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资本运作失败:浔兴股份大股东质押爆仓 7亿商誉减值

  2018年9月8日,停牌10个月之久的浔兴股份(8.810, 0.01, 0.11%)宣布终止重大资产重组,开始复牌,这意味着控股股东汇泽丰2016年以来“买壳——收购资产——剥离来链业务转型”的规划宣告失败。

  复牌后浔兴股价连续出现8个跌停板,跌幅达到52.18%。9月20日,汇泽丰被爆出持有的全部股份触及平仓线,面临爆仓风险,截至目前,汇泽丰爆仓风险仍未解除。

  10月29日浔兴股份披露了三季报,预计2018年将计提巨额商誉减值准备4.5亿-7.48亿元,“2018年全年亏损在3.95亿元至6.93亿元之间”,而2017年公司净利润为1.19亿元。

  让浔兴股份和控股股东陷入绝境的,是浔兴股份于2017年收购的一家新三板公司——价之链。

  浔兴股份10亿元买“雷”

  2016年,王立军成立汇泽丰,当年11月以25亿元的对价从浔兴集团手上收购了浔兴股份25%的股份,成为浔兴股份控股股东,王立军成为新的实控人。收购价较当时股价溢价超过120%。

  这25亿元中,汇泽丰自有资金10亿元,汇泽丰以其全部持股8950万股作为抵押,向农银创新借款15亿元。

  但是,尴尬的是,2016年12月股权转让完成后浔兴股份股价就开始下跌,跌幅一度接近30%。

  在这种情况下,王立军走了第二步棋——收购资产,而他相中的正是价之链。

  2017年9月,浔兴股份以10.14亿现金收购了价之链65%的股份。这个估值较价之链几个月之前的定增估值溢价1.3倍。

  浔兴股份控股股东原本指望靠着收购实现公司主营业务转型,没想到2018年价之链业绩就急转直下。

  今年前三季度,浔兴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6.64亿元,同比增长56.94%;净利润4747.8万元,同比减少44.92%。

  其中拉链业务还是增长的,实现收入11.4亿元,同比增长7.55%。剔除并购价之链贷款利息等非拉链业务费用后实现净利润1,1967.43万元,同比增长25.9%。跨境电商业务价之链实现收入5.24亿元,同比增长20.97%,净利润-4,014万元,同比减少198.64%。

  在半年报中,公司这样解释价之链由盈转亏的原因:因贸易战等因素影响,产品采购、物流、报关等综合成本上升,整体毛利率从同期的60.26%下降至47.39%。由于推广费用和仓储费用上升,整体销售费用较上年同期增长了80.22%。为保障2018年下半年销售旺季所需的产品供应,公司备货较多、存货周转率下降,资金占用大导致筹资成本上升,财务费用较上年同期增长了592.39%。 以上综合因素导致公司2018年上半年净亏损1,907.59万元,同比下降209.63%。

  被收购时,价之链原股东承诺2017年、2018年、2019年净利润不低于1亿元、1.6亿元、2.5亿元。2017年价之链实现净利润9686.96万元、未完成业绩承诺,在目前经营恶化的情况下,2018年的业绩承诺更是无法完成。

  控股股东质押爆仓 7亿元商誉面临减值风险

  这种情况下,浔兴股份和价之链原股东公开翻脸。

  浔兴股份提起仲裁,要求价之链原股东甘情操、朱玲和深圳市共同梦想科技企业支付业绩补偿款10.14亿元,违约金52.647万元,并且将名下212.6万股浔兴股份股票质押登记给浔兴股份。

  并披露称,甘情操和朱玲曾在5-6月间提出修改业绩承诺补偿责任以2.6亿元为限,遭到拒绝后,二人便无心经营,安排提前偿还银行贷款,刻意制造价之链资金紧张局面,进而影响价之链正常经营。

  2018年9月4日,甘情操未通知浔兴股份,擅自到银行柜台要求挂失存放1.6亿元的账号,意图转移共管资金逃避承担业绩承诺补偿义务。随后将5327.4万元共管专项资金转入其个人账户。

  浔兴股份还披露,甘情操以资金紧张为由,拒绝向浔兴股份支付2017年1541.49万元的分红。并迫使原财务总监离职。浔兴股份向价之链委派的新财务总监遭到抵制,不能正常履职。目前公司对价之链的财务、资金和经营决策已失去控制。

  而甘情操团队也针锋相对,在官网发布声明,指责王立军以及浔兴股份,“已有多项条约没有履行”。

  按照之前的收购报告书,价之链原股东甘情操、朱玲和共同梦想合计获得5.26亿元的对价,分别保留了16.61%、11.26%和3.46%的股份,交易完成后仍合计持有价之链31.33%的股份。

  甘情操三人获得的1.6亿元存入共管账户。这1.6亿元和另外1亿元尾款、以及剩余的31.33%股份作为业绩承诺担保。

  然而,根据甘情操团队在价之链官网发布的声明,“浔兴股份迄今为止支付给本人(甘情操)的所有款项税后不足2亿元”,根据收购报告书,甘情操本应获得2.79亿元。此外“对价之链并购前其他股东的付款承诺也没有履行,已经构成严重违约。”

  支付不足2亿元,却索要10.14亿元业绩补偿款,显然没有根据,目前双方正在走司法程序。

  就在浔兴股份提起仲裁之后,甘情操和朱玲也以价之链2018年7月份通过的《关于实施<资金管理制度>的议案》违反了公司章程为由,将浔兴股份实控人王立军告上法庭。案件将于12月24日开庭。

  不可否认的是,这几起收购已经对上市公司造成了严重影响。

  2017年浔兴股份收购价之链的10.14亿元对价中,贷款5.5亿元。这次交易使得浔兴股份的资产负债率由22.71%提升至56.44%,并形成7.48亿元的账面商誉。

  2018年将计提巨额商誉减值准备4.5亿-7.48亿元,由此造成3.95亿元至6.93亿元之间的巨额亏损。

  根据汇泽丰之前的计划,打算收购完价之链之后,就将原来的拉链业务作价12亿元,彻底剥离给浔兴集团,转型跨境电商业务。但是今年9月份,这次资产剥离被公司终止。

  转型计划受挫、收购资产爆雷,控股股东质押爆仓,多重利空下,价之链股价从9月复牌以来,已经跌去44%。

  目前汇泽丰的质押爆仓风险仍未解除,证监会也因涉嫌信披违规对公司展开了立案调查。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