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营收下滑净利大幅波动 雅戈尔弃投资外界将信将疑

  如果一个曾经在中信证券(20.140, -0.09, -0.44%)(600030.SH)股权投资上至少赚得25倍收益,还试图如法炮制押注中信股份(0267.HK),一举投下相当于自家上市公司八成七净资产资金量的人,突然宣布“金盆洗手”,可信度如何?

  这一次,68岁的雅戈尔集团董事长李如成似乎心意已决。

  日前,雅戈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雅戈尔)发布公告称,为了实现价值最大化目标,公司未来将进一步聚焦服装主业的发展。除战略性投资和继续履行投资承诺外,公司将不再开展非主业领域的财务性股权投资,并择机处置既有财务性股权投资项目。

  消息一经公布,市场一片哗然。

  雅戈尔此前发布的2018年年报显示,期内该公司完成营业收入96.4亿元,比上年同期降低2.07%;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6.77亿元,同比增长1139.14%。当然,这家以西装、衬衫起家的上市公司从未改变它“不务正业”的特质,期内由服装板块提供的营收和净利只占58%及22%,依靠副业赚快钱的雅戈尔,本色依旧。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近年来雅戈尔营业收入已呈现持续下滑态势。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雅戈尔营收分别为149亿元、98.4亿元、96.4亿元。2018年的该项数据只及两年前的64.7%。对于雅戈尔而言,若想扭转营收持续下滑这一不利局面,要么在地产、投资两个被李如成器重近20年的双发引擎上取得重大突破,要么必须在起家的服装领域中谋取一个转型良机。不过,这两样都不那么容易做到。

  更值得关切的是,尽管2018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增长1139.14%,但这主要是基于2017年净利润过低所致。据近年财报显示,雅戈尔2016年—2018年归属净利润分别为36.8亿元、2.97亿元、36.8亿元,而2017年净利骤减的原因,仍然归结于雅戈尔的股权投资动作的失利——虽然李如成一直津津乐道于“投资一下子就能赚制造业30年的钱”,但他在2015年末累计投入近170亿人民币获得的中信股份股权,显然没能重复1999年斥资3.2亿元抢先入股中信证券后获得的超额回报,而此次“麦城”最终导致是年财报的黯然失色。

  “以往的成功,不可能再重复;过去的教训,一定要铭记”,这是李如成在最新一封《致股东书》中所言。然而,其果真就此转性?市场目前只能先给出观察期。

  雅戈尔高层的人事调整更加重了外界的好奇心。就在投资战略调整公告发布的同时,雅戈尔还发布了关于董事总经理辞职的公告。公告称,为了相应地增强董事会战略职能和专业化运作,钱平先生自愿申请辞去公司董事、总经理、战略发展委员会委员职务。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在钱氏辞任之际,雅戈尔并未公布总经理最新人选。

  针对市场普遍关注的问题,《投资时报》研究员电邮雅戈尔相关部门寻求沟通,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失策不止一次

  脱胎于一家知青合作服装工坊的雅戈尔,1998年即在上交所挂牌上市。上市第二年,该公司便开始了在资本市场的扩张之路。

  1999年—2005年间,雅戈尔陆续投资了中信证券、广博股份(4.830, -0.20, -3.98%)(002103.SZ)、宜科科技(现为联创电子(11.060, 0.10, 0.91%)002036.SZ)、宁波银行(23.110, 0.20, 0.87%)(002142.SZ)等。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全面铺开,资本市场步入快速发展期,自此雅戈尔的投资业绩逐渐攀升,其持有的金融资产市值急速增长,并一度超过200亿元。

  事实上,对于李如成同期加磅宁波为主的长三角房地产市场,投资者和同行异议不多。甚至在2007年其真金白银掏出100亿争当地王的行动,事后判断仍具有相当的前瞻性。然而,之于股权投资则素来观点不一。某业内权威人士曾意有所指表示,一些上市公司不将精力放在主业发展,却热衷于炒股,一旦股市大跌,其业绩将受到波及甚至亏损。

