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保健品业务连续六年下滑 交大昂立再次申请直销牌照

  保健品业务连续六年下滑 交大昂立(5.830, -0.31, -5.05%)再次申请直销牌照

  以保健品“昂立一号”等红极一时的交大昂立(600530.SH)保健品业务陷入连续六年业绩下滑的怪圈。4月19日,“保健品第一股”交大昂立发布2018年年度报告。报告显示,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总收入2.6亿,同比下降7.8%;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5.1亿,上年为1.6亿元,未能维持盈利状态。其中,主营业务保健品板块营收同比下降16.43%,实现连续六年下滑。

  交大昂立官网显示,上海交大昂立股份有限公司是由上海交通大学和上海大众出租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等九家发起人股东在原上海交大昂立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的基础上以发起设立方式成立的股份公司。目前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大众交通(4.970, -0.12, -2.36%)(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保健品业务营收连续六年下滑

  上海交大昂立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系于1994年7月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其前身最早可追溯至原上海昂立生物食品厂。1997年,交大昂立实行股改,引入新南洋、上海大众交通,推出名噪一时的“昂立一号”口服液、昂立多邦胶囊、昂立西洋参胶囊。

  2001年7月,交大昂立成功在上海证交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保健食品行业首家上市企业。该公司主要业务为食品及保健食品的原料和终端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作为国内A股保健品第一股,交大昂立旗下拥有“昂立”、“昂立纯正”、“天然元”品牌,覆盖功能保健、传统滋补品、营养补充剂等市场上销售的种类。

  财报显示,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总收入2.6亿,同比下降7.8%;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5.1亿,上年为1.6亿元,未能维持盈利状态。截至2018年底,公司总资产为14.34亿元,同比下降36.58%。

  交大昂立有过辉煌时刻。Wind数据显示,该公司在2000年销售收入4.8亿元,净利润5062万元。截至2000年12月31日,公司的总资产为4.48亿元,净资产为1.8亿元,职工786人。根据当年国内贸易局商业信息中心公布的“全国连锁店畅销商品月度检测资料”,在保健滋补品市场的占有率和综合的排名中,交大昂立产品自1998年5月以来,除3个月外,月度销量一直位居全行业第一。

  过往财报显示,昂立一号在2000年总收入达2.47亿元,占交大昂立总销售收入的51.55%,是交大昂立的核心产品。

  数据显示,公司1998年、1999年和2000年的主营业务利润率分别为81.08%、79.21%和70.03%。2012年,交大昂立的保健品业务给公司带来3.12亿元的收入,占总营收约83.11%,营收较上一年增长9.7%。

  但此后交大昂立曝出一系列负面消息。2007年,其创办人、集团原总裁兰先德因涉嫌受贿、挪用公款被捕,公司高层震荡,同年亏损达到1.4亿。2015年,大众交通(集团)增持股份,取代上海交大成为交大昂立实际控制人。

  2009年,交大昂立开始谋求转型,但前景并不明朗。同年年初,教育部发出“更名令”,叫停高校校企冠名事宜,交大昂立与当初的“交大南洋”也位列其中,被要求公司名中去除“交大”字样。此后,交大昂立一直跌跌撞撞,净利润最高点也只是2015年的0.99亿元。

  此外,2013年以后,交大昂立的保健品业务开始一路走低。2013-2017年,交大昂立保健品业务营收分别同比下滑8.14%、14.17%、24.52%、11.01%、2.38%。

  该公司最新发布的财报显示,2018年,公司保健品业务实现营收1.35亿元,同比下降16.43%;毛利率为56.9%,较上年提高0.9个百分点,净利率为-211%,较上年降低271.7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6年末时,旗下的昂立一号牌益生菌颗粒”因虚假宣传登上了国家食药监总局的黑榜。此外,交大昂立在2017年2次因信披违规遭警示。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分析认为,交大昂立由校办企业创立,市场化相对而言不够开放,品牌端和市场端运营动作较少导致公司没有赶上整个保健品行业红利不断叠加扩容的快车,丧失了作为中国保健食品第一股在整个行业的地位。

  医疗、直销,交大昂立路在何方?

  交大昂立不甘心就此消沉。2015年,在医药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葛剑秋通过旗下的衡锋投资买入交大昂立股份,并通过增持、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等方式,进入交大昂立。同年6月,葛剑秋成功进入公司董事会,并被聘为公司常务副总裁,两个月后闪电停牌进行重组。不过,2017年,交大昂立接连遭遇两大打击:14.7亿定增搁浅、重组通化万通药业失利,葛剑秋于2017年4月辞去了公司副总裁兼董事的职务。

  财报显示,交大昂立2018年期间费用率为68.1%,较2017年下降3.9%;期间费用合计达1.7亿,同比下降12.8%。其中销售费用为8540.7万,同比上升0.6%;管理费用为6807.9万,同比上升7.9%;财务费用为34.7万,同比下降98.9%;研发费用为1567万,同比下降0.8%。

  交大昂立表示,公司研发投入大幅增加,相比去年同期增长50.8%达到1567万。研发投入全部费用化,不作资本化处理。

  交大昂立2017年1月投资约7000万元建设新生产工厂,并预计年底前正式投产。今年2月,交大昂立发布公告称,为加快公司在老年医疗护理服务领域的战略布局,公司拟收购上海仁杏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仁杏”)100%的股权,提高公司竞争力和盈利能力。4月15日,交大昂立发布公告表示,上海仁杏100%股权已经完成工商变更登记。

  上海仁杏成立于2016年1月,注册资本为3000万元,主营业务为老年医疗护理机构的运营及管理,包括向医院、护理院、养老院提供管理咨询服务及自营医院、 护理院的运营。上海仁杏运营及管理的医疗和养老机构共14家,床位数3700多张,包括3家医院、10家护理院和1家养老机构,其中6家为自营机构,8家为向其提供管理咨询服务的机构。

  此外,2017年1月25日,交大昂立股份有限公司第六届董事会第十八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向全资子公司上海交大昂立生命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增资的议案》,同意向上海交大昂立生命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增资以用于直销牌照的申请和直销业务的开展。

  值得注意的是,交大昂立在2018年财报中披露出直销牌照申请进度为,“有待政府部门的进一步审批”。

  实际上,早在2005年年底,交大昂立就对外宣布进军直销,并着手申请直销牌照。2006年,交大昂立正式成立直销事业部,并为新产品的开发设立了对口的直销科研部。然而,一年多之后,交大昂立就传出欲退出直销,据称原因是公司迟迟拿不到直销牌照。

  如今,交大昂立再次进军直销,不过,交大昂立申请直销牌照拓展新销售渠道的计划,可能会因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导致延期。2019年1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13个部门决定在全国开展联合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商务部相关负责人彼时表示,将严格直销准入,暂停直销经营许可审批,暂停产品和网点备案。

  关于直销牌照申请的具体进度,新京报记者致电交大昂立,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