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上海莱士天问:390亿并购能否堵住高位堰塞湖?

  上海莱士(19.520, 0.00, 0.00%)18万股东要感谢停牌新规。在9个月犹抱琵琶半遮面后,上海莱士发布了390亿并购案框架,复牌迎来倒计时——不到10天。

  要知道,这已经是监管网开一面——同样酝酿重组的某公司,在方案出炉后被勒令复牌!共达电声(6.990, -0.10, -1.41%)重组构成借壳,也没停牌。

  上海莱士停牌期间市场巨震,公司业绩变化令人胆寒,这些债终究是要还的。

  上海莱士跨境“采血”

  11月22日晚间,上海莱士发布了重组并购框架,公司拟以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方式收购德国血制品生产商、西班牙血制品检测服务商,本次交易作价合计391亿元。

  当然,这是个简单版的进展公告,契合了停牌新规分阶段披露的原则。根据上市公司与交易对方的初步谈判,天诚德国100%股权拟作价约5.89亿欧元(折合约48亿元人民币),GDS100%股权拟作价约50亿美元(折合约343亿元人民币),最终交易价格及估值均未确定。

  其实,最早时,公司停牌筹划的收购对象是天诚国际100%的股权,其下属核心资产为BPL和Biotest,后者均为血液制品生产及销售企业,主要有人血白蛋白、免疫球蛋白、凝血因子三大类产品。但后来公司表示,标的资产尚不具备注入的条件。

  血液制品是个稳定盈利的好东西,关键采血牌照还稀缺。但本次交易比较复杂,公司称尚需满足多项条件方可完成,所以申请了继续停牌。

  公司承诺,股票自2018年11月23日起,继续停牌不超过10个交易日。

  这也是新规所定。交易所最新停复牌新规细则明确,仅允许以股份方式支付交易对价的重组申请停牌,且停牌时间不超过10个交易日。未能按期披露重组预案的,应当终止筹划重组并申请复牌。

  作为上海莱士共拥有浆站41家,产能超过2000吨,2017年采浆量近1100吨。截至2017年12月31日,上海莱士已在近20个国家和地区注册,是国内少数能够出口血液制品的生产企业。公司的长期规划是“成为世界级的血液制品产业巨头”。此次收购两大国际领先的血制品企业,将有利于上海莱士充分参与全球市场竞争。

  如若此单成行,将成为史上最大医药并购案。

  炒股大户血本无归

  醉翁之意不在血,在乎K线之间也。在A股市场,上海莱士一直是血气方刚的“股神”,炒股收益曾经占据业绩的半壁江山。

  总结上海莱士从30多亿市值到千亿市值的跃迁之路,无非是两个路子:并购+炒股。

  上海莱士旗下有一直训练有素的专业投资团队,2015年涉足炒股时,公司确定证券投资的上限设定为10亿,次年追加到40亿元。2015年、2016年,上海莱士来自证券投资业务的业绩贡献约摸是一半。

  一半靠血,一半靠股的上海莱士,重金投入的股票主要就是两只,均来自浙江:兴源环境(4.030, 0.00, 0.00%)和万丰奥威(7.600, 0.12, 1.60%)。截至2017年末,这两只股票对应市值合计约30亿元。

  2017年末,A股公司开始遭遇市场波动的强流,上海莱士的神奇炒股团队显露出衰败气象。最为吊诡的是,兴源环境和万丰奥威都在今年2月出现闪崩,此后分别停牌筹划重大事项。上海莱士也在2月下旬停了牌。

  惊涛拍岸千堆雪,一夜回到解放前。截至今年9月30日,上海莱士共计交易股票的初始投资成本22.93亿元,累计的投资收益为亏损1.08亿元,过去两年积攒的成果清空。今年前三季度,公司亏损12.93亿元,同比下滑237.51%,预计全年亏损9.6亿元至12.11亿元。

  俩浙股一同陪哭

  在停牌期间,有基金已经下调上海莱士的估值。华安基金公告,11月6日起对旗下基金(ETF基金除外),所持有的上海莱士进行估值调整,估值价格为12.67元。

  停牌前,上海莱士的收盘价格是19.52元,约调低35%,相当于4个跌停。如果真的发生这种情况,对于千亿市值的上海莱士来说,财富缩水将达数百亿元。

  哭泣的还有兴源环境和万丰奥威。两家公司复牌之后连续跌停,原因就是上海莱士砸盘出货。比如,2018年8月,上海莱士以7.26元/股的价格合计卖出2735.95万股万丰奥威。截至2018年9月30日,公司共持有万丰奥威4220万股,今年1-9月实现公允价值变动收益-7.16亿元,实现投资收益-976.44万元。

  浙江富豪陈爱莲尚能承受,兴源环境老板扛不住了。兴源环境不久前披露,公司控股股东拟转让股份,可能导致实际控制人变更。

  豹哥认为,从直接原因看,上海莱士业绩大跳水,是由于其激进的会计处理方式——多数上市公司将证券投资列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反映在资产负债表中(权益),不会影响当期业绩。待资产出售时,再回转计入当期损益。

  但个别公司将证券投资列为交易性金融资产,导致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均计入当期损益。像上海莱士这样,只要标的股票股价一波动,就要计入当期损益。

  因此,将股票列为交易性金融资产,是赌性十足的资本游戏。总结而言,上海莱士主营状况并无恶化,但资本游戏决定了其跌宕的命运。

  2008年上市的上海莱士,在上市十年的特殊年份,遭遇了一个大坎。过往十年堆砌的千亿市值之城,还能固若金汤吗?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