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雷士照明转让雷士中国70%股权 吴长江却被抓多年

  国际投资机构KKR今日与雷士照明控股有限公司(简称“雷士照明”或“公司”)(股票代码:2222)今天宣布签署股份购买协议。

  根据该协议,KKR将与雷士照明达成战略合作并以约7.94亿美元股权对价收购雷士照明中国照明业务(简称“雷士中国”)多数股权。

  交割完成后,KKR将持有雷士中国70%的股权,雷士照明将持有剩余30%股权,并获得现金对价。

  雷士中国是照明行业龙头企业之一,通过其遍及中国各地的强大分销网络,制造及销售雷士品牌照明产品,并向消费者和商业客户提供照明解决方案。

  KKR全球合伙人兼大中华区总裁杨文钧表示:“中国照明市场在过去20年间经历了迅猛增长,并随着技术的进步及新一代产品的推出而不断发展。”

  “我们期待与雷士中国管理团队联手协作,支持他们的长期发展规划,为中国照明产业的整体持续发展做出贡献,KKR也将借此深耕于中国市场。”

  雷士照明董事长王冬雷表示:“我们很高兴这一健全的竞标流程为我们的股东带来了满意的结果——雷士照明股东在继续持有雷士中国少数股份、雷士国际业务全部股份及雷士中国非照明业务全部股份的同时,还将获得可观的现金对价。”

  王冬雷说:“我们相信KKR是雷士照明理想的合作伙伴,双方对雷士中国未来发展机遇看法高度一致,KKR具有的资源及运营专长也将助力雷士中国业务的长期发展。”

  交易细节

  在本次交易中,KKR和雷士照明将成立合资企业,KKR将持有雷士中国70%股权,雷士照明将持有剩余的30%股权。

  雷士照明将向KKR和雷士照明共同拥有的合资企业转让雷士中国100%股权。雷士照明还将从交易中获得现金对价。

  在获得批准且交割完成的前提下,雷士照明董事会将宣布,向雷士照明的股东派发不低于每股0.9港元的特别股息。雷士照明将召开特别股东大会,供股东批准此项交易和特别股息。

  雷士照明的中国非照明业务、中国原始设计制造商(ODM)业务和国际业务不包括在此项交易中,将继续由雷士照明拥有。

  在符合交割惯例条件,并得到监管机构和股东批准的前提下,该交易预计将于2019年第四季度交割。

  KKR将通过其旗舰亚洲三期基金完成此次投资。中国是KKR亚太区域投资业务的核心,自2007年起,KKR已在中国投资超过45亿美元。

  王冬雷与吴长江曾有蜜月期

  不过,雷士照明的创始人并非是王冬雷,而是吴长江。

  吴长江曾多次被赶出雷士照明,期间一次重回雷士照明,最终吴长江还是丢了自己一手创办起来的企业。

  这期间,吴长江曾与赛富合伙人阎焱斗,与大股东王冬雷斗,在这场被认为是文明人和野蛮人之间,吴长江一局比一局输得惨。

  与阎焱斗争时,吴长江还获得了京东集团CEO刘强东的声援,刘强东炮轰阎焱,称其公开撒谎、违背投资人职业道德,并称雷士照明将被阎焱整垮。

  刘强东指出:“看了雷士照明相关报道,想起该投资人(阎焱)去年宣称我求过他三次要融资都被拒绝!实际上只有08年汉能介绍见过该人一面!退一万步说,即使有其事,作为投资人也不该公开出来羞辱创业者!”

  刘强东称,“这是起码职业准则。我呼吁企业家千万别和这种公开撒谎、屡违职业道德的投资人合作!雷士在此人手上必死!”

