户余额确认书》上显示,账户预存款和押金的退款安排将分为两个步骤,第一期退款30%,分别于8月12日~14日每日退款10%,剩余金额按照每周一次分批付款,2019年9月30日前处理完毕。

  部分代理商“追债成功”的消息传出,让全国各地的其他机票代理商也闻讯来到腾邦国际总部,寻求退款。但8月14日,记者来到腾邦国际总部时,公司已加强门卫戒备,员工进出一律刷卡,禁止生人进入。记者致电腾邦国际方面,但被公司拒之门外,原因是“公司高管正在开会商量对策,暂不接受采访”。

  被拦下的代理商,有的自称被欠30多万元,有的说是被欠1万多元。他们围坐在保安室外面的花坛上,不断地给自己的结算员发消息、打电话。还有些代理商却无处找人,他们的结算员不知何时已经离职,却不知道现在谁接手了自己的业务。

  而2013年开始做腾邦国际代理商的王小姐则显得淡定些:“2018年年底腾邦的一位老员工问我还有多少预存款在腾邦的账户,我说有20多万,他说,‘那么多,你赶紧先撤……现在资金链肯定出现问题了’。”

  于是,2018年12月时王小姐将所有月结客户终止,2月底开始和腾邦国际办理终止合作协议,按照规定,办理后3个月退账户余额和黑屏(一种订票系统)押金,即6月1日前退款,约2万多元,可“紧赶慢赶还是没有全身而退,到现在退款还没到账,我这已经提前准备了,不然就像他们那样被欠二三十万元”。

  记者随后还联系了接手国内机票业务的钟姓负责人,她表示,公司正在排队和代理商核对账款,因为各类代理商涉及不同的合作渠道,有线下的、也有线上的,需要一一核对。对于何时能够退款到账,该负责人表示,按照合同退款3个月内到账户。

  但记者看到,6月13日前拿到账户余额确认书的代理商,腾邦国际承诺是9月30日或10月31日前将退款处理完毕,而后一拨来公司的代理商拿到的账户余额确认书,则仅有一个合计欠款金额,没有注明任何退款的时间安排。

  员工称工资被拖

  遭票代追款的风波未平,8月14日,腾邦国际的员工也开始爆料,称至少有3个月没有拿到薪资。

  曾在腾邦国际的国际机票业务部门工作的李明(化名)称,他从去年8月份就被公司拖工资,刚开始拖的时间较短,大概三五天,后来就越来越长,“因为拖太久,我实在受不了了,就在7月份提出离职,离职的时候连4月份的工资都还没发”。

  李明还称,公司的职能部门是工资整体拖,业务部门的薪资则是在拖一段时间后先发底薪,再一段时间发绩效。他还说自己去年刚入职腾邦国际时,整个机票部门应该有200人左右,离职时仅有七八十人。

  “6月12号之后,公司主营业务基本处于瘫痪状态,那时我们就猜想是否将面临裁员,但是公司并没有直接表示裁员。只是一直拖欠工资,一些忍受不了的员工就离职了。”目前还在职的老员工陈勇(化名)称。

  另一位在职的员工则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整个国际机票业务将会被安排到深圳市莫林国际旅行社(以下简称莫林旅行社)工作。

  “据说是腾邦国际CEO去莫林协商的,仅限于少数此前给公司带来较大流量和效益的部门,而之前国际机票业务部是效益较好的部门。”对此,记者在多位国际机票代理商处听到了相同的说法。8月14日,国际机票业务部门的朱姓负责人告诉一位代理商,说这是他最后一天在腾邦国际上班,明日(15日)起将去莫林旅行社上任。

  老员工陈勇还回忆说:上周五(8月9日),他们部门一起去找了财务总监顾勇,当时顾勇和另外一个副总裁共同承诺:周五之后离职的员工,将会给予N(工作年限)个月的赔偿。但是这周一(12日)开始,有同事去人力资源处办理离职,人力资源的人却称并未收到赔偿的通知,拒绝签署补偿协议。于是他们继续找领导,又得到了下周一(19日)将会回公司遣散员工的承诺。

  “现在我们就是边找工作,边等周一公司的遣散措施。”一位在职的员工说,“我的工资卡早就见底了”。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