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新湖系主业不济:百亿债券压顶 面临资金链紧绷风险

  在2018年以来的新一轮去杠杆中,资本大鳄、曾经风光无限的温州首富黄伟也未能独善其身,百亿债券压顶之下面临资金链紧绷风险。

  60岁的黄伟是教师出身,上世纪九十年代下海创业,靠卖眼镜赚得第一桶金,倒卖认购证完成原始积累。1994年,黄伟35岁时创立新湖集团,并一脚踏入地产领域,但不忘在资本市场大施拳脚。通过受让股权,黄伟相继控股新湖创业(已与新湖中宝(3.700, 0.34, 10.12%)合并)、新湖中宝及哈高科(4.530, 0.26, 6.09%),形成了闻名资本市场的新湖系。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借助上述三家资本平台,黄伟相继控参股湘财证券、大智慧(5.890, 0.54, 10.09%)(维权)、温州银行、中信银行(6.470, 0.56, 9.48%)、阳光保险、万得信息等多家公司,建立了庞大的金融帝国。

  然而,左手地产、右手金融,黄伟纵横资本市场之时,其宣称的地产、商贸、大豆加工等主业业绩均大跌眼镜。

  数据显示,2016年至去年9月末,新湖中宝及哈高科净利润缺少亮色。而在2017年,两家公司合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超177亿元,但主营业务利润仅1.4亿元,两公司超九成净利润依赖投资收益。

  Wind数据显示,近年来,黄伟推动新湖系大肆并购,耗资接近200亿元。

  如今,在高比例质押股权的杠杆融资扩张情况下,债券迎来兑付高潮,新湖中宝资金捉襟见肘,黄伟将面临严峻财务考验,新湖中宝存在资金链紧绷风险。

  不过,二级市场上,新湖中宝及哈高科股价跌幅较大。据长江商报记者初步统计,相较2015年高峰,截至2月20日,黄伟夫妇个人财富缩水350亿元。

  超九成净利润来自投资收益

  长袖善舞的黄伟频频依靠其在资本市场驰骋反哺主业。

  财报显示,近10年来,新湖系两家A股公司的经营业绩极不稳定。2009年,新湖中宝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为63.79亿元、11.50亿元,2010年猛增至81.40亿元、15.60亿元,2011年下降至66.88亿元、14.07亿元。2013年,净利润更是下降至9.83亿元。

  上述净利润数据中,投资收益贡献不菲。2009年至去年9月30日的近10年间,公司获取的投资收益合计高达112.14亿元,约占同期205.82亿元净利润的54.48%。

  2016年以来,公司对投资收益的依赖更为明显。2016年当年,公司实现营收136.26亿元,同比增长28.43%,净利润58.38亿元,同比增长403%。净利润同比暴增且远超营业收入增速,这也源于投资收益。当年,新湖中宝在二级市场大幅增持了中信银行H股,并派驻了董事。

  因此,公司对中信银行的会计核算调整为按权益法核算,因此净利润大幅增长。

  2017年至去年9月底,投资收益分别为31.82亿元、22.72亿元,分别占公司当期净利润的95.79%、128.36%,投资收益接近甚至超过当期净利润。

  投资收益中,中信银行、盛京银行及新湖期货贡献最为可观,2017年,三家分别贡献了20.89亿元、3.92亿元、4.36亿元,合计为29.17亿元的投资收益。

  哈高科同样如此。去年前三季度,哈高科亏损264.15万元,同期投资收益为934.92万元。而2015年至2017年,其净利润分别为1457.72万元、1537.73万元、2094.13万元,同期投资收益为153.74万元、58.18万元、3041.42万元。哈高科2017年净利润同比增长36.18%,主要是投资收益大幅增长,且超过净利润。

  纵览上述两家公司,其主营业务基本上处于微利甚至是亏损状态。2017年及去年前9月,二者合计实现净利润177.23亿元、72.17亿元,而剔除投资收益后,二者合计实现的净利润分别约为1.4亿元、-5.02亿元。

