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恒大FF决裂细节曝光 控制权争夺还在升级

  恒大与法拉第未来(以下简称“FF”)的控制权之争再度升级。

  美国当地时间11月14日,FF小股东在洛杉矶高等法院提起针对恒大健康的集体诉讼,指控恒大健康夏海钧和彭建军企图通过欺诈手段夺走FF控制权和核心知识产权,对于FF小股东的诉讼行为,一位接近恒大的人士向时报君透露,“恒大目前不会对此作出回应,对于贾跃亭自导的这场闹剧要看他如何收场”。

  250名FF小股东集体起诉恒大

  据FF内部人士透露,此次诉讼的原告股东代表均为FF老员工,并在股权激励计划中获得了FF母公司的相应股权,此次诉讼涉及超过250名已行权的小股东,诉讼的焦点在于:

  1、 由于恒大未按时履约使员工蒙受失业风险,股东期权和股权价值缩水,FF产品和上市时间延迟;

  2、 恒大健康违约失信,通过“卡脖子”“断水断电”的“拆迁”方式,试图把FF逼上绝路,造成FF陷入陷入十分严重的现金流困难,要求法院判决恒大放开FF融资限制,不能再阻碍公司发展;

  3、 恒大健康拒绝按协议约定支付FF融资款,拒绝解除对FF的资产保全;

  4、 被告方除了恒大健康和时颖公司以外,还有FF董事会中恒大方代表夏海钧以及彭建军;

  5、 夏海钧和彭建军通过欺诈手段诱使FF签署协议,在秘密转移FF中国资产和核心知识产权,并拒绝付款。

  此前FF 分别在10月3日及11月12日两度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紧急申请,试图剥夺时颖的融资同意权以及资产抵押权。

  而关于香港仲裁中心的仲裁结果,恒大和FF双方的理解却出现歧义,但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仲裁庭在保证恒大健康股份不被稀释等条件为前提,开放FF融资额至多5亿美元,也就是说,FF目前最多只有5亿美元额度的融资申请。

  对于FF美国小股东代表集体起诉行为,一位接近恒大人士向时报君透露,“不会回应,现在就是口水仗,贾跃亭就是为了倒逼恒大放开对FF中国的控制权以及融资同意权,但他们的账上资金已经所剩无几,FF美国那边的生产线几乎处于停摆状态。”

  随后时报君向FF中国内部员工核实上述说法,并未得到对方回应,但是该员工表示FF中国员工还在正常上班。

  双方决裂过程曝光

  对于香港仲裁中心判决的仲裁结果,FF对外声明,恒大健康还未对其支付相关法律费用,而FF已经向美国加州法庭提出诉讼,要求强制执行恒大健康履行仲裁判决结果。

  时报君获得了当时Smart King(恒大与FF的合资公司)向香港仲裁中心申请紧急仲裁的《仲裁决定书》,此文详细记录了针对这场纷争的关键证据和允许Smart King进行5亿美元限制融资的仲裁理由。除此之外,恒大投资FF《股东协议》《收购协议》等系列文件同样得以披露,并且首次公布了贾跃亭与恒大之间的签约的核心投资条款附带的条件。

  由于全文为英文,长达87页,时报君根据《仲裁决定书》内容为大家重新捋一捋恒大与FF如何从合作走向决裂的过程:

  2017年11月,恒大旗下的时颖同意投资FF20亿美元并分阶段支付,为使这一交易正常运作,双方签订了一系列股东协议,包括对FF的融资同意权协议、质押协议,以及知识产权质押协议等多项交易协议。

  关于《融资同意权协议》,在Smart King发行任何股份或者债权之前,以及Smart King启动首次公开发行股份之前,都需要获得时颖同意。

  关于《资产抵押协议》,抵押内容包括FF Top和FF香港旗下FF中国的绝大部分股权,恒大系质权人;

  关于《知识产权质押协议》,质押内容FF针对电动车开发制造的知识产权,恒大系质权人。

  截至目前为止,时颖已经提前支付了8亿美元,其余12亿美元按照协议时间表支付,即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剩余6亿美元。

