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贵州百灵屡上黑榜 业绩疑团背后:姜伟有多缺钱?

  话题不断的贵州百灵,又引发了舆论关注。

  作为苗药第一股的贵州百灵企业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百灵),是一家集苗药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医药上市公司。

  主要产品涉及心脑血管类、咳嗽类、感冒类、小儿类等。苗药出山,打头阵的是“百灵鸟”品牌。通过早期电视广告,贵州百灵捧红了咳速停糖浆、咳速停胶囊等非处方药。

  一直以来,专注于苗药研产销的贵州百灵,给人一种“民族药领军品牌”的形象。遗憾的是,频登黑榜的产品问题,让其陷入质量困局。

  屡上黑榜

  7月19日,河南省药品监管局发布《关于18批次抽检不合格药品的通告》。标示为贵州百灵子公司贵州百灵企业集团正鑫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鑫药业)生产的诺氟沙星胶囊(批号为20180208)溶出度不合格,遭国家药监局“点名”。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国家重点监管的特殊药品生产企业之一,贵州百灵并非第一次因药品生产及管理问题受到行政处罚。

  早在2017年,湖北省鄂州市食品药品检验检测中心检查中,涉事子公司正鑫药业生产的“一清颗粒”被发现不符合标准规定,受罚15万元。

  时隔不久,2018年5月7日,正鑫药业又因生产“劣药”被贵阳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没收违法所得151494元,并处以相同数额的罚款。

  事实上,贵州百灵下属子公司违规情况屡见不鲜。近三年来,几乎每年都会出现不同的事故,其中不乏旗下一些明星产品。2016年,贵州百灵的拳头产品之一小儿柴桂退热颗粒(20160305批次)被浙江省温州市食品药品检验检测院抽检为不合格。

  2018年4月29日,贵州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又发布消息:安顺市食药监管局配合省食药监局对贵州百灵用于生产强力枇杷露、咳速停糖浆、消咳颗粒、复方桔梗麻黄碱糖浆II等,6个品种含特殊药品复方制剂的3种特药原料,在进行的专项检查中发现,贵州百灵没有在省局特殊药品电子监管系统中及时录入特殊药品出入库数量,个别特药品种仓库未建立健全分装发料领料相关记录及出入人员登记记录等问题。

  对此,贵州省食药监局领导当场要求贵州百灵立即整改,定期开展自查自纠。在生产中及时发现、消除安全风险隐患,坚决杜绝发生特殊药品流弊现象。

  不曾料到,仅隔一年,贵州百灵的老毛病又犯了。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3月,贵州百灵旗下和仁堂药业有限公司因严重违反《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规定,《药品GMP证书》被收回。这是贵州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2019年省会的第一张药品GMP证书。

  屡教不改?

  问题来了,贵州百灵为何“屡教不改”?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贵州百灵屡上黑榜,属于顶风作案。因为它是国家特殊监管的企业,必须更加匹配国家的监管条款,以及保障消费者药品安全。

  而自家药品频频被点名,更多地暴露出贵州百灵公司的内部管理存在问题。

  这点在贵州百灵北部控制的鉴证报告中也有体现。公告显示,子公司的生产管理流程有待进一步规范。

  根据贵州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2019年3月15日发布的《贵州省药品监督管理局收回药品GMP证书公告(2019年第1号)》,公司下属控股子公司贵州百灵企业集团和仁堂药业有限公司违反《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规定,其生产过程存在以下问题:(1)文件管理不规范,相关记录不全;(2)物料无标识;(3)未按规定进行物料存放、留样;(4)未按公司制定的黄柏药材内控质量规定进行检验;(5)未按公司内控质量标准规定对物料放行。

  显然,上述问题,凸显了贵州百灵在内部管理方面存在较大漏洞。

  据了解,GMP是指“生产质量管理规范”,中国药企目前要生产药品,首先要取得药品生产许可证,其次是取得相应药品批准文号,最后取得相应GMP证书。其中,GMP证书主要检查药企是否有生产药品的能力,是针对药企生产线的认证,包括生产车间设备状况、卫生状况、空气净化质量等。

  这意味着,企业如果被收回GMP证书,就不能再进行任何相应产品生产了,这会直接影响到公司的生产经营,造成严重影响。

  众所周知,药品与食品一样,关乎消费者的身心健康。如此高敏感度的行业属性,决定了这个行业的严谨、专业、甚至敬畏感。从上述贵州百灵的种种表现看,显然其缺乏这些基础理念和专业能力。“严格的质量保证”的发展模式被频频打脸之下,教训也是惨重的。目前,贵州百灵拥有17个苗药品种的发明专利,但若手上没有GMP证书,仍无法正常生产,相关损失有多大值得考量。

