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贝壳接棒链家:彭永东称未来5年新红利点还未产生

  “走在戈壁上,你在想什么?”“我要争第一。”彭永东语气坚定。

  烈日、沙尘暴、大雨。三天两夜,徒步100公里。6月13日,“新居住”平台贝壳找房CEO彭永东带领近80位高管踏上戈壁。这场受虐之旅让他联想到外面的商业世界。

  贝壳找房正以近乎膨胀的发展速度,跃居房产服务领域“独角兽”。身为贝壳找房的舵手,彭永东真的了解自己、了解团队、了解贝壳吗?

  时间拨至一年前。

  2018年4月23日凌晨,彭永东发出一条朋友圈:“始于2014年白板上随手画的很挫的LOGO,到今天正式推出贝壳找房平台,4年的姗姗来迟,更是7年的沉淀孕育!作别旧经纪时代,新纪元自贝壳找房始!Power on!”

  那一天,贝壳找房正式上线。

  短短一年,贝壳进驻全国98个城市,连接160个新经纪品牌、超过2.1万家门店、服务经纪人数量超过21万。其中,跨店、跨品牌成交率达到70%。据贝壳方面提供的最新数据,截至6月20日,贝壳连接新经纪品牌数量升至185个,连接门店数量涨至2.23万,连接经纪人达23.13万。

  “坦率说,贝壳过去一年的发展是非常惊人的。”华兴资本集团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包凡向《中国企业家》表示,“今天贝壳平台上的非链家门店占比已经超过了链家门店。”华兴资本是链家早期的投资人之一。今年3月,其股份通过镜像平移转至贝壳找房。

  今年5月末,贝壳找房正式完成D轮融资。该轮融资由战略投资方腾讯领投8亿美元,融资将重点用于在产业互联网领域的技术研发、产品应用创新以及优秀人才招募培养等,进而驱动用户体验和行业效率提升。此外,贝壳找房还入驻了微信钱包九宫格。

  但就在贝壳找房刚上线时,市场对这个突然闯入的“新生儿”还很陌生,质疑与不解席卷而来,甚至出现“抵制贝壳”的竞争风波。

  市场的认同回击了这些质疑——上线不到4个月,贝壳找房APP月活跃用户突破800万。它的发展速度和目标实现均超预期,彭永东却很困惑:发展这么快为什么没有遇到预料之外的挑战?

  如今,从老链家迈入新贝壳,贝壳找房经历了哪些挑战?最大的突破点是什么?近期,面对《中国企业家》,彭永东给出了答案。

  “当一个新生事物出来之前,最大的问题在于大家根本不接受它,就是你为什么存在?当所有人开始称呼你的名字时,说明他心里已经接受了,(说明)这个行业里面需要你的一个位置,也给你了一个位置。这是今年贝壳最大的收获。”彭永东这么理解。

  可彭永东仍要面对外界关于贝壳诞生“动机”的怀疑。

  “大家现在看到的都是number(数字),不一定都能理解我们做的事。”在彭永东看来,认同动机是下一阶段的事,当前的核心问题是如何创造用户价值。“我最近这段时间感受特别深。一个组织真的是做着做着就会忘记用户,这其实是最大的危险。”

  老链家,新贝壳

  “在‘住’这个赛道里,我们断定随着互联网的演进,会有颠覆性的重大变化。”包凡分析。此后,华兴资本开始寻找投资标的,他明确了一个基本原则:这个行业的龙头企业必须建立在深厚的产业基础之上,“这是我们投资链家(的原因)”。

  着眼当下,国内房产中介行业处于十字路口。传统中介机构生存空间受到压缩的同时,却从不缺入局者,如苏宁、阿里、腾讯、京东、贝壳等。入局者带来的服务模式改革,对传统意义上的“端口费”模式发起挑战。行业整合大潮趋近,中介开始思考合作价值。

  贝壳找房的出现,刺激着所有利益相关者的神经。“一个新的东西出现了,人们都不知道它是什么,(只能)慢慢地感觉。”彭永东解释,“做贝壳之前,我们不知道水有多深,也不知道行不行。但我们的判断是,本质的东西没问题,就是签单合作,对用户好。”

  贝壳找房并非横空出世。

  早在2011年,链家董事长左晖带着所有高管召开闭门会,只为探讨一个问题:如何干掉链家?

