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市值从1700亿元到仅剩约70亿 乐视网被暂停上市

  自2012年4月《证券市场周刊》全面质疑乐视网(1.690, 0.00, 0.00%)(维权)财务数据异常,至2019年5月13日乐视网暂停上市,漫长的7年时间,乐视网从“网络视频第一股”到濒临退市,市值从1700亿元到仅剩约70亿元,疯狂、质疑、崩塌、惨烈的进程完美展现了互联网时代一个全新的“旁氏骗局”案例。

  本刊特约作者  夏天

  一纸公告将沉寂许久的乐视网(300104.SZ)又推上风口浪尖——5月10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9年5月10日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股票暂停上市的决定》(深证上[2019]265号),公司股票将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上市。

  根据深交所的决定,乐视网股票暂停上市决定的主要内容如下:“你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你公司2018年年末经审计的净资产为负值。根据《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13.1.1条的规定以及本所上市委员会的审核意见,本所决定你公司股票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上市。”

  “暂停上市的决定”实际上宣告了乐视网退市进程的正式启动及不可逆转,“向乐视网说再见”早已在市场意料之中。4月26日凌晨,乐视网发布2018年年报以及暂停上市前的停牌公告。乐视网表示,公司股票将自4月26日开市起停牌,深交所将在停牌后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

  乐视网2018年年报显示,乐视网及其下属子公司累计实现营业收入15.58亿元,比上一年减少77.8%;净亏损40.95亿元,上一年为净亏损138.8亿元。乐视网预计2019年第一季度净亏损1.95亿-2.00亿元,上年同期净亏损3.12亿元。

  随后的4月29日,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等行为,乐视网及贾跃亭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根据相关报道,此次立案调查实际上有利于乐视网后期退市,便于交易所衔接。由此可见,从公布年报到立案调查再到暂停上市,乐视网退市进程在法律程序上只剩最后一环。

  根据创业板市场规则,一旦满足了暂停上市的条件,创业板上市公司将步入暂停上市的阶段,若无重大转机,上市公司大概率终止上市。而且,根据深交所的规则,创业板不接受公司股票重新上市的申请,此举基本上宣告乐视网终止上市的结局只是时间问题。

  2010年,乐视网登陆创业板,带着“国内首家上市的网络视频公司”的光环,裹挟着互联网新经济和商业模式的浪潮,乐视网早期以极低成本聚拢大量版权作品,丰厚的版权分销、广告及付费会员收入让它在参与网络视频早期竞争时的优势一时无二,更是摇身变为创业板市场中曾经风头无尽的“牛股”。数据显示,自2011年起,乐视网的平均营收增速保持在125%以上,2015年赶上牛市,其市值一度涨至1700多亿元,这种表现也确实为众多投资者带来了丰厚的投资利润,但“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就在乐视网市值在疯狂的市场情绪推动下达到顶点之后,伴随着公司资金链等问题的暴露和对公司业绩的不断质疑,乐视网市值开始掉头向下,尽管其间也有反复和曲折,但无法改变其步入暂停上市乃至终止上市的命运。

  作为创业板市场中典型的问题上市公司,上市以来,乐视网一直身处舆论风波的中心。回过头去看,乐视网的资金链危机也并非无一点漏洞。实际上,早在2012年4月,《证券市场周刊》已经发表《乐视网幻象》一文,从广告销售收入、付费用户数量、影视剧版权数量等三个方面对乐视网进行了全面的质疑:作为首家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家在A股上市的视频企业,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官网及年报中称自己为“拥有70万收费用户”、“拥有70%以上国内热门影视剧的独家网络版权”的“中国第一影视剧视频网站”,通过调查采访、观测统计以及对比分析,《证券市场周刊》与北京中能兴业投资咨询公司发现,乐视网在广告收入、付费用户数量、影视剧版权数量与其公布的数据严重不符,上述三个方面存在重大疑问甚至涉嫌造假;尤其是电影数量的猜测和摊销方式之争成为这场质疑的关键问题所在。

  《证券市场周刊》认为,乐视网在2011年年报及多份公告中宣称公司拥有4000部以上电影,拥有2011年热门影视剧超过70%的网络独家版权,这与我们实际统计的结果相差巨大。我们在乐视网上统计了所有电影数量仅为1857部,不到宣传数量的一半。计算方法是统计一共有多少页,每页有多少部电影,再根据最后一页电影数量汇总。乐视网可以观看的全部电影数量为123×15+12=1857部,这个数字还不到公告的一半。需要强调的是,乐视网拥有4000部以上电影的说法并非出自广告宣传,而是出自公司的正式公告。如果乐视网真正拥有的电影不足4000部,则涉嫌披露虚假信息。

  而且,除了版权数量外,乐视网声称垄断70%的热门剧也是质疑焦点之一,乐视网拥有的热门影视剧网络独家版权数量可能也远没其公告的多。《证券市场周刊》的调查方法是首先列出权威的收视率排行榜,一方面通过各种渠道查证这些作品的网络独家版权;另一方面我们直接致电乐视网公关部,让其“认领”这些热门影视剧的网络独家版权。结果表明,乐视网并未拥有2011年70%的热门影视剧独家网络版权。针对电视剧独家版权,根据央视索福瑞媒介研究有限公司的调查数据排名,2011年全年,19:30-24:00时间段中收视率排名前40名的电视剧中,根据我们自己的查证及乐视网公关部的“认领”,乐视网拥有独家版权的仅有9部,而排名前10的仅《宫》1部。如此计算,乐视网拥有的2011年央视索福瑞榜收视率前40名的电视剧独家网络版权不到25%。而在上述40部电视剧中,能通过公开途径证实优酷、搜狐视频、土豆网、迅雷、PPTV、盛世骄阳、CNTV合计拥有其中20部的网络独家版权,即使不算另外无法查证的11部,这几家已经合计拥有2011年央视索福瑞榜收视率前40名的电视剧独家网络版权的50%。