  10年斥资百亿疯狂并购扩张

  净利润主要来源的投资收益均系黄伟产业并购扩张结果,在其杠杆式扩张过程中,蕴含着高超财技。

  近10年来,新湖系实施了一轮又一轮并购扩张,大手笔不断。如2009年,新湖中宝斥资3.52亿元入股大智慧获得11%股权,投资1.35亿元获得浙江新兰德置业49%股权,2012年耗资7.5亿元揽下西北矿业34.40%股权。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新湖中宝的大规模收购中,标的资产主要由地产与金融两大块组成,其中,近年来收购标的以金融资产为主。2009年以来,除了收购上述大智慧外,还相继收购了温州银行、阳光保险、51信用卡、万得信息、信银国际等多家金融机构股权,去年,还耗资12.3亿元入股趣链科技,获取49%股权,重仓杀入区块链领域。

  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近10年,新湖中宝实施上述资产收购所耗资金达137亿元。其中,收购温州银行、阳光保险、万得信息、信银国际(中信银行H股)、趣链科技所耗资金均超过10亿元。

  除了上述收购外,新湖中宝还对曾收购标的不断加仓。入股大智慧初期,新湖中宝仅持有11%股权。2011年,大智慧成功上市,黄伟收获颇丰。2013年,黄伟启动减持计划,至2014年6月30日,新湖中宝将所持大智慧全部清仓。随即,黄伟实际控制的湘财证券重组大智慧。失败后,新湖中宝再斥资17亿元杀入,并接连增资。截至目前,其持有大智慧21.16%股权,位列第二大股东之位。

  综上所述,近10年来,通过并购、增资等途径,黄伟所耗资金在200亿元左右。至此,加上此前的资本布局,黄伟建立了覆盖银行、保险、证券、期货、资管、金融服务等金融众多领域的金融帝国,而这,实质上已成为新湖集团第一大主业。

  新湖集团原本以地产发家,黄伟依托手中的金融资产不断向地产输血。根据新湖中宝2017年年报,其对中信银行、盛京银行及温州银行能产生重大影响。

  截至2017年底,上述三家银行向新湖中宝的贷款余额为23.15亿元。其中,中信银行为其提供贷款17.86亿元,这些贷款大多流向了地产。

  超八成股权被质押融资

  除了银行输血,股权质押融资也被黄伟使用得炉火纯青。

  截至目前,黄伟直接持有新湖中宝16.86%股权,其中83.82%被质押。新湖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宁波嘉源股权质押比也达到84.32%。此外,恒兴力的股权质押比达到91.62%。

  新湖中宝持有温州银行18.15股权%,哈高科持有温州银行1.85%股权。根据从前披露的信息,哈高科所持温州银行股权质押比达80%,新湖中宝所持温州银行股权质押比也达到42%。此外,新湖集团所持的大智慧股权比例也达到八成。

  除了所持股权被质押外,新湖系手中的项目等也被质押融资。新湖中宝在2017年年报中披露了35个地产项目,截至当年底,接近三分之一项目被质押。如上海玛宝等8个项目股权被全部质押,融资约为13.9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股权质押多向关联方质押。如新湖中宝将沈阳新湖明珠7000万元股权质押给盛京银行亚明支行,将上海亚龙古城3.2亿元股权质押给中信银行上海分行。

  如此大规模杠杆融资给黄伟埋下了不小风险。

  截至去年9月末,新湖中宝货币资金125.89亿元,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为155.32亿元。前三季度,公司经营现金流净流出54.37亿元,同比大降413.35%。由此可见,公司存在偿债压力。

  更大的压力在于,前几年,新湖中宝大举发债,今年将进入债券兑付高峰期,预计到期将达101亿元。

  综合高比例质押股权融资因素,如果市场资金供给偏紧,黄伟将面临偿债压力的严峻考验。

  二级市场上,近几年来,新湖中宝股价大幅下挫。2015年,其股价曾达10.65元,如今在3元左右徘徊。黄伟夫妇直接间接合计持有新湖中宝57.09%股权,在新湖中宝身上,浮亏达340亿元。再考虑哈高科,黄伟夫妇财富缩水约350亿元。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