  不幸言中。2018年,雅戈尔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增长1139.14%,而利润激增的原因主要是由于上年同期计提了33.08亿元的中信股份减值准备。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在雅戈尔甄选的诸多投资标的之中,中信系一直占据着最重要地位,且近年来投资收益颇为可观。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雅戈尔以每股约14港元的成本,买下了中信股份约14.55亿股股份。

  虽然此后市场经历了几番牛熊转换,但雅戈尔对于中信股份“情有独钟”。截至2017年末,雅戈尔持有中信股份数量仍保持在约14.55亿股。据资料显示,雅戈尔投入成本约170.23亿元人民币,2017年12月末,市值共计约137.15亿元。据统计,中信股份市值占雅戈尔持股的占比逾40%。

  然而,此番豪赌最终令雅戈尔付出了沉重代价。据统计,除2015年实现近6%的增幅之外,中信股份在2016年股价涨幅约为-16%。据雅戈尔2016年年报显示,彼时的投资成本为182.16亿元,期末账面值为144.42亿元,浮亏已达到37.74亿元。

  而这一亏损情况在2017年进一步延续。雅戈尔在当年年报中披露,由于中信股份公允价值连续下跌时间超过12个月,认定其已发生减值,计提资产减值准备33.08亿元,从而影响公司2017年度净利润合计33.08亿元。

  这并非雅戈尔第一次在股权投资领域“马失前蹄”。2007年,金田铜业IPO申报前夜雅戈尔突击入股,以3.6元/股的价格受让了3.05%的股权。但金田铜业数次冲击IPO失利,不得已挂牌新三板。2017年末雅戈尔持股部分的市值仅有1.11亿元,甚至比不上十年前的投资额。

  2018年,雅戈尔投资业务实现投资收益32.0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1.6亿元。但面对变化无常的市场,雅戈尔“不再开展非主业领域的财务性股权投资”的战略调整宣言,当是某种“痛的领悟”。

  服装行业回暖 库存仍是顽疾

  近年来,随着消费需求的迭代升级、“互联网+”的崛起,服装行业逐渐迎来了转机。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1-12月,中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实际增长6.2%,快于同期人均 GDP的增长水平;而其中人均衣着消费支出同比增长4.1%,在消费支出中的比重为6.49%,但增速低于个人发展类(生活用品及服务、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类),未来存在进一步提升的空间。

  与此同时,中国穿类商品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22.0%,增速比上年同期加快1.7 个百分点,线上销售已成为服装内销市场保持快速增长的第一驱动力;包括超市、百货店、专业店 等在内的限额以上单位实体零售业态零售额同比增长4.6%,在上年恢复性增长的基础上继续保持增长态势。

  本就以服装起家的雅戈尔,自然不愿错失一切业内可能带来的机会。其实,早在三年之前,李如成就曾高调宣布“要用五年时间再造一个雅戈尔”,雅戈尔的服装业务也随之回暖。据财报显示,2016年至2018年,雅戈尔服装板块实现营收44.6亿元、48.9亿元和56.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0.05%、9.46%和13.22%。

  只不过,纵然是龙头品牌西服供应商,雅戈尔也始终难以摆脱行业固有的顽疾。《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2018年品牌服装营业成本同比上年增幅1.31%。细分来看,品牌西服营业成本同比提升10.46%。对于服装企业而言,库存是目前最大的成本压力。

  据近三年财报显示,2016年—2018年,雅戈尔存货周转天数分别为533.88天、866.85天、1054.33天,处于业内高位。与此同时,2016—2018年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也在同步提升,分别为6.15天、10.52天、12.27天。但据年报显示,2018 年,雅戈尔加快数字化转型,完成业务中台一期建设,实现了线上线下库存打通,进一步降低了库存量。可既然如此,为何存货周转天数与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均在逐年攀升?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不需什么豪言壮语。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