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业绩暴增疑云重重 前首富私有化汉能薄膜身家涨三成

  业绩暴增疑云重重  前首富私有化汉能薄膜身家反涨三成

  尽管要约人不低于5港元/股的收购价格,较汉能薄膜45个月前3.91港元/股的停牌价上浮了27.88%,但与停牌当日7.39港元/股的开盘价相比,中小股东们的账面仍浮亏逾三成

  《投资时报》记者  孟楠

  如果,你持有的股票仅仅22分37秒便跌去47%的价值;如果,在此后长达3年9个月的时间里因为停牌你无计可施;如果,再过4个月这家公司将按照法规被摘牌。请问,心情如何?

  事实上,自2015年5月20日遭遇做空,每一位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汉能薄膜,00566.HK)的投资者都度日如年。尽管李河君这位“中国前首富”早已走下神坛,尽管对其个人的评价以及对于该公司的“先进性”和“真实性”的判断,至今两极分化。但有一点可以确认——如何处置这家高达1647.9亿港元市值的企业,关系到很多人的切身利益。

  2月26日,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汉能移动)与汉能薄膜发布联合公告称,酝酿多时的汉能薄膜私有化方案已获得香港证监会批准。据悉,作为私有化的要约人,汉能薄膜的控股股东汉能移动间接持有公司203.20亿股股份,占其421亿股总股本的48.21%。

  上述私有化方案显示,汉能移动将对持有汉能薄膜股票的所有投资人发出私有化要约,收购价格为每股不低于5港元,收购规模约540亿港元,并确定通过股票置换方式实行。操作流程为要约人在汉能薄膜私有化完成后,计划将后者全部业务置入新成立的特殊目的公司。同时,要约人将选择一家A股上市公司与特殊目的公司进行等额股权置换。

  一旦这一方案最终被接受,也意味着在2019年7月31日日益临近的前提下,汉能薄膜的中小股东们终于有机会逃出生天。

  值得庆幸吗?事实上,要约人不低于5港元/股的收购价格,虽较汉能薄膜45个月前3.91港元/股的停牌价上浮了27.88%,但相比后者紧急停牌当日7.39港元/股的开盘价,股票持有者们仍然浮亏逾三成。

  或许比起“竹篮打水”来,被少量割些“韭菜”仍属次优方案,毕竟在刚刚出炉的2019年胡润全球富豪榜上,52岁的李河君以300亿元身家排在第490位,财富缩水140亿元,且排名较上一年大幅下滑180个位次。要知道,李在2016年蝉联新财富富豪榜中国首富时的身家达1655亿元。

  当然,“胳膊”与“大腿”的命运终归不同。在上浮27.88%的私有化股价提升下,李河君的身家还可以增长近3成。

  一边是自信满满宣称“市值肯定超过2000亿港元”,一边则是公司业绩连续三年高速增长,虽说汉能薄膜表示“私有化符合股东的整体利益”,但在满足香港证监会复牌要求的两项必要条件后,深陷美国做空机构“涉及欺诈及具误导性的财务报表”指控的该公司却始终未能实现复牌。

  其实,天人交战者必须扪心自问几个关键问题:是否存在其他原因导致汉能薄膜不能复牌?2018年合同销售额可以正式确认营收的金额究竟多少?不能确认的部分未来确认营收有无时间表?若因关联交易回A失败,未来该公司会如何应对?针对独立股东的损失该如何补偿?而李河君被列为被执行人的情况如何解决?