  刘强东与吴长江是校友关系,两人均曾在中欧商学院。其中,刘强东是中欧国际商学院EMBA 2009级校友,吴长江则从2010年开始在中欧商学院学习。这也意味着刘强东与吴长江在中欧商学院可能有过交集。

  刘强东、吴长江相知背后,都对投资人阎焱有过共同的怨恨。

  吴长江对阎焱的怨恨在于,阎焱利用董事会决议驱逐其离开自己创建的企业,极力反对自己见媒体,不让写微博,结果阎焱自己去见媒体,还写了贬低中国企业家的微博。

  刘强东的怨恨则在于一段尘封已久的往事,这与2009年初京东获得的一笔融资密切相关。当年金融危机之后,京东急切需要融资,但“阎焱风格是提问直截了当,口吻非常强势。阎焱甚至直接表达对京东不感兴趣,并抨击京东毛利低、运营效率差。”

  阎焱的这种态度让刘强东深感不满,并认为未受到应有尊重,双方会谈不欢而散,这是4年来两人唯一交谈。

  这以后京东继续筹钱融资,前后花费6个月时间,最终于09年宣布获得来自今日资本、雄牛资本及投资银行家梁伯韬私人公司共计2100万美元联合注资。

  吴长江与阎焱斗的时候,吴长江与王冬雷曾经也有蜜月期,当时是王冬雷力挺吴长江回归雷士,重拾CEO位置。这中间的插曲是,德豪润达曾经经营不过去,是雷士照明与德豪润达的合作挽救了德豪润达。

  王冬雷曾认为,自己是吴长江的救命恩人,“与吴长江一见如故,相见恨晚。”吴长江也说,王冬雷很有魄力,两个疯子携手,一定能做大事业。

  与王冬雷反目 吴长江彻底出局

  但到2014年,事情就变了,王冬雷说,“吴长江是大恶之人。”吴长江说,“王冬雷是一个粗人,我瞧不起他,下三滥的手段都能使出来。”

  导致双方决裂的原因是,吴长江在未告知董事会成员的情况下,将雷士照明品牌权利私自授予给了另外三家企业。

  2014年8月,王冬雷还在北京召开发布会,雷帝触网创始人雷建平当时就在现场。王冬雷在现场说,“我当初太相信他。”王冬雷还爆料说,吴长江欠了4个亿的赌债,每个月利息超过1000万,天天被追着跑。王冬雷还在现场向媒体播放了录音。

  此前,王冬雷向员工发布《员工告知书》。邮件中,王冬雷以雷士董事长兼CEO的身份,讲述了吴长江私下进行公司品牌授权、涉嫌利益输送、侵占挪用、诈骗公司资金的诸多行为,因此董事会决定罢免其职务,并称吴长江的离开有利于雷士的发展。

  吴长江则在重庆指出,在王冬雷入主雷士前,2012年时双方签署“君子协定”,由吴长江做德豪的二股东,但吴不干涉德豪的具体事务。王冬雷做雷士大股东,但不干涉雷士的具体运营。不过,这一“君子协定”并未得到很好的遵守。

  吴长江说,“他喜欢越权,不断越权管理,引起管理层不满,去年,王冬雷强行要把光源产品转移到德豪,董事穆宇不同意,他怀恨在心,后来要开除他,但我坚决不同意。”

  “王冬雷血口喷人,我已2年多没有去过澳门和其它赌场。”吴长江也否认再次涉赌传闻,称可查通话记录。王这样说是不想让自己融资,吴有大的商业地产项目正需要资金。

  与和阎焱斗的结果不同,这一次,吴长江输得很彻底,2015年1月,吴长江因涉嫌挪用资金罪,被广东省惠州市公安局移送至惠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最终被判了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

  经过“雷士照明”事件后,阎焱曾评价吴长江:“他是一个具有人格两重性的人,是一个非常不可理喻的人。人性中的恶在他身上体现得非常明显。”

  阎焱说,“刚投雷士照明的时候没看出来。他当时告诉我,他被另外两个创业人赶出来了,我挺同情他这个学弟。所以我们当时借给他钱,等我们投进去以后,我们才知道是因为这三个人一块创业,他把公司钱都赌掉了。我知道以后特别震撼,找他谈话,希望他不要赌,底线是不能用公司的钱赌。”

  如今,雷士照明再次易主,只是与创始人吴长江已经没有太大关系了。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