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新潮能源投资损失11亿掏空公司 资产廉价卖给关联方

  新潮能源(2.000, 0.00, 0.00%)多项重大投资损失,低价甩卖资产关联方低价接盘,新潮能源公司几乎已被掏空是不争的事实。

  新潮能源的前身是新潮实业,成立于1985年,1989年完成改制,1996年11月跻身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司主营业务从纺织业转型为房地产、电子元件等制造业。

  2014年,新潮能源迎来历史性转折。大股东东润投资退出,拥有德隆系背景的金志昌顺进入,刘志臣为新的实控人。刘志臣入主后大动作不断,剥离地产、电子元件等资产,先后耗资超百亿前往美国买油田,主营业务转至石油及天然气开采。

  然而,刘志臣并未让新潮能源摆脱困境,反而落得一个掏空上市的骂名。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在2014年至2016年间剥离地产等资产时,存在交易价格低于评估价现象,且这些资产的接盘者最终大多为公司关联方。此外,公司6亿元投资风险资产合盛源矿业,最终是矿山关闭而血本无归。

  类似这样的投资不在少数,而这些投资的背后,或多或少有新德隆系踪影。去年,公司因计提资产减值等损失接近11亿元,其中坏账损失就达到9.18亿元。因为担保、追讨欠款等,新潮能源诉讼不断。

  备受关注的是,今年一季度,新潮能源再次陷入亏损。在油价低位徘徊的情况下,豪赌美国油田前景不会乐观。截至目前,22亿元收购的Hoople油田资产,3年多来仅实施了极小规模开采,资产减值压力不小。

  资产廉价卖给关联方

  随着新潮能源产业转型,公司关联方提供受让资产获利不菲。

  新潮能源原本是一家村办企业,山东烟台牟平区牟里村委会的新牟国际集团为控股股东。2008年,受经营环境影响,公司经营业绩欠佳,新牟国际集团以3587万元出售了所持股权,烟台东润投资借此成为公司大股东,东润投资实控人常宗琳晋升为实控人,常宗琳曾是烟台新牟里村村支部书记。

  东润投资入主后,公司转型至房地产,但地产告别黄金10年,部分地产商自身也在寻求转型。作为区域性小型地产公司,新潮能源的房地产业务发展也难言顺利。2009年至2012年,公司扣非净利润连亏四年。

  2014年,似乎是无力回天,东润投资也选择撤退,其将其所持公司14.42%股权以7.1亿转让至刘志臣控制的金志昌顺,刘志臣成为新的实控人。刘志臣入主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剥离此前的房地产等资产,推动公司转型。然而,资产转型之旅不乏利益输送嫌疑。

  2016年,新潮能源将烟台新潮锅炉、新潮网络、铸源钢结构、银和怡海房地产等4家子公司打包出售,评估价为2.97亿元,而交易价格只有2.24亿元,缩水0.73亿元。其中,银和怡海房地产100%股权评估值为2.96亿元,新潮能源持有50%股权协商作价1.04亿元。买方为山东嘉华盛裕创业投资,与新潮能源不够成关联交易。然而,交易完成才半个月,这笔股权就转至烟台东晨投资手中,后者与新潮能源同为银和怡海房地产股东,各持股50%。2008年,新潮能源通过资产置换入股时,作价1.66亿元。时过8年,50%股权竟然缩水0.64亿元。

  截至2015年底,新牟电缆的评估值为5.09亿元,截至2016年11月30日, 账面净资产为4.89亿元。然而,新潮能源却以4.22亿元价格出售,买方为烟台红杉树投资。不到一年,烟台红杉树投资将其转手卖给了烟台蓝和投资和烟台世德投资等4家公司,曲春阳成为新牟电缆实控人。曲春阳在2002年至2013年曾担任新潮能源高管。

  类似资产处置最终仍流向关联方的案例还有不少。如新潮铸造评估值为1.07亿元,新潮能源以8400万元将其转让给让给烟台实德投资,后者于2017年更名为烟台世德装备,后者实控人为常明德。2008年前,常明德曾在新潮能源担任董事和监事。而且,常明德之妻姜学荣曾于2013年担任新潮能源第一大股东东润投资董事。

  综上所述,2014年至2016年,新潮能源对此前的房地产、电子元器件等资产进行了大甩卖,不完全统计,交易金额高达18.61亿元,最终的买方基本全部是新潮能源的关联方。

  诡异投资乱象

  剥离传统资产后,新潮能源向开启了转型之旅,但其投资颇为诡异。

  2015年,新潮能源通过发行股份方式收购浙江犇宝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浙江犇宝)100%股权,交易作价22.10亿元。同时,公司配套募资21亿元。标的浙江犇宝2014年11月才成立,2015年4月通过子巨浪有限完成对美国德克萨斯州Crosby郡Permian盆地的Hoople油田资产收购。