  针对上述投资者普遍关心的问题,《投资时报》记者发送采访提纲至汉能薄膜相关部门,但截止发稿日并未收到对方回复。

  合同销售额疑云重重

  “性价比不高”“实际转化效率低”“市场反应冷淡”“规模量产有待验证”……在汉能薄膜长时间停牌期间,外界对李河君倾力打造的薄膜太阳膜生态产业链质疑从未中断。

  其中最大的不信任,来自汉能薄膜高速增长的业绩。而这恰是其本次提出回归A股的底气所在。

  《投资时报》记者发现,汉能薄膜2018年半年报与往年相比发生了两大变化,一是该公司当期营收同比大增612.12%至204.15亿港元;净利润更是暴增29倍至73.29亿港元。

  其二,财报中收入项的名称由原先的“收入”(Revenue)变更为“与客户签订合同之收入”(Revenue from contracts with customers)。

  要知道,港股上市公司的营收数据在财报中大多在“收入”一栏中体现,至于后者则更多见于房企规模的排名中。据了解,2018年年底部分房企为挤进“千亿阵营”,也为了在排行榜上录得个好名次,纷纷在业绩数据上以“签订合同”名义注水,最终却因与财报数据差别过大成为笑柄。

  与房企将预售录得的合同销售额体现在预收账款不同,汉能薄膜的“收入”被计入到应收款项。截至2018年上半年,该公司应收款项类金额合计226.14亿港元。其中,合同资产为127.74亿港元,占比达56.5%;贸易应收款92.89亿港元,占比41.08%。

  合同资产一般可解释为有条件的应收款,随着资产控制权的转移,相对应的合同资产金额将转移至贸易应收款。

  受合同收入仍然在途影响,汉能薄膜暴涨的业绩背后期内经营现金流却净流出15.57亿港元,同比减少了37.20亿港元;而融资性现金流净流出5.17亿港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11.83亿港元,更是同比减少52.62%。

  有财务分析专家表示,若按汉能薄膜的会计处理方式,那么世界500强的名单上至少要新增10家中国房企,也就是在房企2018年销售额榜单上,包括第15名的旭辉控股集团(0884.HK)在内的全部前15家房企将悉数入围。

  那么,截至2019年3月12日收盘录得430.9亿港元市值的旭辉控股集团果真有世界500强的成色吗?见仁见智。

  汉能控股沦为“老赖”

  收入之谜或还需等待汉能薄膜回A方能辨别,复牌失败的真实内因也已尘封,不过,一则股权转让的公告却意外揭开了关联交易清零的谜底。

  尽管该公司对外表示,“本集团不再单纯依赖于汉能控股及其联属公司的关连交易。而后者所有受担保债务,已全部还清”,但事实是,债务偿还后的汉能控股早已沦为失信被执行人,民间俗称——老赖。

  天眼查显示,在2018年12月25日更名为汉能水力发电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汉能水力)的汉能控股,共存在241条司法风险信息。其中,21条开庭公告中大多涉及借款合同纠纷和融资租赁纠纷,而215条法律诉讼的案由则半数以上涉及合同纠纷。

  比如,案号为“(2018)京0105执恢145号”的案件显示,汉能水力因未能全部履行执行而被法院列入老赖名单。而在司法协助一栏信息则表明,该公司1.11亿元股权至今仍处于被冻结状态。

  另一个重要的信息是,2018年12月6日,李河君卸任汉能水力董事长,并转让了其所持有全部40%汉能水力股权,而接棒者和继任者均为其弟李伟均。

  “关联在手,左右都有”的技能已被隐藏,然而目前来看,李河君似乎难以摆脱汉能水力的“案底”束缚。

  中国裁判文书网(2019)京03执恢21号内容显示,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1月14日立案恢复执行后依法向被执行人汉能水力、李河君发出执行通知,责令其接到执行通知后立即履行该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而该法院做出的裁定是:冻结、划拨被执行人银行存款3.35亿元以及应当支付的罚息。

  在怀揣万亿市值梦想的李河君看来,“汉能已具备领先行业5至10年的技术优势,2018年每天申请专利超过30件;而在2019年,公司计划专利申请数量达到20000件,每天60件。同时,汉能整合了全球最领先的铜铟镓硒和砷化镓技术,成为全球薄膜太阳能(4.140, -0.23, -5.26%)行业无可争辩的领导者。”

  颇有意味的是,在天眼查网站汉能薄膜的主页上有关该公司是否靠谱的提问中,网友的给予回答是——“请慎重考虑”。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