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海澜之家董事长突然发飙:你们小股东没有资格质疑我

  “一年逛两次海澜之家(9.020, -0.18, -1.96%),每次都有新选择”。说起这句广告语,你一定耳熟能详。

  作为全国最大的服装品牌之一,海澜之家(600398.SH)最近因为董事长在股东大会上狂怼小股东而上了新闻。

  4月19日上午,海澜之家召开了年度股东大会。既然是股东大会,那么不仅会有大股东参会,小股东也会来。

  A股的上市公司,大股东和小股东因为立场、利益等原因,往往都是针锋相对的,所以在股东交流环节上,就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在多位小股东对海澜之家的存货及经营模式提出质疑之后,虽然身体抱恙,但已经听得不耐烦的董事长周建平还是发飙了。

  他有些激动地说:

  “总有人问存货问题,这个问题我答得耳朵都要起茧了,我也拜托你们,今天听完之后出去跟别人说一下,一会不要再问这个问题了。海澜的经营模式没有问题,我们的营收还在持续增长,那些质疑我们存货问题的,你让他找一家营收比我们高的来,如果营收没有超过海澜,就没有资格质疑我们。

  我们的系统可以实现全国门店监控,我们的存货包含了每个单店存货,有的服装企业发到经销商的商品就不计存货了,他们怎么和我们比?谁都不许质疑海澜的存货问题,我们的坪效甚至可以超过zara和优衣库。海澜的模式别人很难学,我们很成熟,至于为什么学不来呢?那就是一个能力问题了。”

  除了这个之外,在有的小股东表达对设计师实力问题的质疑之后,周建平又“发飙”了:

  “你说的那些高端设计师,凭什么说他们是高端设计师,他们是哪个大公司的,设计的商品卖了多少,销售额有多少?你都说不出来,那叫什么高端设计师。你功课都没有做足就来提问,我劝你还是不要浪费大家时间,早点结束去吃午饭,如果你还有什么问题,可以单独和我们董秘交流。

  我告诉你,最高级别的设计师全在海澜之家,你觉得不好看你别买啊,买的多就说明喜欢我们设计的人多,销售额可以说明一切。有本事谁超过海澜之家啊,没有人超过海澜之家就说明我们现在是最好的。”

  如此毫不客气地狂怼小股东,事情传到了网上之后,大为光火的周建平也让自己“火了一把”。

  海澜之家,存货到底咋回事?

  小股东对“存货及经营模式”的质疑,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这就需要看财务报表了。

  最近5年(2014-2018年),海澜之家的存货余额分别为60.86亿元、95.80亿元、86.32亿元、84.93亿元及94.74亿元。

  一般来说,看库存大不大,要与同期营收做对比。

  海澜之家2014-2018年的营收分别为:123.38亿元、158.30亿元、170.00亿元、182.00亿元及190.90亿元。

  因此这五年的存货占营收之比分别为:49.3%、60.5%、50.7%、46.6%、49.6%。

  从这个角度来看,海澜之家的存货之比是相当高的。

  一个企业的存货积压越多,意味着这个企业的可用现金就越少,这显然会影响企业的资金使用效率。同样,存货越多,企业的偿债能力也就越差。

  2016-2018年,海澜之家存货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平均下来为46%,而同行的红豆股份(4.220, -0.03, -0.71%)(600400.SH)为39%,七匹狼(7.430, -0.06, -0.80%)(002029.SZ)则为16%左右。

  如此对比,可见海澜之家的存货之高。

  服装是一种快消品,快消品就要快速卖出,倘若砸在自己手上过了季,价格可是要大打折扣的。

  但奇怪的是,海澜之家2018年财报的存货跌价准备居然为零。

  这显然不合常理!