  2016年8月,新潮能源完成对蓝鲸能源北美有限公司(简称蓝鲸北美)100%股权收购,交易价格为2亿元,后者主要从事油气资产评估、投资咨询和金融服务,并提供企业战略和财务咨询服务等。此次收购标的溢价率高达6.3倍,形成商誉1.84亿元。

  然而,到了2018年底,新潮能源将高溢价收购而来的蓝鲸北美予以注销,计提商誉减值损失1.84亿元,令人不解。

  新潮能源的投资并购不乏匪夷所思之处。

  2016年12月,新潮能源斥资6亿元收购了哈密合盛源矿业(简称盛源矿业)45.59%股权,以此加码能源领域布局,后又向其增资,但这笔投资最终打了水漂。

  去年5月,新潮能源公告称,公司多个银行账户资金被哈密市伊州区法院冻结,原因是盛源矿业与客户出现债务纠纷,未及时偿还相关债务,新潮能源因此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新潮能源随即提起诉讼,要求盛源矿业股东,华瑞矿业、张国玺、石永兵、隆德铭新等支付7.86亿元购价款。目前,该案尚处在诉讼阶段。

  今年3月,新潮能源收到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盛源矿业的核心资产雅西铁矿位于自然保护区内,保护区要求所有矿山必须关闭。这意味着此笔投资彻底失败,公司无奈计提6亿元资产减值损失。

  诡异的是,盛源矿业原本就未取得采矿权,且雅西铁矿被要求关闭的风声早就传出。在这种情况下,新潮能源仍然向其增资入股,让人难解。

  此外,子公司浙江犇宝出资1.7亿成为长沙泽洺优先级合伙人,后者管理斯太尔7337.526万股股份。长沙泽洺以其持有的斯太尔股票提供质押担保,向浙江众义达借款5亿元。去年5月,因借款到期未偿还,浙江众义达提起诉讼,浙江犇宝作为长沙泽洺的有限合伙人也被列为被告之一。

  新潮能源还因转让给智元创业投资集团的2亿信托受益权未及时偿付提起诉讼。2017年,公司还将1亿元资金出借给北京新杰,至今也未见收回。

  上述投资损失不菲。仅在去年,新潮能源为此计提资产减值损失高达10.94亿元。贱卖资产、投资失败,如此轮番折腾,新潮能源基本上被掏空了。

  押宝美国油田不容乐观

  新潮能源国内投资大多以资金打了水漂而告终,而在美国的投资,虽然目前尚未有风险暴露,但前景似乎也不乐观。

  除了作价22.10亿元收购浙江犇宝进而获得美国德克萨斯州油田资产外,2017年6月,新潮能源还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了鼎亮汇通100%股权,交易价格高达81.66亿元。鼎亮汇通成立于2014年,拥有的主要资产是其通过美国孙公司MCR(US)收购的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Midland盆地东北角的Howard、Borden郡的页岩油藏资产。

  两次收购涉及金额高达103.76亿元,两次购买的油田资产均位于美国的Permian盆地。Permian盆地的地域范围从西德克萨斯地带一直延伸至新墨西哥地带,是美国最大的石油矿藏区域之一,地处美国石油工业的核心地带。鼎亮汇通控制的油田资产位于Permian盆地东北部,两次并购的油田资产均处于美国德克萨斯州,地理位置相距不远。

  根据公司此前披露,浙江犇宝拥有的美国德克萨斯州Crosby郡Permian盆地的Hoople油田资产,开采所处的技术阶段为二次开采的初期,其盈利模式为:通过专业化的油田服务外包商完成钻井、测井、套管、射孔、油水处理等油井开采环节,通过专业化的石油运输与销售公司实现产品销售,并最终实现盈利。

  目前来看,收购已经三年多,远未达到预期效益。新潮能源解释称,由于Hoople油田是二采油田,开采成本相对较高,2015年以来,油价继续下探,最低跌至2016年2月11日的26.19美元/桶。油价的急剧暴跌和持续低迷导致Hoople油田开发和经营风险极大,因此,近3年,公司未按照预测时油田开发计划执行。2015年以来,公司采用调剖调堵、压裂引效、注水井网调、打加密井整等方式对Hoople油田进行了一些极其小规模的开发。

  高达103.76亿元收购的油田资产开采未达预期,新潮能源自身也面临着资金不足困境。今年3月,公司披露6.5亿元募资不能按时归还至募资专户,3个多月过去了,尚未见公司披露归还这笔募资的信息。

  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66亿元,同比增长30.97%,而净利润则亏损1.63亿元,同比下降291.30%,经营现金流净额同比下降18.41%。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