  针对电影独家版权,中国电影(15.370, -0.05, -0.32%)报的2011年中国电影票房排行榜(2010.12.06-2011.12.04)前30名的影片中,根据我们自己的查证及乐视网公关部的确认,乐视网拥有网络独家版权的仅有3部,排名前10的仅《失恋33天》1部,算下来乐视网仅拥有中国电影报的2011年中国电影票房排行榜前30部热门电影10%的网络独家版权。而这30部影片中,仅爱奇艺、激动网、电影网、迅雷、PPTV、盛世骄阳就合计拥有其中14部影片的独家网络版权,即使不算另外无法查证的13部影片,这几家已经拥有中国电影报的2011年中国电影票房排行榜前30部热门电影近50%的网络独家版权。

  汇总电视剧和电影的独家版权分布情况,都与乐视网宣称的“拥有70%的2011年热门影视剧网络独家版权”相差甚远。乐视网表示“热门”概念是指能上卫视黄金档,但实际上,每年上卫视黄金档的电视剧有很多,不一定每部都能“热”起来。真正是否“热门”,按“收视率”指标更加客观。

  此外,在版权价值认定上,乐视网对无形资产的直线摊销方式也引发了众多争议。《证券市场周刊》还质疑了乐视网采用直线摊销法是为了让报表更加好看,相当于“寅吃卯粮,难以持续。”乐视网购买版权一般是3-7年,在会计处理上,乐视网按合同年限进行平均直线摊销。直线摊销法的好处是报表漂亮。例如,一部版权期为5年的电视剧,第一年摊销200万元,因新剧关注度高,当年广告及分销超过200万元对许多视频网站而言并非难事。但第一年过去后,分销就比较难,就算卖出去也不是当初的价格,广告收入随着流量下降而锐减(新剧不断出来,关注老剧的人减少),而摊销费用仍然和第一年一样,结果就是对这部剧而言,成本保持而收益越来越少。因此,直线摊销法短期而言无疑会让财务报表更好看,但这种摊销方法是寅吃卯粮,难以持续,也不能体现真实的网站运营状况。目前,之所以造成许多公司敢于重金买剧推高版权泡沫,直线摊销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除了上述问题外,《证券市场周刊》还在大客户数据与信披不符、广告收入与带宽支出比异于同行、付费收入占收入比远超同行、乐视网高清视频服务优势并不明显,收入却远超同行、观测收入与披露数据相差悬殊等异常财务数据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和合理的分析。如果说个别财务数据的异常还是合理怀疑的话,那么,像乐视网这样从上市伊始其关键数据(包括收入、用户、版权)就遭到媒体全方面的质疑,也就不能仅仅用“合理怀疑”来形容了,而且,乐视网的回应和澄清从未自圆其说、释疑解惑。

  时至今日,从纵的时间轴来看,上市9年,围绕乐视网的争议和质疑从未停止,尤其是2012年《证券市场周刊》的全面质疑至今也已过7年,但市场逻辑似乎与理性逻辑并不完全匹配。2012年之后,乐视网股价仍不断上涨,一直到2015年市值达到最高点1700多亿元;如今,暂停上市前的乐视网股价只有1元,市值只剩约70亿元,乐视网从市值巅峰跌落谷底只用了4年时间。1700多亿元市值灰飞烟灭的背后,是近26万深陷其中的二级市场投资者的无尽痛苦,而乐视网创始人、原董事长贾跃亭仍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圆着他没完没了地所谓“造车梦”,声称“下周回国”却归期多年未定的他还在编织一个更大的谎言。

  此情此景何其相似,正如当年的“贾布斯”带着他的“乐视七大生态”模式,以为全球用户及人类社会持续创造全新价值的伟大梦想,在各种不同的场景和平台将其发明创造的“PPT融资”手段演绎到极致。更可悲的是,互联网泡沫为乐视网所谓的新商业模式提供了无限的想象力,以至于资本市场相信了贾跃亭的故事和梦想,无数的债权人和股民将自己一厢情愿的愿景与乐视网的故事绑在了一起。但故事终究还是故事,就像纸永远包不住火一样,只需一个小小的火花。

  正如有评论认为,贾跃亭这几年来一直宣称的“乐视生态”,其实从一开始就是空中楼阁。乐视生态要打造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的垂直闭环,满足用户对各类娱乐内容的消费需求。他讲了无数个PPT,但没有一次讲清楚“七大生态”系统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每一种生态之间需要多大的资金、发展到什么样的规模、在什么样的技术条件和外部环境下,才会衔接在一起成为互相促进和推动的体系。

  因此,乐视网的崩塌也就不足为怪了,因为一个缺乏基本常识的乐视生态理论注定只是用PPT编织的“旁氏骗局”而已,骗局再宏大、手法再隐蔽,结局都会真相大白。只是这一次,相对于那么早、那么多的合理质疑,乐视网谎言分崩离析的进程有些缓慢,投资者付出的代价有些惨烈,但迟到的正义终究还是不可阻挡的来了!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