  业绩疑团

  由此,也引发外界对其业绩的重新审视。

  对于医药业来讲,2018年是极为不平常的一年。

  一是国务院机构改革,医疗体制改革从顶层重塑,“超级医保局”应运而生;二是医改政策密集发布,打出深化医改的组合拳;三是国务院改革药品税收政策,鼓励企业加快创新;四是国家医疗保障局在北上广深等“4+7”试点城市推出集中带量采购试点方案,使药价平均降幅达到52%。

  在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及一致性评价等政策背景下,给整个医药行业带来前所未有的市场震荡和行业重构。今年以来,多家上市医药公司如康得新、康美药业等集体爆雷。财政部决定于2019年6月份至7月份开展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其中检查的重点内容之一是收入真实性。贵州百灵虽未在抽中的77家药企检查名单当中,但深交所年报问询函中也着重问询了相关问题。

  作为苗药龙头,从其披露的年报来看,一些迹象,或有业绩虚增的考量。

  首先是净利润与营收不匹配。

  年报显示,2015年至2018年,贵州百灵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8.99亿元、22.14亿元、25.92亿元、31.37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0.60%、16.59%、17.05%、21.03%;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4.11亿元、4.82亿元、5.26亿元,同比增幅为32.50%、17.25%、9.08%、7.05%。

  可见,贵州百灵自2010年上市以来,营收、净利润持续增长。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营收不断增加同时,其净利润却呈现出下降趋势。显然,营业收入的增速与净利润的失速不匹配。

  此外,资料还显示,2017年,贵州百灵经营现金流净额为0.8亿元,2018年末的现金流为-1.57亿元,今年前三个月为-0.94亿元。现金流与其净利润比例出现偏离。

  其次,应收账款增速也变得不正常。

  据了解,2018年年末,贵州百灵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余额23.40亿元,同比增长43.31%,占当期营业收入总额的74.61%。说明此前披露的2018年业绩中的营收绝大部分来源于营收账款,然而这笔应收账款实际上还“未收”,为其引来粉饰业绩之嫌。

  并且数据显示,贵州百灵近3年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4.04、3.21、2.46,呈现逐年下降趋势。

  业内人士指出,应收账款占当期的营业收入较高,意味着该企业盈利质量不高,销售收入可能包含“水分”,因为是提前计入营收,并没有实际收到回款。甚至存在一定虚构产品销售、虚增期末应收账款余额的可能。

  由此可见,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大幅增长,直接导致了贵州百灵净利润数据的虚增。

  显然,这份“不正常”的业绩报引起深交所关注,并向其发送了问询函。深交所发问道:“说明应收款项余额大幅增加、周转率持续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分析应收款项坏账准备计提的合理性和充分性。”

  对于应收账款大幅攀升现象,贵州百灵将其归咎于“两票制”实施。公司称,公司销售渠道下沉、下游一级商业公司的数量增加,导致应收账款回款次数减少。

  然而,这个解释似乎没有让业界信服。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医药行业应收款周转率降低说明应收账期可能延长,说明行业上下游的支付能力在减弱。而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低、对营收占比高,说明企业为了人为调整业绩,将商品先压给渠道、记账,但这些已经记入营收的应收账款可能回收率低即坏账多,也可能回收周期长即现金流紧张。

  也就是说,收账款的急剧攀升带来的直接影响便是现金流承压。这也是外界怀疑,贵州百灵对债务的偿还能力的逻辑所在。

  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贵州百灵货币资金为5.46亿元,较上年减少4.54亿元,但是短期借款由2017年的8.62亿元增至15.82亿元,同比增长83.53%。

  此外,在2019年1季度末,贵州百灵的短期借款又升至19.17亿元,且呈继续猛增的态势。

  可见,贵州百灵的偿债压力在加剧,加之资金流动性不足,偿债压力陡增。

  对此,深交所要求公司明确说明前5名应收账款客户名称、销售内容、销售金额、账龄、合同约定的收款进度、截至目前的回款情况、与公司及实际控制人是否存在关联关系等。

  显然,这是个敏感问题。贵州百灵仅回复称,短期借款的大幅增长,一是因为销售收入的增加。销售收入增加影响应收账款大幅增加,同时增加的预付采购货款、库存商品,支付税金、人员工资等项目的共同变化所致;二是公司以自有资金对云南植物药业增资扩股后,需要补充流动资金所申请的新增贷款增加所致。回复中并未告知其前5名应收账款客户的名称,仅以“客户一”“客户二”来代替。

  这是在掩饰什么呢?