  左晖将高管分为两队,一队考虑用互联网思维来干掉链家;另一队则从传统中介角度考虑如何破局。结果“互联网派几乎取得压倒性胜利”。此后,集团开始向当时还叫作“Homelink链家在线”的网站倾斜资源。2014年,链家在线改为链家网,独立运营。

  当贝壳找房从零开始时,链家早已成为中国房地产存量市场的领头羊。公开数据称,2015年链家税后纯利8.09亿元人民币,2016年估值达416亿元人民币。但在贝壳找房的话语体系中,贝壳找房并非链家网升级版,而是行业平台化的关键一步。

  2014年前,彭永东曾对平台模式做过一些小范围尝试。直到2017年4月到2018年4月,小股部队南下郑州实验“贝壳”模式,花了一年时间终于趟出一条路。尽管坐拥原有链家系的线下资源,真正开辟一个新事业时,团队仍然艰苦备尝。“郑州同事回来,说我们回去叫‘航空母舰’过来支持,结果发现北京这边大平台能支持的也很少。”彭永东回忆。

  据彭永东介绍,2018年4月贝壳找房成立,6月份开始组建团队。6、7、8三个月,团队都在打磨应该怎么干。“虽然有郑州经验,但每个城市情况都不一样,所以到8月份我们还在自我学习、自我启发。”比如,团队通过扮演平台人员和门店经纪,聊天寻找问题。

  “为什么要放弃链家,跑这儿来干这个事?”做不做贝壳找房,曾在链家内部进行过讨论。比如,如何处理老链家和新入驻品牌的资源分配问题?擅长直营的链家人怎么去做加盟?外界也总是怀疑贝壳做平台的真实出发点。

  从链家网CEO到贝壳找房CEO,彭永东也在适应这个新角色。他还觉察到了团队开拓新城市(42.460, 0.23, 0.54%)时的巨大压力——全行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好做,“当你干一个事超乎能力范围之外,肯定有点痛苦”。

  “贝壳找房的诞生,相比于链家,是一种变化。”高瓴资本合伙人黄立明对《中国企业家》表示,“这意味着(链家)对行业的理解需要更加深刻,也是一种商业嗅觉、一种能力体现,更是一种行业责任。”高瓴资本是贝壳找房的投资人之一。

  “每个企业转型都会碰到巨大挑战。大家有极强的使命感,知道方向正确,即使没有路也硬闯出来。”包凡对《中国企业家》表示,从产业互联网转型角度看,可能很少有比链家更重的企业,“几十万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完成转型,跟执行力有直接关系”。

  组织“进化”

  贝壳找房的诞生过程,代表了链家系从重资产到平台化战略的转变,不免给公司的组织架构调整、管理模式、收益预期等多方面带来挑战。

  彭永东已有预期:“模式的变化一定很难,创新一定会遭遇挑战。组织架构调整的核心就是不断去拉阵型,消除团队杂念,使团队更团结。”

  贝壳找房成立至今,先后进行过两次公司层面的组织架构调整。据彭永东介绍,第一次调整发生在贝壳找房诞生初期,主线是,贝壳找房、链家和德佑三条线各自管理自己的核心目标,同时共同服务一个总目标。

  “三个公司性质不同、目标不同、实现路径不同,就尽可能分化一些,大家各走各的路。”彭永东表示。随着城市扩张节奏加快,他发现这一架构的“副作用”:横向协同的力量趋弱。“ACN(经纪人合作网络,2014年由链家建立)的核心是合作,现状却发生了合作的相关问题,这就触动了模式根本。”

  “机制冲突是一方面,人的冲突也是一方面。”彭永东的做法是,把横向变成主轴。这就有了贝壳找房的第二次、也是最近一次组织架构调整。

  今年1月,彭永东在北京召开内部会议,宣布操刀对三大品牌进行组织架构调整手术:不再划分南北贝壳找房和德佑的后台,贝壳找房、德佑、链家三条职能线合并。

  贝壳的发展速度跟质量之间如何平衡?在彭永东看来,这个问题没有最优解,“在尽可能的情况下,我们坚持既要、也要、还要,就是我要品质,我也要规模,我还要速度”。

  “经纪行业信奉眼见为实,你如果没有给他做到,他不会相信你这个事。”在管理贝壳找房的一年多时间中,彭永东说,这是他面临的最大挑战。“(做贝壳)不是那种我先一棒子出去变成100%,而是逐渐展开、让问题暴露的过程。治人、制敌,重要的是提升解决问题的能力。”