  对此,海澜之家在财报中这样解释的:

  由于公司的存货大部分附滞销商品可退货条款,若存货未能实现销售,公司可以按照原价退还给供应商,对于这部分商品,公司不存在跌价风险。

  对于不可退货产品,若市场发生了重大变化,公司的产品无法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可能导致公司承担存货跌价的损失。在公司正常动销率情况下,预计不存在存货整体出现较大幅度跌价的风险。

  如此解释,尤其是对不可退货产品的解释,实在是令人难以信服。凭什么海澜之家就认为存货不会出现较大幅度跌价?

  过季的服装往往都是大甩卖,出现大幅度跌价才是大概率事件,也是极为正常的事情,怎么到了海澜之家这就不一样了呢?

  难道海澜之家卖的是越存越贵的茅台?

  既然卖的不是茅台,因此很多小股东质疑这里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而董事长周建平在怼小股东的那句“那些质疑我们存货问题的,你让他找一家营收比我们高的来,如果营收没有超过海澜,就没有资格质疑我们”也存在偷换概念的问题。

  人家小股东问的是存货问题,周建平偏偏拿营收说事,而且还理直气壮。用营收的规模如何如何厉害来回复小股东对存货的质疑,这是不是答非所问呢?

  海澜之家,服装的搬运工

  大家都知道,服装行业,涉及到生产、设计、实体店销售等多种环节。在经营模式上,海澜之家是这么做的:租赁门面由加盟商出资,建厂生产由供应商负责。

  农夫山泉广告说:“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同样,海澜之家也不生产服装,只是服装的搬运工。

  海澜之家负责什么?负责品牌宣传、平台运作、开发提案、最终选型。

  此外,海澜之家还拥有加盟店的具体经营权,所有加盟门店的内部管理都是由海澜之家来负责的。

  说到这,你可能要问了:难道好事都是海澜之家的,加盟商都是傻子吗?

  显然不是!海澜之家与加盟商之间的销售结算采用委托代销模式,加盟商不承担存货滞销风险。

  既然存货的风险始终是存在的。加盟商又不承担存货积压风险,那找谁承担呢?答案是供应商。

  “适销季结束后仍未实现销售的产品,可剪标后退还给供应商,由其承担滞销风险”,海澜之家就是这么搞的。

  既不用开工厂,也不用租店面,没有了这两个重资产环节,轻资产的海澜之家扩张起来是极为迅速的。

  2017年底,海澜之家总店柜数5792家,2018年底增长到6673家,店柜数增长了近900家,增幅达15%。

  但营收上,海澜之家只增长了5%,此外经营现金流净额还大幅减少了15%。

  现金流大幅减少,这是不是存货过大带来的冲击呢?

  海澜之家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全年实现营收190.9亿元,较上年同比增长4.8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4.55亿元,较上年同比增长3.78%,但扣非净利润为32.68亿元人民币,同比下跌0.63%。

  2014-2017年,海澜之家净利润分别为23.74亿元、29.53亿元、31.23亿元和33.28亿元,增长率分别为75.83%、24.50%、5.74%和6.5%。

  从别看开的店越来越多,规模越扩越大,海澜之家净利润增速却越来越慢,直到停止增长。

  增收不增利,这是不是又是存货过大带来的呢?

  结语

  海澜之家的种种问题,小股东对在股东大会上提出质疑再正常不过了。从法律上来说,哪怕只有1股海澜之家的股票,都是公司的股东,也就有资格对上市公司的问题提出质疑。

  但这合乎法律和常理的事,怎么就引发了董事长的愤怒了呢?容不得任何质疑何探讨,海澜之家还怎么进步,怎么成长呢?

  董事长怼的倒是爽了,但如此不得体的行为却让海澜之家的形象受损了。倘若董事长能心平气和地坦然回答小股东的质疑,不仅能让公司的好感度增加,也能让小股东们收获信心。

  最近,面对网友们的疯狂调侃,吴亦凡出了一首新歌《大碗宽面》,说能让网友开心是他本意,由此赢得了满堂喝彩;而蔡徐坤的工作室则对B站递出律师函警告,于是网友们对蔡徐坤“黑”的更起劲了。

  很多时候,胸怀决定了外人对你到底是粉还是黑。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