  值得一提的是,贵州百灵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质疑涉嫌虚增利润。

  早在2014年,贵州百灵就被爆出存在预付款、原材料采购、土地购置等谜团;公司与前关联方百顺药业存在过亿元预付款,但后者工商资料显示的财务数目却与之相差达数十倍;公司上市前主要中药材原料采购价远低于同行,涉嫌虚增利润被停牌。

  有多缺钱?

  相比业绩疑云,贵州百灵的财务状况似乎更加糟糕。不仅公司缺钱,大股东也缺。

  据公司官网介绍,公司明确围绕“强化公司在苗药领域的优势地位,力争成为中成药领域具有核心竞争优势的企业”为战略发展目标,以实施“科技苗药、文化苗药、生态苗药”为抓手,致力打造拥有大健康全产业链的企业集团。

  贵州百灵也确实在发展产业链,然而事实上效果却不尽人意。

  7月26日,贵州百灵发布公告,公司实控人姜伟及其一致行动人张锦芬,与华创证券(代表“华创证券支持民企发展14号单一资管计划”)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姜伟、张锦芬拟分别将其持有的公司4.05%股份、2.1%股份,协议转让给单一资管计划,转让价8.64元/股,转让总价7.5亿元,将全部用于偿还股票质押借款本息,以降低股票质押比例。

  本次权益变动后,姜伟由原来的53.46%的股权减至49.41%;张锦芬不再持有公司股票;华创证券管理的集合资管计划与单一资管计划合计持有公司11.43%的股票,成为贵州百灵第二大股东,姜伟家族成员姜勇持股11.05%,排名第三。

  事实上,对于贵州百灵来讲,股权被质押已经见怪不怪。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姜伟仅2018年就进行了100次股权质押。

  如此激进的质押,姜伟到底有多缺钱?

  此前,曾在公告中就表示,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以股票质押所获资金全部用于姜伟家族非上市公司企业的补充流动资金及投资,投资产业包括:文旅产业、房地产等。

  实际上,近年来,贵州百灵痴迷于跨界投资,或许是为了让公司具有更多业绩增长的可能性。董事长姜伟先后投资了地产、飞机制造、酒店等项目。遗憾的是,这些项目并没有为贵州百灵贡献多少利润,反而吃掉了宝贵的现金流,令其不得不一直采用激进的质押股权来抵债。

  据贵州百灵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除中草药等主业之外,只有肥料和纯净水业务出现在统计表里,而且仅占总经营收入的0.3%。

  截止2019年6月12日,姜伟持有公司股份为7.5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3.46%,其中累计被质押的股份为6.65亿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88.14%,占公司总股本的47.12%。

  此外,姜伟的一致行动人姜勇持有1.56亿股,占总股本的11.05%,股权质押率为96%。二者合计的股权质押率超过90%。

  专家表示,超过90%的股权质押率,就意味着一旦二级市场大幅调整,姜伟、姜勇将面临平仓风险,有可能导致贵州百灵陷入资金困境,甚至威胁到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结合万达地产等退出文旅产业、房地产处于深度调整状态,中小地产商经营艰难,资金融资较难等来看,姜伟家族的融资压力巨大。

  对于贵州百灵大股东及一致行动人频繁进行股权质押,市场分析认为,贵州百灵是为赎回质押股权,大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又必须挪用上市公司的现金流。这就造成了贵州百灵大股东及一致行动人不得不反复进行股权质押的情况。

  当家人的累

  一方面贵州百灵努力在业绩上看起来优秀,另一方面又在不断填补漏洞,姜伟的这份心累,估计很难言说。

  不过,单就姜伟来说,不但是心累这么简单,结合其此前被爆在澳门豪赌10亿,被迫卖地卖项目,甚至仅上市3年,就已经完成了21次的股权质押的行为看,姜伟也在玩着一份份心惊肉跳之举。

  这种悬空踩钢丝,加大了外界对其资金链风险的质疑性。显然,姜伟粗放的资本腾挪术,摩擦着市场、监管层的忍耐线。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贵州百灵又被质疑工业大麻热点,并受到收深交所关注函。

  客观而言,贵州百灵做到总资产42.3亿元,员工4928人的企业规模,姜伟功不可没。不过,另一方面,贵州百灵在产品质量、企业业绩、财务数据、多元化发展等方面,暴露出的种种问题,也将姜伟推至舆论风口,这和“打造大健康全产业链的企业集团”“民族医药事业为己任”的企业理念不甚相符,更与国家倡导药企高质量发展、坚持品质初心的行业精神不甚相符,个中取舍,值得贵州百灵亦或当家人姜伟深思。

  专精于药 ,专注于人。知行合一,止于至善。贵州百灵如何撑起苗药之光,首条财经将持续关注。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