  彭永东还发现,通过互联网去改造产业的组织,会面临巨大的价值冲突。

  “线下的核心是要完成闭环,要成交,要KPI,这要求强执行力作支撑,此外有20多万人跟你共同制定规则。”彭永东解释。但贝壳找房的模式价值已经完全不同。也正因此,他意识到,“组织建设要有达成共识的能力,还要给人容纳空间”。

  除去架构调整,公司层面的调整也在推进,表现在链家旗下公司等资源“平移”至贝壳找房,链家大部分资产装进了贝壳找房中。4月23日,贝壳找房上线一周年。左晖说,在新居住时代,房地产会逐步从制造向服务转型。新居住的本质,即以数字化手段重塑居住产业互联网。

  “贝壳找房从链家升级而来,继承了其前端的核心技术和成熟的运营经验,将互联网与居住服务深度结合,让未来的服务在新居住领域呈现了更多可能。”谈及投资贝壳找房的原因,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回应《中国企业家》称。

  在黄立明看来,跟其他居住类投资标的相比,贝壳不仅在既有业务里不断加深自身“护城河”,而且成功拓展了诸多新的业务领域,并取得市场领先地位。这也是贝壳最为打动他的特点。

  构建居住生态圈

  “贝壳已经扎下根了,这条路是确定的。”在彭永东看来,“满足同一需求的都是同行。”贝壳找房现阶段提出“新居住”概念,业务范围从基本的买卖、租赁延伸到服务,一个居住生态圈正在形成。他认为,生态圈的核心在于有一堆生态合作伙伴,大家一起来建设。“从这点上来说,我们今年才刚刚开始。”

  4月16日,21世纪不动产(C21)宣布与贝壳找房达成业务合作,C21并网接入贝壳。这是贝壳找房平台迄今迎来的规模最大的中介品牌商。“贝壳是线上,我们是线下,我们线上线下一起来合作。”21世纪不动产中国区董事长张东纯对《中国企业家》称。彭永东则表示,C21的加入“是贝壳找房遇到的一个很核心的点”。

  贝壳找房的成长一直伴随着“垄断”争议。彭永东认为,“这个行业的核心是合作机制。所有规则底层都是价值观,而规则背后的战略,在外显示成SaaS系统、显示成流程标准、显示成风险调拨,到最后内化为价值观选择。”

  最近的质疑是,贝壳找房并非全开放型平台,只是贝壳找房内部的开放。对此,彭永东解释称,任何系统都没有完全的封闭,也没有完全的开放。贝壳想做的是拉升行业品质标准线,这就意味着贝壳要改变这个行业很多行为。贝壳期望带领行业,厘清“行业进化的价值主轴和价值判断”。

  行业仍在变革中寻找方向。“过去一年,大家就市场往哪个方向走、模式等产生很多话题和思考,这种思考本身可能就是真正的变化。”彭永东认为,行业中的所有人都在贝壳的成长过程中受到触动。

  从“0”到“1”,贝壳接棒链家轻装上阵,从被市场质疑到被接受。

  在包凡看来,贝壳的成功离不开产业背景的演变:中国互联网正“由表及里”,从消费端向产业端渗透。“更大的方向是,当产业互联网已经完成自身改造,再跟消费互联网融合发展,就会创造更大的价值。”黄立明称,“我们所期待的也是贝壳一直践行的,就是推动行业创新发展,兼顾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彭永东强调:“没有链家不可能有贝壳。贝壳在过去一年里的变化,是链家沉淀了十几年的红利体现。未来五年,新的红利点还未产生。”

  “新的红利点”指向生态投入与产出。“行业进化注定就是个慢的事,可能要七八年时间,你才能看到整体的面貌。”彭永东最后表示。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