  但由于这8亿美元被提前使用完,包括2亿美元用于南沙建厂,还有偿还以前FF留下的债务,包括支付工人工资,供应商欠款等,剩下只有4亿美元投入FF91生产。

  2018年7月,FF预计2018年8月至2018年12月将需要约6.63亿美元现金才能使得FF91实现量产。

  资金成为双方矛盾的导火线

  恒大同意提前支付FF提出的要求支付剩余12亿美元中的7亿,其中3亿美元在2018年7月31日支付,2亿美元在2018年10月31日支付,2亿美元将在2019年1月31日支付,但作为交换条件,双方需要再次签署《修改补充协议》。

  《修改补充协议》规定,第一,贾跃亭需要将自己持有的FF Peak Holding Ltd(下称“FF Peak”)的全部股权一次性转到一个让恒大满意的第三人名下。

  之所以恒大如此要求,是因为FF Peak与FF中国之间存在间接控制权关系。

  FF Peak系贾跃亭注册在开曼群岛的FF上游控股公司,实际控股FF Top,FF Top再入股Smart King,Smart King又实际控制着FF中国。

  贾跃亭的资本运作手段,在这一刻遇到了与之匹敌的对手——恒大许家印。

  第二,此次股权转让要在签署后的30天内完成,而且贾跃亭要提供相关证据来证明他不再是FF Peak的实际控制人。此外,此次转股还要考虑到相关政府机关和金融机构要求。

  第三,贾跃亭辞去FF Peak、FF Top 、Smart King,以及FF Global等Smart King旗下任何子公司的所有职位,并且让恒大满意。

  由此可见,根据补充协议内容,恒大志在FF的控制权,并且贾跃亭不得耍任何花样,因为后面都会提到一句“恒大满意”。

  从后面双方交恶的过程来看,贾跃亭在签署上述《修改补充协议》内容后所做的系列动作(包括股权转让的结果),恒大并不满意。

  比如贾跃亭将FF Peak的全部股份转让给了一位朋友,与贾跃亭仍保持代持关系。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在《仲裁决定书》中并未详细披露受让人的身份背景,但提到此人是贾跃亭的朋友。

  2018年8月24日,律师贝克·麦肯齐在信中指出,FF的股权转让以及贾跃亭辞去相关职位并没有提交让人满意的证据来证明其不是相关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根据贝克·麦肯齐回信中主要提到:

  1、FF Peak的受让人的财务情况和资金来源均不清晰,恒大有理由怀疑,贾跃亭的转股并未真正完成,他依旧是FF Peak的实际控制人

  2、2018年8月21日,广州市南沙区函件中显示,失信人贾跃亭依然是FF的CEO,作为被政府部门屡次列为失信人的贾跃亭会影响政府机关对南沙项目的支持力度

  3、尽管时颖做出了努力,但相关金融机构仍未对FF中国外汇账户解除冻结,中国金融机构对贾跃亭和FF有着诸多质疑。

  而这三点也是恒大拒绝向FF提前支付款项的理由,双方矛盾由此公开化。

  接下来的事情也就为人所知晓,FF向香港申请紧急仲裁,恒大则于11月12日发布公告称向开满法院提起诉讼,要求Smart King提供所有财务资料和相关文件。

  但是从双方签订的协议内容来看,无论是债权融资还是股权融资,贾跃亭和其控制的Smart King都很难绕过恒大。

  62亿!贾跃亭又融到资了?

  日前,一家名为EVAIO(中文名:伊娃)的区块链公司在推特上宣布已与贾跃亭方面进行了洽谈,将通过STO(证券化通证)方式在3年内,投资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2亿),双方会立即开始讨论投资计划得细节。该公司CEO Patrick也发布了相关信息。

  但是这一消息并未得到FF方面的官方确认。

  据时报君查阅EVAIO发布的白皮书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是一个包含自动驾驶,自动充电,跨链支付,闲时租赁的“共享+智能+支付”的综合性落地平台,车主可以“开车及挖矿”,并直接从汽车生成的数据销售中获利,它将使电动汽车变成一个去中心化的汽车“Paypal”,在实现自动驾驶时使您的电动汽车自动付费。

  值得一提的是,EVAIO将采取STO,其全名为Security Token Offering,即通过证券化的通证进行融资,实际上就是另一种形式的ICO。

  “请问一家刚成立的公司这么有钱会去投FF?这家公司估计是想发币融资,然后靠着贾跃亭和FF赚足噱头,有了足够支撑币价上涨的理由,但实际上全都是忽悠。”一位接近恒大人士向时报君表示。

  不管此形式是否合法,融资消息是否真假,FF的资金已经枯竭却是不争的事实,但不知谁还会充当那个“白衣骑士”。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