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亚振家居拉高闪崩:大股东拉高减持还是庄家操纵股价

  8月暴涨,9月闪崩,亚振家居(10.560, -0.66, -5.88%)为何在没有任何利空的情况下反复大幅震荡?亚振家居的跌停难道又是因为大股东减持?根据数据推算,流通盘里正在减持的大股东已没有多少子弹,而做高股价真的是大股东所为吗?仅仅是为了掩护大股东出货还是另有原因?

  9月28日,亚振家居在经历了连续4个跌停之后,终于赢了大笔资金进场解救,但当日依然收跌。亚振家居走势独立于大盘,低流通盘却屡屡放出大量,种种迹象均值得焦点集中的市场注意。

  这一切的发生,要从9月22日开始说起:当日亚振家居开盘以后股价突然闪崩,直奔跌停,盘中虽然有资金进场翘板,甚至一度翻红,不过最终还是封死跌停板,全天达成天量成交额3.4亿元。消息面上,该股当日并未出现任何利空。

  从最近2个月亚振家居的走势看,其既不跟随指数,又不同步妖股,走势“不食人间烟火”。自8月1日以来,公司股价从11.55元涨至最高的17.44元,期间偶有回调,但总体呈现出单边上扬的态势,累计最大涨幅超50%。而同期,A股市场可谓一片狼藉,大盘屡创新低,人气极度低迷。

  而从二季度披露股东持股来看,这家公司突然为顾巧英等7个自然人扎推其流通股,而这些名称,也同时出现在其余“妖股”中,不免让人怀疑该公司已经遭遇认为控盘。

  闪崩究竟为何?难道又是大股东减持了?

  从目前的股本结构看,亚振家居自2016年12月15日上市以来,尚有71.25%的股份没有解禁,而解禁日期是2019年12月16日,距离现在还有1年多的时间,暂时对股价不构成威胁。

  截止6月30日,亚振家居十大流通股东里,江苏盛宇丹昇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丹昇投资)是最大股东,持有383万股,占总流通盘的6.09%.。其余都是自然人,持比例从1%-1.8%不等。

  据公开资料显示,丹昇投资成立于2008年10月,注册资本为2.1亿元。公司于2012年12月28日投资亚振家居2750万元,占股5%。4年以后,亚振家居上市,发行价格7.79元,总发行股数54,749,500股。

  从招股说明书上看,当时的股权结构中,上海亚振投资有限公司持股85%,上海恩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4.75%,上海浦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4.75%,丹昇投资持股5%。按上市首日收盘价11.02元计算,丹昇投资这笔投资上市第一天就净赚了6000多万,此后股价节节攀升,最高到过37.56元。

  2018年开启减持之路

  十大股东历史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12月31日,这4位原始股东中,丹昇投资的股份类型由限售股变为了流通股,当时丹昇投资持股821万股,还没有出现减持行为。其余3大股东均要等到2019年12月才能解禁,所以丹昇投资便开始了他一个人的减持之路。

  2018年第一季度里,丹昇投资通过二级市场减持了约219万股,减持比例26.67%。有趣的是,在第二季度里,丹昇投资减持了相同的股数,似乎是和上市公司商量好的。截止6月30日,丹昇投资还有383万股在手上。

  这半年里,亚振家居的股价最大跌幅约23%。不过这样的跌幅恐怕不能全怪在减持问题上,首先丹昇投资所持股份比例并不算太高,砸盘力度有限。其次,当时这一阶段里,大盘跌幅之惊人,跌速之快不输给大熊市,上证指数从最高3587点,砸到3000点,相比之下亚振家居的表现还挺抗跌的。从这个事实来看,丹昇投资上半年以来的减持还是挺“温柔”的。

  但是从6月底到7月底这段时间,股价走势上出现了一些变化,由于市场的低迷,叠加亚振家居本身不具备太多热门题材,上市公司二级市场的流动性危机愈加明显。

  据统计,自6月25日到7月31日期间,亚振家居经历的27个交易日里,有21个交易日成交额低于1000万,其中6月27日成交额仅390万,7月10日成交额仅360万,7月20日成交额仅302万。尽管亚振家居流通盘不到10亿,但是对于一家上市不久,次新股属性还未完全被淡化的公司来讲,这个流动性是很难有作为的。用老股民的话说,不怕股票暴跌,就怕流动性枯竭。

  截止6月30日,丹昇投资手中还持有383万股,按照当时的股价波段区间来估算,丹昇投资手中还有约4300万左右的筹码。如果要强行出货,以当时的流动性势必要砸穿股价,依照丹昇投资之前的减持风格,以及整个7月平稳的股价来看,丹昇投资这4300万应该没有选择马上出货。

  重点来了,4300万实在算不上太大的数额,丹昇投资2012年投资亚振家居至今,早已赚了盆满钵满,理论上讲,丹昇投资为了这区区4300万把股价拉高50%再出货,显得意义不大,而且会承担额外的风险,从公开资料看,丹昇投资过去曾参与投资了花王股份(10.070, 0.36, 3.71%)、科思股份等具备上市潜力的公司,且都获利颇丰,暂时没有数据证明丹昇投资有过坐庄的记录。

  根据公司半年报数据显示,其营业收入为197,996,287.60元,同比减少22.04%,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876,063.54元,同比减少177.86%,业绩出现了大幅下降。而其多品牌的战略也没有取得进展,不仅门店数量下降,由去年的145家下降至131家,而且库存相比去年也增加了逾17%。股价的逆势上涨与基本面并不相符。

  从亚振家居大股东股权质押的情况看,截止2018年8月14日,质押市值仅14.77万元,大股东完全没有股权质押的压力,更别提触及平仓线的风险了,叠加限售解禁日尚早,急于做高股价的理由也不充足。

  联合坐庄?

  除去流通股头名之外,2018年年中,公司流通股名单出现了大量值得注意的自然人股东。

  截止6月30日显示的十大流通股东中,出现了顾巧英、郑蓝、陆培元、郑国、冯贤林、顾多林、唐月娟等多个自然人股东,而且这些自然人几乎都是在相近的时间段进场,合计持股约530万股,共计6000万元。

  进一步的数据显示,这些自然中,大多数人还同时持有了菲林格尔(15.820, 0.20, 1.28%),该股与亚振家居属性非常接近,都是待解禁次新股,流通盘极小,非常易于大资金操纵股价。

  以上自然人不排除存在“拖拉机账户”的可能,根据以往此类账户的操作特点,拖拉机账户应该还不止这些人,十大流通盘之外应该还有更多的关联账户在一起。而这些在6月30日之前就到位的账户,更像是拉升股价前的吸筹行为。


  从8月1日到9月21日,亚振家居开始放量,日均成交量达到3000万元左右,8月15至17日,连续3个交易日成交额到达6000万,9月16日达到7600万,9月17日接近1个亿。和7月份的情况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

  值得注意的是,截止2018年6月30日,亚振家居的股东人数为13400人;8月20日股东人数降低到了12500人;9月10日,股东人数仅仅只有10500人。股价不断走高、成交量异常放大的过程中,股东人数却减少了20%。也就是说参与的人越来越少,可投入的金钱却在猛增。

  综上来看,有大资金介入尝试坐庄的可能性难以排除掉,也许和上市公司本身并无太大关联。不过不能排除丹昇投资手上那4300万(估算值),一定程度上给庄家提供了一定的弹药,两者是否有关联,暂不得而知。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国土资源部  发改委  卫生部 交通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